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空亡

孫九爺的一陣獰笑只是瞬間之事,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急忙繃住了臉孔,干咳兩聲加以掩蓋,對我說:“你們莫急,人急辦不了好事,貓急逮不到老鼠,先聽我把話說完,咱們現在身處險惡之地,一切情況都還不明朗,眼下這話要是沒用我就不說了,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說,別怪我批判你嘛,我知道你這個人向來多疑,但你不能異想天開無中生有,拿黑驢蹄子做什么?難道把我當作成了精的千年僵尸?簡直亂彈琴!”

現在不管孫九爺說什么,在我看來都是偽裝出來的,我雖然不知他到底想要隱藏什么,但他臉色的突然變化,卻已足夠說明——此人肯定“暗懷鬼胎”,他為什么怕“黑驢蹄子”?他獨自一個人落入南斗墓室中的那段時間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古墓肚仙”發出鬼音只有他一個人聽得明白,那段在近乎幻覺狀態下感應到的“觀山指迷賦”,讓人如何敢輕易相信?

我腦中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冒了出來,越發懷疑孫教授是從古墓中爬出來的怪物,否則他身上怎么會屢有“尸蟲”出現?想到這,我暗中摸了摸“工兵鏟”的木柄,只要看他的舉動稍有異常,就一鏟子削過去結果了他。

此刻除了我和Shirley 楊外,胖子和幺妹子兩個人還完全蒙在鼓里,不知為何氣氛突然變得如此緊張,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全都一動不動的站在墓道石階上,僵持下的這幾秒鐘時間,過得格外漫長,仿佛連身邊的空氣都幺凝固住了。

孫教授盯著我看了片刻,接著說道:“好了,你們懷疑我又不是一回兩回了,我承認我以前確實利用過你們,但這次大事當前,我也是拼著身敗名裂的后果,才冒死跟你們來找地仙村古墓,咱們是各有所求,都是綁在一根繩子的螞蚱,如今我還有什么不能對你們坦白的?至于為何我身邊有尸蟲出現,也不奇怪,墓室墓道里尸氣沉重,附近又有暗泉,出現尸蠅尸蛆都是很正常的現象,我身上有,你們身上可能也有,做倒斗考古的還能在乎這些嗎?反正尸蟲也咬不死人,現在我孫學武干脆就發個毒誓,對于棺材峽里的事情,只要我對你們有絲毫隱瞞,讓我背一輩子黑鍋,今生今世,永無出頭之期。”

我沒有真憑實據,見話已說到這個份上了,不好再對他使用別的手段,可提防之意絲毫不減,這卻不能怪我不信任他,之前在得知關于“秦王照骨鏡”的真相之時,孫教授此人早已被我排除出“可信任的名單”之外了。

可是,也正如孫教授所言,眼下雙方都需要互相倚仗,共同克服重重阻礙,以便能夠找到“地仙村古墓”,至于他深藏不露的真實意圖,我無法揣測,但我確信他肯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對于孫九爺這種沒有正式信仰的人,即便當眾“起誓賭咒”,也顯得輕于鴻毛。

孫九爺的一番話,騙Shirley 楊是沒問題的,Shirley 楊雖然聰慧機敏,但她卻不懂詭變之道,對人對事都肯往好處去想,然而我早在階級斗爭中百煉成鋼了,要是不能在我面前裝得天衣無縫,哪怕露出些許破綻,就絕對躲不過我這雙招子,豈能吃他這一套花言巧語,暗中決定暫且隱而不發,等找到“地仙村古墓”之后再做理會。

我打定了注意,對孫教授說道:“凡事就怕帶著主觀成見,即便是偉人圣賢,只要在心里先有了偏見,對人對事就肯定會出錯,多把好的認作歹的了,我承認我以前對九爺您有些看法,現在想想肯定是我多心了,只要您身上沒有尸變的跡象就好,此事誰也別再提了,這就到古墓暗泉之處去看看武侯藏兵圖的規模如何?”

孫教授道:“這還像句人話。”言畢,拔足便行,我只得隨后跟上,眾人沿著曲折漫長的墓道,來到了位于高處的一間墓室里,此室只比槨殿規模略小,造的“天圓地方”,幕墻上的壁畫保存尚好,看來未遭破壞,壁畫中的人物細腰長身,裝束奇異,身材遠比常人高大,鋪著數百具松皮棺材,棺板零亂,里面尸骸半露,皆是被盜發后遺留下的隨葬棺槨,其中的尸骸全部是女子,估計多半是“移山巫陵王”的大小老婆。

殿后陷在地底的一道峭壁間,貫穿著數條雕成蒼龍的古老石渠,里面涌著暗泉,把地下水引向古墓外圍,暗泉奔涌,水勢很是不小,蒼龍吐水的古渠后有個洞穴,是延著暗河水脈開鑿,走勢蜿蜒起伏,兩壁間都是嘩啦啦的水聲。

我們見墓道里沒有什么“銷器機括”,想來那“群龍吐水”,應當是在水脈纏結之地,便只好進入后壁的甬道里,去尋找水源窮盡之處。

這條甬道長近數十米,盡頭有道洞開的石門,出了石門就見是條地底巖層間的裂谷,寬可三十米,地面光滑平整,甬道兩側古壁削立,時有磷火閃爍,其上都是一個個猿穴般的礦眼礦窟,能見處滿目皆是,密集得難以想象,數不清有幾千幾萬,由于沒有“強光探照燈”,在石門前看不到地下山谷縱深處的情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