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尸蟲

湖面上突然躍起一物,我們身在“沖鋒舟”上雖然有所防備,卻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都握緊了“工兵鏟”,同時將手電筒抬起。

幾道光束掃在半空,我隨著眾人抬頭一看,不看萬事全消,一看見了,心中真是又驚又奇,張開了嘴半晌合不攏來,驚得是從湖中躥到四五米的那東西是條“魚”,魚躍出水是常見現象,可這條魚不是活的,而是三米來長的一條死魚,這條大魚都已開始腐爛了,腥氣沖天,魚腹處破了幾個大洞,魚頭更是缺了半個,露出白花花的頭骨。

奇的是死魚尸體離開水面后,竟然停滯在了半空,眾人無不訝異莫名,這時兩具漆棺順水漂動,又離得近了幾分,這才看得更加真切,原來腐爛的死魚身上,布滿了無數奇大的黑蠅,黑蠅大如指甲蓋,全都牢牢付著在死魚上,受驚后裹著魚尸躥離了水面,嘈雜著亂作一團,兀自不散,那些碩大的黑蠅身上腐氣積聚。帶有許多磷化物,飛動起來猶如暗淡微弱的螢火,又好似千百盞鬼眼明滅變幻。

這種黑蠅有個學名稱作“大食尸蠅”,雖然名字里帶個“蠅”字,實際上卻是一種“尸蟲”,最喜歡啃吃腐尸,有時候在暴尸露骨的荒葬崗上,也會出現食尸蠅的蹤影,但這種生物習性特殊,從不觸碰活物,對活人不會構成什么威脅。

以前在潘家園的時候。我曾聽過一件關于尸蟲的佚事,說是在解放前,有個民間散盜馬五子,他常年做挑燈盜墓的勾當,平常只挖些地主富戶的小墳,用墓主從葬的首飾銀元換些吃喝,沒發過大財,日子過得勉勉強強。

直到有一天,馬五子在一片亂葬嶺挖墳,無意間尋得一座宋代的墓穴,里面值錢的東西不少。馬五子活了三十幾歲,從沒見過這么多明器,只有他一個賊人根本搬取不完,他知道這事要是讓外人知道了,肯定招來禍患,就卷了幾件最值錢的金珠寶玉,其余的東西都原封沒動,打算等到將來手頭緊的時候,再來發掘救急。

臨走的時候忽然見棺材縫里鉆出一只尸蟲,馬五子就隨手把尸蟲捏住,當時鬼使神差,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隨手從懷中摸出一張油紙,這油紙是用來包豬頭肉的,就拿它來將尸蟲裹了塞進了墓室磚縫里,他可能是想把那尸蟲活活憋死。

然后馬五子就蓋住盜洞,回到鎮上拿明器換取錢財。買房子置的過起了富貴日子,也娶了老婆生了孩子,等到馬五子的兒子十幾歲的時候,爺兒倆都染上了賭癮。俗話說“久賭神仙輸”,何況是他這兩個凡夫俗子?

賭錢輸贏就好似以雪填井,再沒不滿的日子,可那癮頭無休無止。直輸得失魂落魄傾家蕩產,馬五子見家中僅剩四壁了。想起以前盜發的那座古墓里還有許多寶貨,便帶著兒子再去盜取,二人尋路進了古墓,馬五子冷不丁想起他十幾年前曾把尸蟲裹了藏在墻縫中,也不知這會兒是不是成塵土了?便從原處尋找,一找還真找到了,那油紙包原封未動,拆開來一看。尸蟲又枯又癟,幾乎快變成紙片了。

但蟲肢蟲須似乎仍然栩栩如活,他和兒子好奇心起,拿到面前仔細觀看,卻忘了盜墓的禁忌,活人不能對著死而不化之物呼吸,陽氣相觸,那尸蟲忽然活了起來,一口咬在馬五子的手指上,馬五子頓時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等他兒子把他背回家中,來不及延請醫生救治,便已一命嗚呼了。

據說后來馬五子的后人就在北京謀生。給琉璃廠的喬二爺做了伙計,這件事是他親口所述,在潘家園和琉璃場這兩大“文玩”集散之地,聽說過的人很多,不過大伙都說這段子是假的,沒幾個人肯信,只當茶余飯后聽個樂子。

但我卻覺得這件事比較真實,倘若不是親生經歷過的,絕對說不著“海底眼”,尸蟲、尸蠟都是墓中化物,精通風水變化的人才知其中奧秘,當年在百眼窟里,我就曾經險些被尸蟲咬死,不過尸蟲有許多種,“蜰虱、食尸蠅”等物皆為此類,所以在“地仙村古墓”附近見到尸蟲并不奇怪,只不知當年馬五子所遇是哪種尸蟲,各種尸蟲習性不同,有得反噬尸體,有的卻吃活物。

我們眼前這片亂葬洞里,雖然是蟲鼠聚集,事先卻沒想到漂在湖面的死魚會引來尸蟲啃噬,憑空惹得一場虛驚,這時只見頭上那死魚猛的一抖,大群“食尸蠅”哄然逃散開來,半截腐魚就勢落在漆棺旁的水里,“嘩啦”一聲濺出一大片水花。

胖子罵了幾句,揮鏟子撩水,把半空里沒逃遠的食尸蠅遠遠趕開,他用力不小,帶得身下棺材跟著一陣亂晃。

孫教授是旱鴨子,最是怕水,頓時嚇得臉上變色,連忙抓住漆棺上的鎖環穩住重心,叫道:“慢點慢點……棺材都要被你搞翻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