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尸有不朽者

我眼中幾乎噴出火來,哪還管成群的飛蝗已經近在咫尺,當時便想一鏟子拍到幫倒忙的孫九爺頭上。就在此時,忽然一陣空襲警報的刺耳之聲響徹峽谷,也許是這種聲音與山間的亂流產生了某種共鳴,當時竟然出現了一種我們意想不到的場面,天上的金絲雨燕似乎極怕這種動靜,呼地一瞬全部遠遠散開,已被逼得走投無路的響導蝗蟲,也都好似潮水般反涌了回去。

我怔了一怔,難道王胖子沒摔死?那具手搖式防空警報器被他撿了,肯定是他落下深澗后掛在了什么的方,剛才飛蝗振翅之聲太近,他呼喊什么我們也聽不到,所以只得掏出手搖式防空警報通個信號,卻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原來嚇魂臺附近的生靈,都懼怕這件家伙。

這時就聽峭壁下傳來胖子的叫喊聲:“剛才又是誰他媽暗算老子?我說胡司令啊,我掛到城墻上了,誰下的黑手胖爺我可以既往不咎,你們快下來伸把手啊,雖然低級趣味無罪,死亡也不屬于無產階級,但你們再晚來半步,胖爺可就要歸位了……”

我對下邊大喊一聲:“王司令,請你再堅持最后五分鐘……”隨即心中一凜,那王胖子莫非摔昏了頭?峭壁下怎會有什么城墻?難道說地仙村古墓藏在深澗中……

我這么一愣神的功夫,光聽胖子在下邊大呼小叫,他見喊話聲能夠聽到,就不再搖動防空警報器,如此一來,那些剛剛退開幾米的響導蝗蟲又再次蜂擁而來。

我急忙對胖子喊話,讓他接著搖動空襲警報,在這一重要的時刻,群眾們非常需要聽到列寧同志的聲音,可千萬別讓它停啊。

可胖子卻在下面大喊道:“還搖個蛋呀,列寧同志的木頭把兒太細,剛才搖了沒兩下……就已經讓胖爺給搖斷了,本來還想帶點小紀念品回去的……現在沒戲了……報廢了。”

我想讓胖子接著搖動防空警報器,不料他膽戰心驚的掛在峭壁上,手腳多是不聽使喚了,搖動了沒幾下,竟把警報器的手柄折了下來,那部手搖式空襲警報器再也作動不得。

龍門峽谷深處成群成群的茅仙、草鬼,剛剛被尖銳凄厲的防空警報驅退開,現在再次卷土重來,被漫天飛舞的金絲雨燕不斷迫入“風眼”之中。

這時我手中的“飛虎爪”也掛在了一塊凸巖之上,“無影仙橋”的死亡陷阱是百密一疏,龍門石瀑邊緣處,恰好有一個缺口,可以避開“T”字形峽谷空中的亂流,若非金甲銀翅的大群飛蝗落入風眼,我們也根本分辨不出這片無影無形的死亡旋渦。

我見事不宜遲,趕緊讓孫教授和幺妹兒當先抓住索鏈垂入深谷,我和Shirley 楊也緊隨其后,在千萬飛蝗蜂擁而來之前,一前一后攀下了峭壁。

峽谷深澗頭頂的一線天空,都被混亂的金絲燕群和飛蝗覆蓋,仰不見天,四周多是黑茫茫的。觸碰到的石壁上黑苔密布、堅冷如冰,只覺陰風刺骨,全身顫栗,上下牙關不由自住的撕打起來。

眾人打亮了“狼眼電筒”,幾道藍幽幽的光束,在深峽峭壁間來回晃動,我尋著胖子的喊聲看去,卻哪有什么城墻,只見兩峽之間,橫亙著一棵漆黑的巨木,看形狀是根奇大的屋梁,木粱四棱見方,猶如一座歪斜的獨木橋般,橫卡在兩側峭壁中間,上面還有些磚瓦榫卯的殘骸。

胖子身上的承重帶,將他掛在巨梁上存留的一條殘上,身后都是裹在木粱身上的石磚,他難以回頭,只能摸到身后有幾塊墻磚,便以為是掛在了什么城墻上,而那條殘被他墜得嘎嘎直響,眼看著就要折斷。

我對眾人一擺手,示意他們留在木梁與絕壁相撐之處,盡量不要踏上巨梁,這條粗大的黑色木梁塌在峽谷中,已不知多少年頭了,飽受日曬雨打,誰知它會不會就此朽斷了。

當下只有我獨自一個踏上傾斜的木梁,提著氣挪到殘椽旁邊,將工兵鏟探下去讓胖子接住,扯得他在半空打了個旋,他回身抱在粱上,大呼小叫的爬了回來。

我見他暫時脫險,松了口氣,仰頭看看天上,心想:“這條木梁是從哪落下來的?看樣子是被人拆除推落至此地,難道峽谷上邊曾有宮殿廟宇一類的古跡?地仙村古墓究竟是在山上還是在山下?”

胖子剛剛身懸半空,險些把苦膽嚇破了,趴在黑梁上再也不敢動彈,這時就聽孫九爺在后邊問道:“胡八一、王胖子,你們沒事吧?”

胖子兀自在嘴上硬撐:“偶爾的心跳過速……真他媽有宜于身體健康呀。”

我對孫教授等人說:“沒事,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我看這條梁木可能是金絲楠木,足夠結實,你們都過來吧。”

Shirley 楊聞言,當即收了“飛虎爪”,同孫教授和幺手連成一線,踏在木梁上一步步挪至中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