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棺山相宅圖

這一路進山,我們的鼻子都快被尸臭嗆廢了,可此時仍然感覺到血腥氣直沖腦門子。尸血污濁腥臭,與正常鮮血大不一樣,見此情形,不免令人立刻聯想到這棺材山中傳說中的尸仙,眼前的這座墳墓中是不是埋著尸仙?

按照孫九爺的話來說,地仙是封師古,此人在棺材山里窮盡心血建造陰宅,為的就是死后能得道,度煉修化為尸仙。死后度尸為仙的觀念是自古已有的,方外修道之士死后的尸體稱作遺蛻,如果人死后形魂不散、仍然凝聚在遺蛻當中,歷劫度煉,就可以超脫輪回,出有入無,通天地之不老。

所以我覺得后宅中的墳墓,很有可能就是地仙封師古的葬身之所,不過說到他是個什么仙家我是絕不信的,當下就想刨開這墳丘看個究竟。

Shirley 楊說:“墳中滲血是不詳之兆,而且尸血必定帶有尸毒,不能輕易冒險發掘。觀山藏骨樓守陵望墳,說不定是里面會藏有一些線索,可以讓咱們了解這地下究竟埋了些什么,等掌握了詳細情況再做計較不遲。”

我一想Shirley 楊的確言之有理,便讓胖子與幺妹兒留在樓前,以免全伙進樓都被一網打盡了,只有我和Shirley 楊再加上孫九爺三人進去。

三重木樓的門戶緊閉,大門被數道銅鎖緊緊扣了,無間可入,但我們身邊有蜂窩山里的手藝人相助,開鎖撬門不費吹灰之力。只見幺妹兒從隨身的百寶囊中摸出萬能鑰匙,對準鎖孔捅了幾捅,鉤了幾鉤,鎖扣便應聲而開。

她的熟練程度看得我們楞了半天。胖子說:“妹子的手藝可真不潮,四九城里最牛掰的佛爺,只怕是也沒你這兩下子利索。保險箱你會不會開?”

“佛爺”是北京地區對小偷,扒手的稱呼,但蜂窩山里的匣匠,千百年來專門研究各式各樣的銷器機關,擰門撬鎖只是其中的微末之技,幺妹兒得過許多真實傳授,做起來自然干凈利落。她卻不知胖子所說的“佛爺”是什么意思,還以為那是句好話,頗為沾沾自喜,畢竟這些近乎失傳的手藝,留在偏僻的山區小鎮根本無從施展,學了也只當是中看不中用的屠龍之術,沒想到還真能有用武之地。

這時Shirley 楊拎著金剛傘,輕輕推門進到藏骨樓之內,孫九爺跟在她后邊,一前一后的進去。

我告訴胖子守在外面須放仔細些,別把我們的后路斷了。胖子說:“老胡你成心的是不是?對我這么有責任感的人,還用的著囑咐嗎?我什么時候讓你們不放心過了?我也得囑咐你一句,你進去之后要是瞧見明器,千萬別和那孫老九客氣,他這老小子欠咱的,有好東西該順的就順。找金丹雖然是正事,可一只羊是趕,兩只羊也是趕,能不耽誤咱就別耽誤了。”

聽胖子提到金丹二字,我心里咯噔沉了一下,看棺材山里的詭異情形,只怕這次是一只羊都趕不得了。我暗罵孫教授太能偽裝了,也許正是因為他性格孤僻,很少與人接觸,所以這斯裝起孫子來,簡直比孫子還孫子。我是終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竟然被他給唬住了。現在地仙村古墓了藏有千年尸丹的可能性,已經降到了最低點,這次誤入棺材山,我們無異于身陷一場本不該屬于我們的災難之中,而且還被孫九爺這老不死的往泥潭中越拖越深,難以自拔。

我雖然自己不承認,但骨子里可能真有些惟恐天下不亂的基因,在潛意識中,很想知道大明觀山太保的秘密,又心存僥幸,只盼著能從地仙村里找到古尸丹鼎,所以干脆橫下心來不去計較得失結果了。想到這些,我便胡亂同胖子交代了幾句,拽出工兵鏟來,自半開的兩扇木門中穿過,摸進了漆黑一團的觀山藏骨樓。

Shirley 楊和孫九爺正在二進等我,見我從外進來,便打開戰術燈推開了內堂的如意門。這樓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嘎吱吱的木軸轉動聲中,一樓內堂木門洞開,里面陰沉的空氣中帶有一股子檀香藥氣。我知道在古代的建筑中,有一種早就失傳的工藝,造出來的樓閣殿堂可以使飛鳥不落,蚊蠅不入,除了建筑材料特殊之外,還要使用墨師的古老方術,這種結構的建筑里會藏有暗香,千年不散,喚作逍遙神仙閣。觀山藏骨樓可能正是一座罕見的逍遙神仙閣,看來觀山封家在建筑、風水、陵墓等方面都有常人難及之處。

我們站在堂前向四處打量,只見樓中有許多擺放古董的檀木架子,里面陳設的,皆是一片片龜甲龍骨。我對Shirley 楊和孫九爺說:“觀山太保在棺材峽懸棺中盜發之物,恐怕全都在這了。”

孫九爺點了點頭,帶我們上前查看,發現骨甲上滿是日月星辰的符號,那些是古老的符號和圖譜,有些類似于我曾看過的河圖洛書,但更為奧妙繁雜,應該都是記載了一些極其古老的風水迷圖,卻不見其中有周天十六卦的卦圖。原來藏骨樓是用來存放此物的,也許地仙封師古并不在樓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