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鬼音

孫教授說:“現在不是胡說八道窮開心的時候,古墓怎么可能會有錄音機?”胖子趁機說:“這是胡八一同志源于缺乏知識、迷信、癡心妄想,而產生的原始奇思怪論、簡直是難以形容的幼稚想象,誰相信誰就是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我說古墓里怎么就不能有“收錄機”?在工兵部隊的時候,聽一位地礦專家說,在深山的洞窟里有種特殊巖層,這類巖層中含有什么“四氧化三鐵”還是什么“三氧化四鐵”,它產生的磁場,可以成為自然界的錄音機,晴天白日聽見山谷里雷聲滾滾,就是這種現象作怪,我估計棺材里可能藏有這種特殊物質制成的“明器”。

胖子不知我說的是真是假,一時語塞,找不到話來反駁,只說:“要真有那種古代錄音機,可值老鼻子錢了……”

我見那棺材里的女人哭腔始終不停,著實教人心里發毛,就招呼胖子一并上前,想拔掉“命蓋”看個究竟,我們點了根蠟燭就要動手,但走到近處仔細一聽,我才發現那奇怪的聲音,不是從棺材里發出的,而是來源于棺下的墓磚深處。

剛把朱漆棺材挪開,那縹緲的“鬼音”隨即中止,空虛的鬼腔似乎從風中而來又隨風而去,沒在空氣中留下一絲蹤跡。我和胖子趴在地上聽了半天,始終找不到來源了。墓磚厚重堅固,連撬開幾塊翻看,地下都只有積水浸泡的淤泥。

Shirley 楊說:“老胡你們別忙活了,那鬼音倏忽來去很不尋常,我想不會是存留在特殊巖層中的聲音,眼下還是先找地仙村古墓要緊。”

孫教授也說:“此話在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座古墓的地宮被盜發了幾百年了。如今什么也沒留下,想找到地仙村恐怕還不知要費多大力氣,對了……壓葬的棺材底下刻了什么字?是不是觀山指迷賦?”

地仙封師古自認是得道的仙家,所以他的陵墓與常人不同,尋常的墓葬都是希望永久性封閉,讓外人永遠見不到墓中之物,可封師古的地仙墓,卻是要度化眾生得道的去處,他曾留下“觀山指迷賦”一篇。除了封氏后代,那些一心求仙的信徒也可依照指引進入古墓,不明底細的外人想進墓中盜寶,卻難于登天。

根據在“棺材峽”的種種遭遇來判斷,我們所掌握的“觀山指迷賦”,只有當年封團長親口告訴孫九爺的那段是真,而其余所見半真半假,往往都是將人引入絕路的陷阱,所以我一度認為,既然無法判斷“觀山指迷賦”的真假,還不如依靠自己的經驗,不去被那些故弄玄虛的提示誤導。

但在以“觀山神筆”畫出墓門之后,我們才知道以往的經驗和見識,在“地仙村古墓”里基本上是不起作用了,難怪當年搬山卸嶺的魁首,都稱“大明觀山太保所做的勾當,連神仙也猜他不到”,我如今卻想說:“觀山太保所做的勾當,只有瘋子才能理解。”

此刻進了空無一物的“移山廣德王古墓”,雖然墓室空空如也,但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卻層出不窮,我們的裝備和精力,都不允許我們盲目地搜索整個地宮,“歸墟卦鏡”似乎還可以再使用一兩回,不過一旦鏡中海氣散盡,我就徹底無牌可出了,事到如今,只好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觀山指迷賦”的玄機之中。

我把這個設想同眾人一說,Shirley 楊和孫教授等人全都點頭同意,但前提是壓葬的朱漆棺材底部,陰刻的字跡是真正的“觀山指迷賦”。當下眾人便合力翻轉棺木,將棺底污泥臟水抹去,仔細辨認那些字跡。

一看之下,兩口漆棺完全一樣,底部都刻有“物女不詳,壓葬而藏;南斗墓室,照壁降仙;燭尸滅燈,鬼音指迷”之語。

明代的漆棺,都是以“壓藏”的形式埋在亂葬洞中,僅被我們發現的就有七八口這樣的棺木,按葬制應該是“俘虜、刑徒、奴卑”之人的尸骨,但我好象從來沒聽說“物女”是什么,就對孫教授說:“九爺您是老元良了,在您面前我們不敢亂說,可知道這所謂的物女是什么人?棺底這些文字是不是就是觀山指迷賦?”

孫九爺雖然氣量偏窄,對“虛名”執著得近乎病態,但他研究龍骨天書,不僅把那如山似海的史料經書翻了個遍,又利用收集甲骨的機會,深入山區鄉下,在田間地頭撿過無數“舌漏”,要真論起雜學來,還真沒見有誰及得上他。

孫教授果然知道“物女”的來歷,他說在中原地區,舊時流行各種請神降仙的事情,降下來的仙五花八門,什么乩仙、狐仙亂七八糟的,九成九都是神棍故弄玄虛,專門唬騙愚婦的,不過信的人還真多。

很多年前,在孫教授年輕的時候,就親自碰上過一回,當時還沒解放,天下大旱,有個陜西老頭自稱能請龍王爺上身,只要善男信女們肯出錢,保管三日內普降甘霖,為了讓老百姓相信他真有能耐請來東海龍王爺,就吞符念咒,一會兒的功夫就翻白眼吐白沫,口中念念有詞,聲稱自己是東海龍王遨廣,有誰問他什么,無不對答如流,一時信者云集,爭相跑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