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地無門

此時進關圣廟時間已久,胖子和幺妹兒這兩個心寬膽大的,又都疲乏了,早都依著殿中墻壁睡著了,只有我和Shirley 楊還在聽孫九爺說話,他此言一出,我如同“渾身潑涼水、懷里抱著冰”,看了一眼Shirley 楊,她聽了孫教授最后這番話也是滿臉茫然。

這件事對我來說,既是情理之中,又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是孫九爺身上確實有些詭異的變化,如果僅是像我們一樣出現并不明顯的尸斑也就罷了,只有死人身上才會有的“尸蟲”竟然會在他身上出現;但若說他已經死了多時了,它究竟是什么時候死的?一具行尸走肉又如何能跟我們徹夜密談?

孫九爺似乎看出我們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便說:“其實我和你們一樣,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死的,甚至就連我自己是什么時候死的都想不起來了,身上不斷有尸蟲爬進爬出,知道過了棺材山外圍埋設的斷蟲道,我身上才不再有尸蟲鉆出來,我完全無法理解在我身上究競發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你們能不能相信世界上還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存在?”

孫九爺見我們滿臉疑惑,就低下頭來,讓我解開他胸前的衣扣,這一看之下,我和Shirley 楊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孫九爺身上滿是被尸蟲啃噬的窟窿。在進入棺材山的隧道中,設有防蟲道,所以他身上的尸蟲都已死盡了,滿是尸斑的胸口上,只剩下百十個黑洞,傷口沒有愈合,更不見有鮮血流出,整個人就如一具被蛆蟲啃咬過的腐尸一般。

眼見為實,終是不由人不信了,但我即便是信了他的話,也如身在云里霧中,看來孫教授真是一具“行尸走肉”,可死尸怎么能與人說話?這件事越往深里想,就越讓人覺得恐怖,因為我們的一切常識和經驗,都無法解釋這一現象,難道真有借尸還魂?

孫九爺對我說:“在進入烏羊王古墓的時候,我就發覺身子不對勁,但為時已晚,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發生的。當年觀山封家也沒遇上過這種可怕的情形,所以我當時就下了決心,只要這次進了地仙村古墓找到尸仙,我是雖死無憾了。但我最后并沒有想拖著你們下水,偏偏你胡八一這個投機分子自作聰明,到頭來卻是害了你們自己。這回咱們都別出去了,這棺材山地仙村號稱天地無門,生門一關,誰也別想離開。”

我聽得不以為然,對他說:“您真不愧是觀山封家的嫡傳,現在里外都是你的理了,我們被你糊弄了大半年,到最后反而說我們是自己害了自己?就算是死人擠兌活人也不帶這樣的吧……”

Shirley 楊攔下我的話頭說:“現在先別爭這些了,既然大明觀山太保能將這個古鎮建在棺材山中,那這深藏地底的棺材山形勢想必不小,除了九死驚陵甲的生門之外,未必就沒有別的出口了。”

那九死驚陵甲是一種守墓防盜的犀利機關,在我那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的殘書,以及當年鷓鴣哨傳下的搬山分甲術里都有記載。但將近一千多年來,卻是從沒有盜墓者撞到過驚陵甲,據陵譜一類的方外古籍中說,在南越王墓和漢武帝劉徹的茂陵里都埋了此甲。

在古方術中,“甲”是一種特殊的道具,可以是青銅器,也可以是紙俑甲馬。而九死驚陵甲更為特殊神秘,它是春秋戰國年間的產物,其時巫法正盛,盜墓之事也剛剛出現,為了應付盜毀古冢的行為,大貴族的墓葬都要用木槨疊層壓封閉,并在陵墓周圍的土中埋設驚陵甲拱衛。此甲必須是用三代年間的古老青銅器,用尸血漚浸出一種特殊的銅蝕,其狀好似銅性受侵所生的銅花。

這中蒼綠色的銅花為積血多年侵蝕而化,埋在有龍脈的地底時間一久,就會借著地氣變成了一種半金屬半植物的東西,呈珊瑚刺或蛛網狀生長,它能圍著陰氣凝結的陵墓不斷擴散。那些布滿倒刺的銅蝕花,近似于食人草,像植物的根須一樣扎到泥土巖層里,有知有覺,平時都藏在土里,遇著活人就會受驚暴起,將接近陵墓的一切生物絞殺飲血,最是無法防范。因為其物不僅極為堅韌、能避水火,更含有尸血毒,刺中了活人立刻見血封喉。只要埋了此甲護陵,便可以使古墓外圍無隙可乘。

但三代青銅古器,在后世已經非常罕見,使得造甲之術逐漸失傳,在兩晉及南北朝之后,世上的盜墓之徒就沒再遇到過九死驚陵甲,所以也從未有人懂得破此妖甲的辦法,我和Shirley 楊也只僅聞其名而已。

孫九爺說封師古通過盜墓得到了不少上古青銅器,封家祖上有從棺材峽懸棺中盜得的奇書,里面正好記載有如何布置驚陵甲的方法。這種半是銅蝕半是血肉的妖甲,根據棺材峽地脈中的龍氣流轉,每逢地鼠年便會在地底蟄伏數日,只要地底的棺材山風水不破,它就會遵循這一規律,唯有這段時間進山才是安全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