第十六章 金甲茅仙

足底那無數的金絲雨燕,就好比是一團團黑色的棉絮,似有若無,周圍的亂流一陣緊似一陣,好像隨時都會將人卷上半空,身上衣服呼獵獵地作響,身臨其境才算知道,踏上這座仙橋,實際并非是踩著燕子過去,而是利用大群金絲雨燕堵住風眼的時機,憑借燕子橋上空抽動的亂流半凌空地飛過去,腳下的雨燕僅僅只承受十之二三的重量,古人喻險是“關山渡若飛”,憑你虎力熊心、包天的膽色,到此上下不著的嚇魂臺前,也多半一發地廢去了。

幸好金絲雨燕太多,把半空的風眼擋得嚴嚴密密,我們四人互相拉扯著,憑借自重,還可以在風中勉強行走幾步,但身涉奇險,魂魄皆似隨風飄飛,肝膽都被寒透了,在相對論的作用下,這短短的幾步距離,竟顯得格外漫長。

我牙關打顫,總算是親身領教“嚇魂臺”是什么感覺了,并且發誓這輩子不走第二回了,此刻卻只好硬著頭皮向前,緊緊跟住前邊的胖子。眼看快要到龍門前的石瀑布了,忽然間,腳下一股巨力直向上沖,數萬金絲雨燕終于掙脫了亂流的束縛,燕啼聲中,飛燕們好似一股黑煙般涌向空中。

我暗道一聲“不好,這橋散了”,趕緊用手遮住臉部,以防被漫天亂飛的“云里鉆”將眼鏡撞瞎了,只覺得天旋地轉,恍如身墜云端,被底下涌出的燕子群托在半空,但這只不過是連眨眼工夫都不到的一剎那,金絲雨燕們一離“風眼”,便即翩遷飛舞著倏然四散,那燕陣再也承不住人體的重量,使我們從半空里“漏”了下去。

金絲雨燕組成的“無影仙橋”說散就散,維持的時間極短。那群雨燕在半空盤旋一陣,頃刻間便已掙脫了山間亂流,借著風勢向四處飛散開來,我們被數以萬計的金絲雨燕往上一沖,如同被一團團棉花套子撞擊,在空中劃了個拋物線,直從燕陣中墜向“龍門”。

我忽覺身體下落,自付此番定要摔成肉餅了,急忙睜眼一看,原來剛才一陣疾行,眾人已經十分接近峽口了,又被雨燕向前凌空一托,竟是掠過了漆黑的深澗,在半空里斜斜地墜向刻有“嚇魂”兩個古篆的石臺。

那迷亂無形的風眼只存在于峽谷之處,到得峽口已自減弱了許多,但山風雖是無形,卻似有質,消去了從十幾米高處摔落的力道,我只覺眼前一花,肩膀吃疼,身子已然著地,跌了個瞠目結舌,連東南西北上下左右也多不認得了。

我還沒來得及慶幸過了“無影仙橋”,就發覺身子下邊涼嗖嗖滑溜溜,正好是落在了化石瀑布溜光的表面。這地方滑不留手,沒有凹凸的縫隙可以著力,石瀑上邊又是鏡面般的弧形,哪里停得住人,立刻不由自主地向下滑去。

我心知不好,趕緊就地趴臥,身上再也不敢發力,張開手掌去按石瀑表面,此刻手心里全是冷汗,汗津津的手掌心卻是增加了摩擦力,立刻將下滑的速度止住,倘若再向下半米,石瀑的形狀就是急轉直下,除非手心里生有壁虎守宮掌上的吸盤,否則不時跌入深澗,也會被亂流卷入風眼。

我心中砰砰直跳,定下神來看看左右,才發現孫教授正趴在壁上,一點點地好像溜在冰面一般,慢慢從我身邊滑落,趕緊伸手去拽他的胳膊,誰知被他一帶,竟跟著他一并滑向石瀑底部,急忙呼喊救援。

Shirley 楊、幺妹兒、胖子三人,都摔在更為靠里的區域,Shirley 楊聽到喊聲,已知勢危,當即投出飛虎爪來,勾住孫教授的背包,她和幺妹兒在那邊廂顧不得身體疼痛,咬著牙關,拖死狗般將我和孫教授從滑溜的石瀑上拽了回來。

我們五人倒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多是恍恍惚惚的,個個膽顫神搖,面上都沒有半分人色了,耳鼓中好一陣嗡嗡鳴響。

我長出一口大氣,看看孫九爺眉頭緊蹙,額上冷汗不斷,一問他才知道,原來是他的胳膊在剛才被一摔一拽脫了臼,他劇痛之下還不住念道:“既然發現了無影仙橋的秘密,看來那座地仙村古墓已近在咫尺了,只要把墓中所藏龍骨卦圖拓下來,功成名就,指日可待,想不到我孫學武也終于有個出頭的時日,看將來誰敢再給我亂扣帽子……哎呦……”說到一半疼得忍不住了,連忙求我幫他接上脫臼的胳膊。

我也跌得全身奇痛,用不出力氣,就說:“九爺,您別高興得太早了,我剛還想勸你們看明白情況再過橋,誰知你和胖子如此心急,咱們在雨燕群回巢之前的這段時間里,已無退路可以周旋了……”然后轉頭讓胖子給孫教授去接脫臼的胳膊。當初插隊的時候,屯子里傷了驢和騾子,當地的赤腳醫生“拌片子”常帶著胖子做幫手,因為胖子手狠,不知輕重,而手軟的人卻做不了醫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