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難以置信

那面“歸墟卦鏡”原本在我懷中揣著,三人一時心慌還以為是在胖子的背包里,胖子迅速把自己周身上下摸了個遍:“放哪來著?”

與此同時,我也想起來是在我身上,只覺身后“肚仙”那條涼冰冰滑膩膩的舌頭,已經卷住了我的脖子漸漸收緊,我暗暗叫苦,趁著胳膊還能動,趕緊探手入懷,把裝著古鏡卦符的密封袋拽出來,一把推到了胖子腳下。

胖子手忙腳亂地扯開袋子,拿出青銅卦鏡來就要照向我背后的“肚仙”,“歸墟古鏡”的鏡面早已磨損了,照什么都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個影子,這一照之下,只見一道寒光從鏡中射出,直奔那“肚仙”而去。

只聽那“肚仙”腹中一聲尖嘯,我覺得頸中忽然一松,她那條三尺多長的血紅舌頭已然松開,如同委蛇吐信般直奔胖子撲去。

胖子忙拿古鏡去擋,卻見“肚仙”的嘴部撕裂開來,從其口中爬出一個瘦如餓鬼的老者,其身量大小不及地鼠,身著上古衣冠,露著滿口獠牙,面目實是千般的可憎,萬分得可怖。“歸墟卦鏡”一照在那老者臉上,立時將那惡魔般的老頭雙眼映得精光四射。它伏在那肥胖貴婦的舌尖上對鏡嘶聲而嘯,青銅古鏡似乎承受不住這種尖嘯,鏡體中隱隱有錦帛開裂之聲傳出。

孫教授驚得臉色慘白,在旁叫道:“王胖子你把古鏡拿反了,快掉轉過來,否則咱們誰也話不了!”

孫九爺說完又嫌胖子反應太慢,探手將“歸墟卦鏡”奪了過來,從我把古鏡扔給胖子,到胖子舉鏡照鬼,直至孫九爺出聲示意要把古鏡翻轉,都只不過發生在瞬息之間。

還沒等胖子明白過來,孫九爺已將古鏡拿在了手中,翻了一個,他把“歸墟卦鏡”的鏡背朝外,大叫道“快閉眼”,同時已將鏡背對準我身后的“肚仙”壓來。

我被那厲鬼長舌纏得全身酸疼,見那古鏡內精光奪目,趕緊依言閉上眼睛,可就在合眼之際,忽然聞到一縷若有若無的異香。我從年輕時煙癮就比較大,酒也時常要喝,所以嗅覺并不十分敏感,可還是察覺出了墓道中異香撲鼻。

那味道像是焚煙熏香一般,我心中猛然一凜,又覺懷中所抱的“瓷屏”,被人一把奪了出去,趕緊睜開眼睛一看,原來孫九爺把“歸墟古鏡”和繪有地圖的“瓷屏”,都已拿在了他自己手里。

我心中恍然大悟:“糟糕,孫九爺這廝果然會妖術,我們都中了他的邪法了,那肚仙厲鬼必是幻術,只不過沒見他焚香燒燭,難道他另有別的法子?他究竟想做什幺?”

胖子的身體反映速度要比腦子快上許多,見孫教授搶了銅鏡和瓷屏轉身要逃,哪里肯放他輕易脫身,伸手便向前抓,想抓住了孫教授的衣領,一鏟子把他的腦袋拍進腔子里。

不料孫九爺應變奇快,六十來歲的人身手不輸壯年,而且似乎是早料到胖子會攔他一道,途中忽然一個轉,從胖子身邊繞了開來,一溜煙似的往墓門處跑去。

我回頭一看,身子底下哪有什么“肚仙”,只有個用發黃舊紙扎成的“紙人”,我罵道:“孫老九你個妖人,我日你祖宗!”腰上使力,從地上彈身而起,同胖子二人各掄“工兵鏟”,火雜雜的從后便追。

孫教授逃得雖快,畢竟年歲大了,腳底下不如我和胖子利索,眼瞅著越追越近,一伸胳膊就能抓住他了,但在墓道轉彎處突然出現了幾塊木頭棺板,孫九爺似乎預先知道,抬高腿邁了過去,然而我和胖子毫無準備,同時被絆了一個跟頭。

胖子罵道:“誰他媽給老子下絆兒?”只聽墓道里一陣桀桀的怪笑,這聲音聽來十分熟悉,我猛然醒悟,是封團長所養的那頭“巴山猿狖”,抬頭一看前邊鬼火晃動,那具身素服紅鞋的女尸體燒成了一團,都快燃成灰燼了,“巴山猿狖”就蹲在尸體旁,原來是它替孫九爺點燃了藏在尸骸內的梵香。

孫九爺聽到我們在身后摔倒,跑到燃燒的尸骸處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這時他做出了一個令我更為詫異的舉動,他從口袋里掏出那面明晃晃的“觀山腰牌”來,掛在了自己腰上,冷笑了一聲,便與那“巴山猿狖”一并逃向墓門。

我被孫教授的舉動駭得爬在地上竟也忘了疼痛,見了他的背影,竟比與那“肚仙”相對更覺驚怖,實在是出于意科之外,“難道孫教授被封團長的幽靈附體了?還是真正的孫教授已經死了,帶我們進入古墓之人,卻是那失蹤多年的封團長冒充的?”腦子里的思緒一片混亂,越想越覺后怕,駭異之余竟然不敢再去追了。

胖子摔得不輕,疼得呲牙咧嘴,兀自對孫九爺罵不絕口,并且大聲呼喊墓門外的幺妹兒和Shirley 楊,讓她們攔住孫老九這個叛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