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觀山盜骨圖

孫教授說要想搞清楚“地仙村古墓”究竟有什么秘密,必須先知道“觀山太保”的來歷,這伙“觀山盜墓”之徒,與傳下“燒瓶歌”的明代奇人劉伯溫淵源極深。

在元朝末年,天下大亂,為了反抗元朝暴政,各地農民起義蜂起,俗話說“亂世必出奇人”,此言實是不虛。

當時,朱洪武龍興“大明”,將胡人逐回漠北,一日在金鑾殿上以燒餅為“象”,請劉伯溫推算今后天下興廢之事,但天機難言,于是劉伯溫當即做“燒餅歌”,據卦撰詞,將明代以后的興亡成敗之數,都藏于這首歌訣之中。

這是民間比較普遍的一種說法,不入正史,實際上劉伯溫確實曾為朱元璋演卦推算,但事情并非如同那些野史傳說一般。

在朱元璋還未“面南背北”之時,劉伯溫就覺得此主是“真龍天子”,將來必有“九五之尊”,于是投到他的帳下效力,由于劉基劉伯溫談吐不凡料事如神,十分被朱元璋器重,大事小情悉以問之,劉伯溫一向對答如流,屢獻良謀奇策。

有一天朱元璋率部與元兵交戰,軍中糧草接濟不上,陷入苦戰,恰好劉伯溫求見,便以僅有的幾個燒餅款待,隨后二人說起當前局勢。

劉伯溫對朱元璋說,眼下我軍雖然處境艱難,只因天時未到,等時機來臨,我主必定能成就一方大業。

朱元璋隱隱聽出劉伯溫的話里有話,似乎在暗示自己將來能當“皇上”,再加追問,果然如此,便說:“當年周文王請姜子牙出山,親自在河邊連拽了姜子牙八百單八步。結果周王朝一脈,得享了八百單八年的天下。倘若真如軍師所言,我朱元璋這輩子能有開國定基的福分,不敢奢求江山永保萬年,也不敢比周文王那等圣君明主,能有四百年的國運就很知足了。”說罷,便請劉伯溫演卦推算,看看朱家龍興的氣運能有多少年。

劉伯溫見帳中正好有幾個燒餅,于是當即以此為“機數”,占驗得出“卦象”。但最后所獲的結果,卻遮遮掩掩的不肯對朱元璋明說。

朱元璋說世間的得失成敗,都是天意,但講無妨,沒什么可忌諱的。劉伯溫這才說按此卦象來看,胡人雖將敗亡,但北龍氣數不衰,將來這錦繡河山,還得有胡人的一段天下,我主國運恐怕到不了四百年,甚至三百年都不到。

朱元璋聞言大驚。他倒不是為國運長短擔心,擔心什么呢?主要是這些年南征北戰,曾經見過許多被盜毀的荒墳野冢,尤其是在南宋諸帝的陵寢附近,如今只剩下幾個巨大的土坑,里面雜草叢生,多有狐鬼出沒。

在元滅南宋之后,這些帝陵都被胡人盜空了,南宋皇帝的尸體也慘遭蹂躪,都被與牛馬豬狗的骨頭混在一處,給埋在了“鎮南塔”下,看宋陵遺址,當真是“田豎鞭骷髏,牧童掃精靈;如今荒涼虛無地、昔日君王埋魂處”,其景象之凄慘,足令見者嗟嘆,聞者傷懷。

朱元璋說,要是北方的胡人在幾百年后還能占據天下,我即便真當了“皇帝”也高興不起來,怎么呢?這世上沒有不死之人,我如今要真能將胡虜逐回漠北,光復漢家河山,建立這等功業自是快事,可世上從沒有不死仙藥,有生就有死,有始就有終,“真命天子”恐怕也難逃馭龍歸天的一日。

天子死后自然要下葬到皇陵之中,可瞧瞧南宋北宋的帝陵如今是什么下場?還不都被胡人所平,我當了皇上,在位的時候有“文臣武將”保駕,死后葬在墓中,就算在陵區布置了大軍守陵,卻早晚要有一日國破山河碎,改朝換代多是天道循環的定數,計較不得,這最要命的是將來要亡在胡人手中,咱們現在蕩平胡虜,其輩子孫一旦得勢,必要大肆報復今日之恨,那我和我的子孫入葬在皇陵……還不是都得被奸賊們一發掘出來鞭尸焚骸?

想起宋室皇家陵寢的荒廢景象,再想想自己將來的下場,不免心生寒意,即便當著“皇帝”又有什么滋味?朱元璋知道劉伯溫精通南龍風水,就問他世上有沒有什么辦法,使“皇陵”永遠不會被胡人盜毀?

劉伯溫說您想的太長遠了,現在要琢磨的是怎么奪取天下,皇陵之事等大業已定之時再籌劃不遲,此事盡管放心,到時候肯定給主公想個安穩的法子。

由于當時大戰在即,這件事說完就完了,談論幾句之后,也就這么過去了,以后南征北戰始終都沒機會再提過,直到朱元璋以大明天子開國太祖的身份坐了龍庭,按古例,各朝天子登基當了皇上先不干別的,立刻就要著手籌備自己的皇陵,從選取龍脈,到陵墓規模布局,一絲半毫也馬虎不得,都是國家一等一的大事。

洪武皇帝就召來劉伯溫,說起以前的那件事來,這建造皇陵的責任,必須得由劉伯溫來策劃主持,大明王朝的皇陵,絕不能讓胡人盜發。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