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巴山猿狖

可是那伙“觀山太保”,也真不愧是盜墓掘冢的行家里手,更是精通風水古術,對這些門道再清楚不過了,竟然事先把設在明處的墓眼毀了,要不是有根殘梁橫倒在深澗半空,我也不會這么快想到此節,看來這世上終究是沒有天衣無縫的勾當,留下些蛛絲馬跡,總有一天要被人識破。

孫教授等人聽我所言,皆是又驚又喜,這可是目前最重要的一條線索了,那座“地仙村古墓”的位置,究竟是在何處?

我對眾人苦笑了一下:“先別著急,話還沒說完呢,如今墓眼這個重要標志,只剩下一條殘梁,而且破損得幾乎面目全非了,更沒辦法分辨這座建筑原本的朝向和方位,想以此來推測主墓道的位置,可沒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但現在可以斷定地仙古墓就在嚇魂臺這兩座大山之中,也許是古隧道一側,也許是龍門峽谷一側。”

Shirley 楊說:“這兩座山陡峭險峻,迂回出群峰數里,而且千仞之高,無論地仙古墓在哪一側,都并非可以輕易找到,咱們的時間和裝備給養都十分有限,大海撈針的找下去也不是辦法,何不出奇制勝?”

大伙一商量,盜墓秘術歷來是“望、聞、問、切”,號稱四門八法,眼前這處“棺材峽”地勢地形不比尋常,很多倒斗的高招都用不上,想來想去。也唯有“問天”之術可行了,只好啟動“備用計劃”,用歸墟古鏡占驗出古墓地宮的位置所在。

孫教授雖然一貫聲稱自己是科學一元論,但對“照燭卜鏡”之舉極為相信,這可能也是與他研究龍骨卦象多年,對此道過于沉迷有關,其實科學唯物質一元論,只是關注物理變化。卻從來都忽視世間生靈的精神領域,這也是近代科學難以觸及的一個盲點,但早在幾千年前的商周時代,中國人就已經開始利用周天卦數,探索物質元素以外的“幽深微妙”。

可要真說到幽深微妙的周天卦象,我實在沒太大把握窺其真意,但眼下之事。卻又不得不臨時抱佛腳,一路轉來轉去,始終都找不到地仙古墓的入口,再不編出點具有指導性的高詞來激勵士氣,眾人的心就要散了。

假如真能用盜墓古法占驗出有效結果。那是最好不過了,不過這利用古鏡海氣與山川龍氣相應的“問”字訣,是否真能管用?好象已有近千年沒人實踐過了,“問天演卦”的倒斗方法,就如同是盜墓行里一個無根無據的縹緲傳說,誰敢保證是否真有靈驗?萬一摸不著頭腦,沒得解說又該如何是好?

我心想反正我的嘴長在我身上,到時候囫圇幾句“尋龍無奇策”也就是了,沒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于是就伸手從背包里將“歸墟卦鏡”與那無眼的“銅龍、銅魚”二符取將出來,趴在木梁上一通擺弄:“今日神機在身。正好試試這‘問’字訣古法是否靈驗,你們就等著開眼吧,待會兒……就讓你們長脾氣……”

孫教授忽然攔住我說:“歸墟卦鏡雖然是你從南海撈回來的,可這東西是件無價的國寶啊,你到底會不會用?不會用千萬別亂擺亂放,卦符的位置如果擺錯了,鏡中的海氣可就沒了,我看老將出馬,一個頂倆。還是先拿過來讓我研究吧。”

我說:“九爺呀,您不會用這卦鏡。也不許別人會用?我看過您的筆記,其實您對銅鏡銅符的理解基本上沒錯,四枚銅符分別是魚、龍、人、鬼,卦符之中的確是暗藏玄機,只不過您解不開這個謎,就根本沒辦法使用它們推演卦象,我也是前不久才經高人指點,得以洞悉此中奧妙所在,您說這魚、龍、人、鬼四符,它們為何都沒有眼睛呢?這其中究竟暗示著什么天地間的造化之理?您要是能解釋出來,我二話不說,拱手奉上,可要是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那您在一旁站腳助威也就足夠了,瞧我給您露上一手。”

孫教授被我問得瞪目結舌:“是呀,為什么魚、龍、人、鬼四符……都沒眼睛?難道是古人將周天古卦的玄機藏在其中了?”

孫教授搖頭不解,那四枚無目的青銅古符,除了眼窟窿里可以透過蠟燭的光線,使歸墟卦鏡背面的卦象呈現,似乎沒有眼睛還是一個有關萬物造化之理的暗示,只有了解了這個暗示,才能在古鏡背后的數百個銅匭中——找到排放卦符的有效位置。

我點頭道:“讓您給說著了,要不是我在南海疍民口中打聽到了周天卦數口訣,又請民間易學高人張贏川相助,咱們可能這輩子都猜不出青銅卦符無眼的啟示,有了古鏡古符也只能干瞪眼沒脾氣。”

我心中實是沒底,又是急于一試,覺得這時候再沒什么好隱瞞的了,當下就想將無眼銅符之謎說給孫教授知道,要先請他幫忙確認一下,然后就可以在這藏風聚氣的金絲燕子洞下,利用歸墟卦鏡“問”出古墓的具體方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