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亡——不期而至

最后封團長想要一棍子把孫學武打暈就逃,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又囑咐孫學武道:“這巴山猿狖是咱爹在世時,于山中馴養之物,年久通靈,能解人意,只是比我小了幾歲,它這些年來常常都跟在我身邊,我此番去找地仙村古墓,無論是死是活,都會讓它回來給你捎個信息,我要是出了意外,你就是咱觀山封家唯一的傳人了,你在十二年后一定要再次設法進入棺材峽,看看那欺師滅祖的封師古究竟是否找到了尸仙。”

孫學武知道生離死別在即,又是傷感又是擔憂,垂淚道:“大哥你戎馬半生,可謂見多識廣,祖上所傳的本事你也學的遠比我多,恨只恨我這輩子讓儒冠所誤,成了個沒用的書呆子,連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恐怕我今生也是無望了。”

封團長嘆了口氣,拍著兄弟肩膀說:“此事千難萬險,確實為難你了,但你不去做,咱們觀山封家又哪里還有其他的人?”他稍一沉吟,又道:“要是你今后覺得勢單力薄,可以想辦法去找摸金校尉相助,曾聽說在清末還有位張三爺專做摸金倒斗的勾當,自大明永樂年間毀掉發丘摸金的印符信物以來,這世上應該還剩下三枚摸金符,想必那套搜山尋龍的摸金秘術至今仍有傳人。”

封團長囑咐兄弟,將來萬一實在沒辦法了,就找“摸金校尉”相助,常言道“七十二行摸金為王”,只有“摸金秘術”才能破得了“地仙村古墓”。

孫學武聞言更覺為難。小時候就聽咱爹說過,這世上真有本事的“倒斗”高手。自古以來便有“發丘摸金、搬山、卸嶺”三支。“常勝山”里的卸嶺群盜,早在解放前就已煙消云散;“搬山分甲”的那伙道人似乎也沒傳人,全都銷聲匿跡多年了。

“摸金校尉”是倒斗行里的狀元,想必是極有本領的,但在明朝的時候,被朝廷毀了他們的“印符信物”。真要是追根溯源起來,這件事還得屬咱“觀山封家”的責任,雖然隔了幾百年,但恐怕抵死也脫不開當初那場干系。

封團長說“大明觀山太保”的事跡十分保密,外邊的人從不知曉,剩下來的“摸金校尉”們,應該不知道那些陳年舊事,摸金濟世之風古已有之,只要找到他們說明緣由,多半能得到他們出手相助。

孫學武仍覺力不從心。雖然傳說清末的時候還有一位“摸金校尉”,因為他一人掛三符,所以都稱那人為“張三鏈子”,可如今都什么年月了?期間“日月穿梭、改朝換代”,天地間發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巨變,誰知摸金符還有沒有傳人?

退一萬步說,即便張三爺當年真把“摸金符”和“尋龍決”傳了下來,那也不過是傳給兩三個人而已,“摸金校尉”的所作所為又格外隱蔽,這天底下人海茫茫,現在誰知道那些“摸金校尉”的萍蹤浪跡歸于何處?剩下我孤伶伶獨自一人,我上哪里找他們去啊?

封團長眼看自己這兄弟太不爭氣,做事說話都是前怕狼后怕虎,知他難以擔當重任,但也毫無辦法,當年顯赫一時的“觀山封家”自“地仙封師古”率眾入山之后,早已沒了昔日的氣象,雖然時至今日,科學昌明。但他對祖上遺訓中提及的——所謂“尸仙”之事仍然深信不疑。認為“封師古”在山中修煉妖法,鬼知道他得了個什么結果,萬一真按他進墓前說的將來還要“入世度人”,必定又要害死許多無辜。

所以封團長是鐵了心了,老封家的事還得老封家自己的人去解決,另外自己再留在勞改農場里,也無非就是一死,還不如逃回“巫山”,要死也是死到祖籍“棺材峽”才好,興許拼著一死闖進“地仙村古墓”,把封家在明末清初時所造的那場“業障”了結了。

而且封團長知道,“棺材山”里埋的“九死驚陵甲”十二年才開一次,掐指算來,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只好硬起心腸,拿“鎬把”砸暈了孫學武,也就是為了不讓孫學武替他吃“掛落兒”,然后趁著夜色逃入深山,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孫學武在這件事上受了不小的刺激,遵照兄長的教誨,從此后更加沉默寡言,他唯恐言多語失,也極少和外人接觸,因為事情確實如封團長所言,在那個年代里,要是被人倒出祖上是“地主、礦頭”和“盜墓賊、保皇黨”,那不死也得扒層皮。

再加上孫學武從事的工作性質,及其枯燥單調,逐漸就使他變成了一個孤僻的人,使周圍的人都很排斥他,只有陳久仁陳教授還算是他的一個朋友,但即便是關系如同陳教授一般的“老朋友”,對他來說,也絕對不是可以掏心窩子的交情。

文革結束后,孫學武的問題雖然比較復雜,組織上尚未作出結論,但工作還是暫時恢復了,他一直沒再見過兄長和那頭“巴山猿狖”,心中時常牽掛著此事,終于找了個機會獨自進了“棺材峽”,他一生從沒回過祖籍,但這里的路線地形由家中代代所傳,他也知道個八九不離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