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燒餅歌

我這次進山尋找“地仙村古墓”,有太多的意想不到,最意想不到的是孫教授竟然說眾人都已死了,那我們現在是人是鬼?我心想他這老東西,多半和“觀山太保”大有淵源,觀山之術實際上與“妖術”無異,這伙“太保、師娘”最擅蠱惑人心,其言行詭異難測,誰信誰是傻子。

所以孫教授這種危言聳聽的話語,對我沒什么作用,他見我不信,就說:“你也用不著對我的話不屑一顧,你們先好好看看自己身上有沒有尸癍……”

我挽起衣袖看了一看,果然有幾塊尸氣郁積的斑痕,但都不太明顯,若不細看,難以察覺,遠不如孫九爺臉上的尸癍明顯,我咬了咬舌尖,知道眼中所見,絕非“障眼法”,心下也暗自吃驚:“我是什么時候死的?怎么我自己完全不知道?為什么身上會有尸變的跡象?”

幺妹兒畢竟沒什么經驗,聽了孫九爺所言,不免有些慌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我要是死了,誰來照顧老掌柜?”

胖子一把揪住孫九爺的衣領,怒道:“死你奶奶個蛋,打明朝到現在,還沒發明出能消滅胖爺的武器呢,死老鬼又想耍什么花招?再不說實話胖爺活剝了你的臭皮!”

孫九爺對胖子的威脅神色漠然,冷哼了一聲說道:“實話告訴你們,這座烏羊王古墓本是古時巫山禁地,古墓所處的山洞里存在某些難以想象的東西,具體是什么我也不敢斷言,如果用現代的觀點來看,這洞窟是一個神秘的超自然地帶,生存著大量尸蟲,進來的人都會被尸氣所侵變作行尸走肉。時間越久,身上尸變之狀就越明顯,最后必會引來尸蟲啃噬,最可怕的是在你被啃成一副骨頭架子之前,心里還會一直保持清醒,慢慢感受萬蟻鉆心的痛楚……”

我如何肯信他的妖妄之言?只是有些后悔進山時忘記帶些“梅子”在身,據說只要在嘴里含住一粒梅子,那梅子味酸,會使人唾液分泌加快。時時提神,這就不會輕易著了妖幻邪法的道了,越是情緒緊張、焦慮不安或者口干舌燥,便越是容易被邪術迷了魂去。

我腦中亂想了一陣,便和胖子使出手段逼問再三,孫教授顛過來倒過去就這么幾句話:“你們要是還想尋得一線生機,就趕緊把那瓷屏地圖拿出來,咱們一同逃進地仙村古墓,否則就這么耗著,到最后大伙落個同歸于盡。關于我對你們隱瞞的事情,在進了地仙村之后,我肯定毫無保留的全部告訴你們,如果現在硬要逼問我,那很抱歉……即便是千刀萬剮,我也無可奉告。”

我心想這里邊多有隱情,而且疑問實在太多了,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既然孫教授鐵了心不松口,就算給他動刑,他說出來的言語——恐怕也是讓人真假莫辨的謊話。

另外考慮到眾人身上確有“尸變”的異象,雖然不明究竟,但看起來絕對是兇非吉,反正死活要進“地仙村”,不如就帶著這孫九爺一路進去,把他五花大綁結結實實的捆了,我就不信他還能有什么作為。

至于那幅“瓷屏”上的地圖,想必是個極關鍵的線索,孫教授要是想借地圖搞什么鬼,料也逃不過我的眼睛。想到這,我低聲跟Shirley 楊商議了幾句,當即做了定奪,就按此圖進入“地仙村古墓”。

我多長了個心眼,沒把“瓷屏地圖”直接拿給孫教授看,而是讓他直接告訴我如何參照圖中坐標。

孫教授說:“瓷屏地圖在這上萬口小棺材里,至少藏有數千片,都是觀山太保所留,每兩件可湊成一幅,只有按照觀山指迷賦的暗示,找出唯一兩片繪有正確地圖的瓷屏,如果隨意拼湊便會被引上歧途送掉性命。”

圖中所繪村莊山川全都一致,“瓷屏”圖案有變化之處,大致有兩種,一是指迷歌訣,二是棺槨尸首。我譏諷他說您見機倒快,拿了假圖沒過多久便有所察覺。當下把地圖中畫的棺材和那具身首異處的尸體,告訴給孫教授,讓他告訴我該如何觀圖。

孫教授說:“巫山里有棺材峽,自古傳說棺材峽中藏著棺材山,你用歸墟卦鏡所卜的地中有山之語,也當真神驗,那棺材山就是地仙村古墓位置的真實所在,地底有一處天然造化而成的奇觀,巨大的地下巖層,形如無蓋石棺,而里面的丘陵溝壑,又如同一具無頭尸體,這座烏羊王地宮就是那顆頭顱。要是按照真正的觀山指迷為引,瓷屏中所繪的尸體與人頭,應該就是一個方向坐標。”

我熟知陰陽風水,只聽到此處,就已覺豁然,知道了如何參看這幅“瓷屏地圖”,我又問孫教授:“你把這海底眼泄露給我,就不怕我現在甩下你單干嗎?”

孫教授面無表情地說:“在古墓外邊的確要擔心你來這手,不過現在你是絕不肯丟下我,因為你的性格,肯定要擔心我所言不實,是故意將你們引入陷阱,所以不管你走到哪,都得帶著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