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肚仙

我們事先盡量設想了各種應急方案,萬一有什么不測發生,無不全身而退,早把另一口漆棺橫在墓室門口作為障礙,眾人在尸體燃燒起來之后,都躲到棺后的墓室門洞中,并且關閉了一切照明工具,掩了口鼻,秉息凝神地盯著墓室門洞中的火光,明知有事將要發生,難免有些緊張,心口砰砰直跳,只等古墓中的“降仙”出現。

烈焰雄雄,把墓室中照得一片明亮,那具“觀山師娘”的僵尸遭火焚燒,尸筋不斷收縮,平躺的尸體在火中“騰”地一下坐了起來,尸體裹著火焰抽畜顫動,一時間光影搖曳。我們伏在墓室門洞里窺視動靜,卻完全感覺不到火焰的熱度,反而周身都生起一層毛栗子出來,惡寒之意直透心肺。

奇怪的是那具尸體被火焚燒,卻并未產生煙霧,也沒有濃重的焦臭氣味,反倒是有一縷隱隱約約的冷香氣息,正詫異間,忽聽墓室四壁間一陣悉悉挲挲的輕微響動,我心中暗道這是正點子來,悄悄對眾人打了個手勢,讓他們提起精神仔細看著。

只見在那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下,南斗墓室的墓磚縫隙里,接二連三鉆出許多體形瘦小的“陵蠡鼠”來,這種灰鼠生活在陰暗的地下,因其喜食“脫胎蟲”,脫胎蟲也稱“陵蠡”,故而得名。

“烏羊王古墓”如今已成了蟲鼠之輩的巢穴,那些灰鼠原本十分懼火,但似乎受不住焚燒物尸體所產生的香氣,數十只陵蠡鼠繞著尸體圍成一圈,伸頭探腦地伏在地上,群鼠目光閃爍,又驚又怕地盯著火堆。

我不知那些老鼠在搞什么名堂。也想不出出古墓里如何有“降仙”出現。那若有若無的女鬼哭腔,究竟是從什么東西上發出來的?心下疑惑重重,眼前的景象更是離奇詭異,如同置身與迷霧當中,愈發的摸不著頭腦了。

我感到身旁的幺妹兒瑟瑟發抖,她這種山里人,從來都是相信“降仙請神”之說,雖然現代此風已然不盛,可在荒僻地區,仍然是有人從骨子里信服,而且有道是“請神容易送神難”,所謂的“降仙”,百分之九十九請不到真仙,一是這世上未必真有仙家,二是請降之術近乎行巫,真有仙家也不一定應念而來。

請上身附體的可能都些“狐、黃、白、柳、灰”之屬,也就是“狐貍、黃皮子、刺猬、長蟲、老鼠”一類的生靈,因為此輩狡猾,最具靈性,所以合稱“五通”,取通靈之意,也俗稱“五大仙家”。有道是“物老為怪”,那生靈活得年頭多了,就擅于蠱惑人心。在民間普遍有“五通”成精為仙的說法,請降來的要不是這“五通”,也可能是些孤魂野鬼。這些東西很是難纏,不扒你層皮,就別想打發走它們。

這些傳說我多曾聽說過,連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了,卻從沒遇到有真實可信的“請降”之事,以前聽聞的種種鄉間野談,在我腦中五五浮現,此刻見墓室里的灰鼠從四面八方的磚縫里涌出,轉眼間已不下上百只了,我冷不丁冒出一個念頭:“想那老鼠乃是五通里有一號的灰家,在南斗墓室中把女尸當做蠟燭燃燒,引得古墓中鉆出許多老鼠,難不成以鬼音指迷的真仙就是灰鼠?它會不會附在我們這五個人的身上?”

我想到這里竟是心驚不已,不覺出了一身白毛汗,但此時墓室中又出現了一些異動,卻與我所料截然不同,在棺后借著火光看得清楚,那情形讓我心頭驟然一緊,暗道不妙,墓室中怎么會出現如此可怕的東西?

原來那墓室中尸體遭火焰焚燒,火勢已自燒到最盛之處,那具物女的尸身幾乎成了一枚蠟燭芯,軀干頭顱都熔作赤紅的焦炭,暗紅色的火光映在墓墻四壁,只見西墻的墓磚上顯出一個漆黑的人影,體態豐滿肥胖,看起來是個貴婦的側身像。

鬼影般的婦人輪廓,十分酷似我在墓道里所見的那些唐代壁畫。我心下又驚又奇,原來南斗墓室中果然藏著一些唐代的妖物,多半是“觀山太保”從哪個唐朝古墓里挖出來的,可壁畫中描繪的情形到底是些什么?

我看棺后的胖子有些按捺不住了,趕緊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他沉住氣靜觀其變,現在還不是行動的最佳時機,這時幺妹兒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顯得極是驚訝,多虧孫九爺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她的一聲“驚呼”才硬生生咽了回去。

Shirley 楊也對我打個手勢,讓我快看墓室里邊,我心知有異,急忙定睛看去,只見尸身上燃燒的火焰逐漸暗淡下來,滿室灰鼠都如喝醉了一般,一搖三晃,緩緩爬向墓墻前方,不知是哪只老鼠觸發了暗藏的機括,猛聽“咔”地一聲輕響,墓室那面有“鬼影”浮現的墻壁上,忽然緩緩轉動起來,原來是一道“插閣子”的機關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