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欞星門

我察覺到一陣陰風樸面而至,急忙用手攏住將要熄滅的燭火。燭光雖然被遮住,但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依然亮著,光束一晃動之際,我和胖子、孫九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這一眼,看得人頭發根“刷”的一下都豎了起來,周身十萬八千多個汗毛孔,無一不冒冷汗。

就在那片殘玉疊壓的峭壁上,有個黑漆漆、仿佛鬼影般的東西正要爬出墻外,又覺眼前一花,連讓人眨眼的工夫都沒有,玉墻中的幽靈便已到了眼前。我見到一張五官扭曲的漆黑面孔掙扎而出,冷森森凸顯現在三人面前。

我心知不妙,也管不了手中的蠟燭了,趕緊側頭閃避,嵌在絕壁上的棧道非常狹窄陡峭,使人動作幅度不能過大,否則就會一頭栽入深壑,或是將擠在身邊的同伴撞倒,所以我雖是向旁閃身躲避,也只剛剛避開突然從玉墻中撲出的幽靈。

戰術射燈的光束隨著我身體的快速移動,在一瞬間已失去了照明作用,只覺一片毛茸茸的東西緊貼著皮肉從臉側劃過,刮得我臉頰上火辣辣的一陣疼痛。

這時胖子發一聲喊,掄著工兵鏟就砸,鏟頭卷著疾風,從我頭頂掠過,照著玉墻中的黑影砸了個正著,當的一聲響亮,震得他虎口發麻。可是胖子出手雖快,工兵鏟卻沒有擊中目標,那團似乎有形無質的黑影,快得猶似一縷黑煙,“嗖”的一下鉆進了土層和玉片的縫隙之中。

地仙墓欞星殿上方的棧道間,再次恢復了死一般的寂靜,只剩下我們粗重的喘息和心臟怦怦怦的狂跳聲,我臉上被劃破的傷口這才流下血來。

經過剛才這電光石火般的一個接觸,我已經可以確定絕不會是肚仙指迷的那種幻視幻聽,在這片埋滿古玉的墻壁間,確實藏著很可怕的東西。但是被泥土封了幾百年,又能在墻中移動,我這輩子從沒見過這種事情,難道真是《秉燭夜行圖》中描繪的“幽靈”不成?

Shirley 楊和幺妹兒站的位置較遠,沒看清發生了什么,孫九爺卻是看得真切,他低聲說:“肯定不是幽靈。亡魂和幽靈大多數情況下屬于電氣磁場現象,不可能在你臉上留下這種傷口,那東西說不定就是棺材山里的尸仙,當年封師古要找的就是它!”

我本不信有什么尸仙,但除此之外無法解釋玉墻中的幽靈究竟是些什么,至少可以斷言,肯定不會是生物,任何有生命的東西,絕不可能被封在泥土層中幾百年卻依然還能活動,即使是僵尸,也不可能變化形體鉆進巖縫。

Shirley 楊對我們說:“地仙封師古留下的書卷圖畫,都對欞星殿中的事情避而不談,《秉燭夜行圖》也只畫了這條嵌壁的墓道。咱們至今仍不知道地仙墓中究竟有些什么,我看要想知道真像,就只有進入觀山太保的墓穴中進行調查。”

孫教授點頭道:“反正咱們是出不了棺材山了,嵌道和玉墻附近又有尸仙出沒,更不是穩妥的所在。按說一不做二不休,應當進去徹底毀了封師古的棺槨明器,可我還是擔心咱們的舉動早被地仙料到了,進了欞星殿是等于放它出去。”

我擔心藏在玉墻中的尸仙,可能會冷不丁從哪鉆出來傷人,就勸孫九爺別再猶豫不決,雖然咱們的裝備有限,但別忘了,世界上還有一種最重要的裝備——精神,只要抱著必勝的信念,沒什么困難克服不了。說擺拽著他繼續向著地底棧道的深處進發,由于冷煙火已經用盡,無法探測盤古脈山腹洞窟的深淺,只得摸索著向下走。

這回眾人加了十二萬分的小心,再也不敢輕易觸動兩側埋著玉壁的泥土,往地底走了一陣,發現身邊腳下古玉更多,兩壁間盡是深淺不一的玉石窟窿,里面填著無數小棺材,大多破碎被毀,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似乎這盤古脈的山腹中是塊巨大的天然玉料,所有的玉磚、玉壁都是從中開采所得,又經人為修鑿,挖成了一座玉窟。

如果從風水形勢中著眼,這條仰臥在棺材山中的盤古神脈,腹中孕有玉髓,就恰如一具在肚子里用金水凝煉成了玉丹,乃是天地間五行精氣所結。天地鬼神造化之奇,不在常理之中,所以這山里有什么也不稀奇。

我心中暗自納罕,想到地仙封師古就藏在這條棧道的盡頭,也不知此人是死是活,他在盤古神脈中當真脫化為仙了嗎?只憑我們這幾個人,能否對付得了?想到這,我摸了摸藏在懷中的歸墟卦鏡,對于青銅古鏡鎮尸之說,不可盡信,絕不能全指望銅鏡,到時候還是用火油焚燒比較穩妥。

就在這時,已經可以感覺到嵌道快到盡頭了,射燈和狼眼手電筒的照明范圍,已探照到了下方的地面。這玉窟從側面來看,像是一個長頸燒瓶,上面雖然狹窄,但到得底部卻發現十分開闊,別有一番洞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