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武侯藏兵圖

我本就懷疑孫教授身上有“尸氣”,聽Shirley 楊如此說,急忙抓住他的肩膀,仔細看他的臉部,只見孫教授面頰上果然有數片淤青,但那絕不是由于碰撞導致的淤血發紫,而是暗帶著一層從皮膚里滲出來的黑氣,是人死之后才會出現的“尸癍”。

孫教授也自吃驚不小,連忙推開我的手,問幺妹兒要了隨身帶的小鏡子,望自己臉上照了照,看后神色黯然。

我滿腹狐疑地追問孫教授:“九爺,現在怎么說?你身上除了尸蟲還有尸癍,照此下去,你都快長尸毛變僵尸了,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孫教授唉聲嘆氣,垂著淚說出一件事來,兩年前他在河南洛陽一帶工作,曾遇到過一場噩夢般的事情,當地農民打井,打到深處不見水,卻有好多青磚。三伏天驕陽似火,那些從地底挖出來的長磚上,卻冷氣滲滲,好象是從冰窖里摳出來的一般,擱太陽底下都曬不熱。

河南古跡極多,有老農知道是挖著什么古墓了,趕緊把此事匯報上去,于是有考古人員過來勘察,一看果不其然,挖開的是一座古冢。

由于天氣炎熱,加上墓墻夯土和墓磚都破了,只好采取搶救性發掘,出于保護文物的考慮,沒有現場開啟棺槨,用拖拉機,就近運送到一家醫院里。孫教授聽說棺槨上標有許多古代銘文,那些神秘奇怪的符號,除了他之外沒人識得,也恰好趕上他在附近出差,就帶著幾個學員前往醫院,參與了這次開棺的工作。

最外層的套槨已經有些損壞了,大伙只擔心里面的古尸和陪葬品已經朽爛了,沒做過多的準備,但等桉部就班地拆到內棺之時,才發現陰沉木樹芯打造的內棺,依舊觸手生寒冰涼如水。

在醫院解剖室的無影燈下揭開棺材之時,眾人都覺眼前一花,在那一瞬間,好象見到一個紅袍男尸從棺中飛了出來,沖到眾人面前就化為烏有,大伙都嚇了一跳,再看棺材里的尸體,已朽如枯臘,皮肉都已塌陷,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烏灰色。

做這種職業的大多是無神論者,不相信世上有鬼,但誰也說不清楚剛才眼中所見的恐怖景象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而且誰也沒敢把這件事聲張出去,都知道說出去了可能要若麻煩。可從那以后,參與過開棺剖尸的這幾人,便都覺得全身不適,接連不斷地做噩夢,到處投醫問藥均是無果。

孫教授多在民間走動,知道許多匪夷所思的怪事,他暗中推想,很可能是開棺尸設備條件不太完善,誰想得到棺中古尸在世時的英銳之氣聚斂未消,封閉了千年的尸氣太濃,竟至沖撞了活人。他心知肚明,這股陰氣已然透骨,早晚必要顯露禍端,搞不好就此送命,時常為此憂心忡忡。

孫教授說:“再后來……百事纏身,早把那件事拋在腦后了,此時想來,肯定是當時埋下的禍根,竟然早不來晚不來,偏趕這個節骨眼,看來我時日已然無多了,臨死前能見到周天卦圖,死也瞑目了,另外……我也希望在活著的時候,親眼看到你們找到地仙村,取了古墓中所藏的丹鼎,去救那南海蛋民的性命,這就可以幫我洗刷掉一點罪孽,臨死的時候心里會稍微好過一點。”

胖子聽了這些話,奇道:“孫九爺,常言說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死到臨頭要抓狂,怎么您知道自己死期將至,不但沒抓狂,反而突然間變得心善了?竟說出這么多感人肺腑的遺言來,倒讓胖爺我心里邊有點不是滋味兒,您就放心吧,等您老撂屁了之后,我們一定會懷念您的光輝形象,牢記您的模范事跡。

Shirley 楊對孫教授說:“教授您也別將事情看得太絕對了,如果是棺中積郁的千年尸氣,說不定可以用金丹拔出尸毒,就象老胡常說的那樣,不到最后時刻,絕不要輕言死亡。”

孫教授嘆道:“什么死到臨頭要抓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們不懂,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事到如今,再不妄想什么了,人為一口氣,佛為一柱香,與其窩窩囊囊地等死,不如趁著還能喘氣,做些真實的事情出來,也免得死后仍給你們留下一個自私自利的印象。”

孫教授自覺時日無多,當下就著手準備,要跟我們冒死進入“藏兵峽”。我在旁冷眼相觀,見孫九爺神色黯然,眼神里滿是悲憤,看不出他剛剛那番話是在說謊,可我還是滿腦子疑問,仍然不肯相信他的言語,即便是暫時信了,十停之中也只信他三停。

我隱隱覺得孫九爺極不簡單,他肯定還些事瞞著我們,不過一個人再能偽裝隱藏,眼神中也會流露狡詐之意志,孫九爺此刻流露出來的神情極是真摯,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半天,十分之七的懷疑已自消了幾成,逐漸變成了“半信半疑”,心想如果帶著他一同進“藏兵峽”尋找“生門”,只須不讓他離開我十步以外,縱然他真有圖謀也不可能反出天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