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緊急出口

青磚墓道的墓磚上都刻有工匠人名、出磚的窯名,以及“四庚辰”——這是舊話,按現在的說法就是年、月、日、時,應皆是明代之物。整條墓道狹窄幽長,兩端皆是不見盡頭。我們剛從木樁坍塌的槨室中出來,還沒等站穩腳跟,就見墓道盡頭亮起一盞盞微弱的鬼火。

那火頭比點燃火柴的火苗大不了多少,可能燃燒物中含有磷粉,亮起來的光芒都是暗綠之色,像一排蠟燭般齊刷刷的亮了起來,但那熒綠色的光芒黯然慘淡。我們離了約有二十米,已經超出了戰術射燈的照明視界。

隨即是一陣陣木齒咬合的詭異動靜,卻不知是什么作怪。Shirley 楊隨后折亮了一支熒光管,對著墓道遠端甩了過去,黑暗中頓時熒綠之光大盛,這回終于看了個一清二楚。

原來墓道盡頭由窄變寬,探出一座門樓子來,當中是兩扇滿布銅釘銅環的石拱形墓門,規模形制與人間無異。石門前的滴水檐下探出六條木制龍頭,龍頭雙眼閃爍如燭,可能是我們突然闖入此地,混亂之中無意觸發了什么機括,使得木龍眼眶里所藏的磷硝燃燒起來。

我們這五個人,除了胖子之外,多半能猜出此物來歷,只聽那木龍里機括作動,再加上龍頭內部有磷火燃燒,就知道十有八九是極其犀利的火箭銷器——一窩蜂。

那一窩蜂乃是明代軍中臨陣制敵的利器,外形有神鴉、火龍之狀,整體造型是個長長的木頭匣子,利用火藥或者機簧發射,射時有如群峰出巢,故名一窩蜂。有時箭頭帶火或是染毒,那樣殺傷范圍和威力就變得更大,后來也有人將之用來防備盜墓,最陰險的辦法是在棺材內部裝上幾具一窩蜂的暗弩,開棺者若無提防,立斃當場。藏設在如此狹窄的墓道中,更教人防不勝防。

從Shirley 楊拋出熒光管照亮了墓門,再到我們看清了檐下的木匣龍頭,也只在一瞬之間,那數架一窩蜂內所藏的火箭,便已擊射而出。這中間根本不容人有思考反應的余地,只見木龍的龍口處火焰忽起,墓道里飛火流螢般的一片閃亮,數百支亂箭恰似群蜂出巢一般撲面而來。

無數火箭在狹長的墓道里擊射飛來,聲勢格外驚人,嗚嗚呼嘯,聽得人腦瓜皮子都緊了一緊,多虧Shirley 楊眼明手快,金剛傘一抖之際便已撐開,遮在眾人身后,把飛蝗般的亂箭盡數隔開。

金剛傘能耐水火、腐毒、刀槍,一窩蜂的火箭雖是勢道勁疾,又且箭鏃燃燒,卻奈何不得這柄金剛傘。只是墓道里十分狹窄,若離墓門近了,一柄金剛傘難以盡數護住一字排開的五個人,眾人只好不斷退向墓道的另一端。

窩匣火箭構造簡單,又易隱蔽偽裝,是陵墓中用來暗算盜墓賊的常見銷器,但也是比較笨的一個法子。弩箭雖然厲害,卻能遮能擋,而且最關鍵的是匣中飛矢有限,又畢竟是無知無識的死物,有經驗的盜墓者在發現暗箭之后,可以通過不斷觸發,使機括銷簧盡絕。

但這條墓道中藏設的木龍箭匣似乎無窮無盡,箭出如雨,始終不見勢頭減弱,被金剛傘擋落的亂箭,在地面上兀自燃燒不絕。我們不斷退向遠處,身后留下遍地的箭枝,如同在墓道中鋪了一層干柴,將半條墓道都點燃了。

我們后隊變作前隊,退出幾十步遠,眼看就要離開火箭攢射的范圍了,眾人不由得暗自慶幸。如果兩端墓道里都藏有一窩蜂之類的火箭連弩機括,形成前后夾擊之勢,我們此刻不免都要被射成刺猬了。

可正在這時,就聽退路盡頭的黑暗中,發出一陣沉悶的咆哮之聲,好似金木交鳴、雷聲滾動,又像是有什么巨獸在“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我心說:“麻煩大了,這可真是人要倒了霉,連他媽喝口涼水都要塞牙。”

還沒等我扔出照明物看看前邊究竟藏著什么東西,就聽到墓道里轟隆隆之聲響徹不絕,離我們的位置越來越近,轉瞬間就沖到了面前。在幾盞射燈和手電筒晃動的光線中,只見從黑處冒出一只體型碩大的白牛,頭圓體方,壯碩異常,單是那顆牛首,便足有巴斗般大小,頭上雙角閃著寒芒,尖利鋒銳不讓劍戟。牛眼二目圓睜,直直地瞪視向前,但既無生氣,又無神采,唯聞牛腹中機括“咯咯”作響,竟是一頭銷器作動的木牛。

這條狹長的青磚墓道里機關重重,每一步都是置人死命的陷阱,看到木牛沖撞而來的人皆是發出一聲驚呼。

現在這條墓道狹窄壓抑,寬度僅有不到兩米,沒有任何可以容人閃躲騰挪的余地,而且那頭木牛沉重堅固,聽聲音是通過崩簧彈射,轟然沖擊之勢凌厲非凡,金剛羅漢也得教它撞翻過去,何況牛角上寒芒畢現,恐怕碰上就得被其當場挑個肚破腸流,死于非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