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奇遇

《棺山遇仙圖》中所繪的場景,主體是烏羊王古墓的槨殿,畫卷下方繪著殿前的墓道,許多身著戲裝的盜墓賊,正在墓道內搬運堆積如山的明器;而在槨殿中,則完全是另一幕驚心動魄的場面。

槨殿中的石棺揭得大開,四周躺著六個盜墓賊。各個尸橫血濺,死狀極慘。其中有兩個人身上帶著觀山腰牌,應該都是封師古的同宗兄弟或門徒,只有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依然活著。看此人在畫中的身形氣質,真乃“一襲烏袍裹云錦,兩點冷目射寒星,手提三尺青風劍,勝似洞賓上八仙”,比起那伙普通的盜墓賊來,實在是有幾分野鶴在雞群的卓然風姿。想必此人便是《棺山遇仙圖》中的地仙封師古。

那具被揭去命蓋的石槨里,有一具金首僵尸從中探出半截身子,因為畫中描繪清晰,在古尸頸中有道勒痕。所以并不是帶著黃金面具,而是僵尸無頭。接了一顆面目猙獰的金頭。又是在烏羊王古墓的槨殿中,所以可以肯定這具從棺槨中出來的無頭僵尸,便是那位有首無身的巫陵王。

金頭烏羊王的尸身壯碩魁梧,遠遠超出常人,兩只手的指甲長得奇長,上邊鮮血淋漓,掛著碎肉,可能那些死在石棺前的盜墓賊,都是在揭開棺槨的時候遭其所害,當場斃命了。

幸存的封師古,并沒有招呼墓道中的同伙,而是舍身上前,單手提劍貫穿了古尸的胸膛,另一只手抖開縛尸索,撒開天羅地網,連石槨帶死尸一并套個正著。

我看了此圖,心中驚異莫名,《棺山遇仙圖》中描繪的場面,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僵尸撲人多為生物電的作用。古僵為死而不化之物。在被活物接觸的一瞬間,可能會產生劇烈的霉變,出現尸起之類的恐怖現象。可有一點,頭顱為四肢百脈之祖,普天之下絕對不可能有無頭之尸暴起傷人之事,圖中的情形,可謂是古今罕有。

我祖父是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物,常給我講些早年間的奇聞異事,他也算是半個摸金傳人,但我從沒有在他口中聽過有這種事情存在;此外就連卸嶺盜魁陳瞎子,以及搬山道人鷓鴣哨留下的筆記中,也都不曾提及此事,這說明從古到今的發丘摸金、搬山卸嶺之輩,皆未撞上無頭起尸的逸事。

再者說來,更令人費解之處在于,這《棺山遇仙圖》名為“遇仙圖”可縱觀圖中所繪,哪里有什么仙人?倒不如稱作《棺山盜墓圖》,或是《棺山降尸圖》來得貼切。常言道“名之為名,必有其因”,但途中似是玄機暗藏,叫人完全無法以常理揣測。《棺山遇仙圖》與前面的《棺山相宅圖》、《秉燭夜行圖》究竟有什么關聯?

Shirley 楊也覺不解,她問我和孫教授如何看待此圖。孫九爺凝視著《棺山遇仙圖》良久,臉色越來越是難看。他告訴我們說:“如果圖中所繪的內容屬實……嗯……看前三幅圖畫的模樣,想必這張遇仙圖不會是憑空捏造的虛妄之事。但從圖中看來,并無遇仙之事,除非……除非戴著顆黃金頭顱的烏羊王不是僵尸。”

我奇道:“不是僵尸是什么?難道是仙家?它要是真仙怎么還死了裝棺槨里了?”孫九爺神色凝重,緩緩說道:“肯定不是僵尸,觀山太保在槨殿中揭開命蓋的時候,那烏羊王可能還活著……”

我對此論不以為然,懷疑孫九爺腦袋進水了,就對他說:“烏羊王連腦袋都沒有,如何還能說他在開棺時依然活著?并且這巫陵王如果還活著,在幾千年前也不可能被裝在石槨里。看樣子他并不像是因為暴虐無道,被活活釘死在棺中的,因為那顆黃金頭顱奢華精致,絕不是臨時打造出來的。”

孫九爺道:“你說的不錯,可你仔細看這圖,在封師古下劍之處,巫陵王身上分明有鮮血淌出,順著劍刃往下流淌。千年僵尸死而不化,自然不會流出鮮血,即便有血也必是烏黑的尸血,這個細節足能證明他從石槨中出來的時候還和生人無異。”

我又看了孫九爺所說的那處細節,但仍不肯信:“地仙封師古丹青筆墨的造詣不錯,懂得藝術夸張,但把僵尸身上畫得血如泉涌,可就不是對待史實的正確態度了。”

Shirley 楊問孫九爺道:“您的意思是石槨中的烏羊王還活著,《棺山遇仙圖》的遇仙,是指封師古開棺時見到了不死之人?”

孫九爺微微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但我想其中可能還有隱情,畢竟《棺山遇仙圖》描繪的僅僅是一個瞬間,雖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封師古親身經歷的一幕險情,但在他殺了千年不死的烏羊王之后又遇到了什么?究竟何事才使他性情轉變,繼而進入棺材山里避世求仙?這些事情咱們就很難從圖畫中獲悉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