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焚燒

孫九爺驚聲叫道:“千萬不能讓尸仙逃出棺材山,快放火!”在那一瞬間,我見孫九爺的臉在燭光中青筋突出、血管繃現,里面卻毫無血色,除了沒長出僵尸霉變而生的尸毛,那分明就是一幅行尸般猙獰的面孔。

但與在地仙村民宅中的情形如出一轍,眨眼的功夫,孫九爺臉上出現的濃重尸氣,再次突然隱去,隨即恢復了他死灰般的容顏。

我見墓室中陰風颯然,鬼火似的燭影虛實不定,一切的征兆都預示著黃金棺槨中,不是鬧鬼就是要有尸變發生,也無暇再把注意力放到孫九爺身上,一邊抓住工兵鏟用力撬動槨蓋,一邊讓胖子快往里面潑灑火油焚尸,趁著局面還能控制,趕緊燒掉封師古的形骸。

我聞得尸臭撲鼻,心想高度腐爛的尸體里不會有內丹,開棺睹尸毫無意義,便竭力扳動“金剛傘”撬開槨蓋上方的縫隙,并招呼胖子趕緊動手縱火。

胖子還算臨危不亂,立刻掏出裝著火油的鐵罐,就想將燃料擠入棺槨,因為密封的鐵罐形狀是扁平長方,前邊有個細小的油嘴,需要通過擠壓,才會使油嘴中流出燃料,急切間不免使人覺得速度緩慢。

胖子心里著急起來,恨不得將整罐燃料直接潑灑進去,誰成想忙中出錯,動作幅度大了些,那鐵罐竟從他手中滑落,順著槨蓋的縫隙,直接掉進了黃金槨中。

我和孫九爺齊聲叫一聲“糟糕”,這罐子燃料是最后的殺手锏,就此失落在棺槨中如何得了?我當時就想把手伸進槨蓋的縫隙中去掏,但工兵鏟撐開的縫隙太窄,胳膊已經伸不進去了。

這時孫九爺在黃金槨旁將我向后拽開,三人退開幾步,背后頂在了墓墻上,此刻黃金槨中悄然無聲,墓室中除了眾人粗重的喘息聲以外,就只有綠幽幽的燭光兀自晃動不定。

我不知孫九爺為什么將我從棺槨前拽開,正想問他,卻聽地底一陣金屬挫動震顫之聲,震得人手腳都是微微發麻,孫九爺兩眼緊緊瞪著黃金槨說:“用不著開棺了,你看靈星巖構成的墻壁中血氣已現,尸仙馬上就要出來了。”

地仙封師古在《觀山掘藏錄》中,曾寫明了血霧入地之時,便是群仙出山之際,棺材山盤古脈的生氣本已消失了千年,觀山太保建造地仙村陰陽二宅,正是為了恢復尸脈生氣,封師古當年在山里挖出了一具早已枯化的“尸仙”,他死后帶著尸仙葬在墓中,并推算在棺材山地氣恢復的時候,他自己就能化為真仙,帶著數萬門徒從古墓里破棺而出。

所謂的“血霧”,是指埋在棺材山周圍的“九死驚陵甲”,這種由銅蝕變異而生的植物,銅甲銅刺中帶有極重的血腥氣,將地仙村古墓與外界徹底隔絕,如今驚陵甲已失去控制,在地底緊緊迫入棺材山,眼看隨時都能將整個盤古脈徹底絞碎,絲絲縷縷的血氣已滲入了欞星殿地仙墓,墓室中點燃的蠟燭受其影響,才變得猶如鬼火一般。

但封師古既然是個不出世的奇人,通曉陰陽五行的推算之道,為什么生前會認定九死驚陵甲入山的時候,墓里的無數死尸就定會出山?難道此人就沒考慮到驚陵甲一動,整個棺材山都會粉身碎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棺材山完了,里面的古墓和古尸,也要跟著一同報銷,而且盤古脈深陷地底,上頭壓著千仞高山,又怎么可能有群仙出山之說?

地仙村里的群尸真能離開地底逃出山外,那除非這世上真有神仙,反正我是絕不肯信的。見孫九爺心灰意懶,先前那股開館毀尸的勁頭都沒了,我不由得心頭動火,對他說:“地仙村里的事本來與我們毫不相干,九爺你把我們牽扯進來,怎么反倒自己先撂挑子不干了?”

胖子說道:“既然讓看見了棺材,就沒有不開棺撈它一票的道理,孫九爺你不想干我們也不攔著你,別礙手礙腳的就行,現在分幫散伙可也不晚。”

只有守在幕墻裂口處的Shirley 楊,似乎還能體諒孫九爺的苦衷,她對我說:“老胡,孫教授不像是畏首畏尾的人,他大概是擔心封師古的推算都是真的。”

孫九爺緩緩的點了點頭,沮喪的對眾人說道:“我封家出了家門敗類,多少代人舍掉了身家性命,就是想鏟除地仙封師古這個禍根。但自打咱們進了棺材山,我越來越覺得咱們的一舉一動,無不被封師古料中,驚陵甲的血氣已滲入墓室,黃金棺槨中的封師古,肯定已經成了真仙,無論咱們再做什么也都晚了。”

幺妹兒被孫九爺的話嚇得不輕,心下也是有些發怵,對我說道:“師兄,聽我干爺講,那尸仙在深山老林里是真有的,只要它一出山,附近的老百姓都要死翹。”

我說:“我就不信邪,沒有什么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死了幾百年的僵尸怎么成仙?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妄想度仙煉丹?退一萬步而言——即使這種原始迷信的東西以前真有,如今也絕不可能再出現了,因為歷史的車輪是轉不回去的,任何企圖開倒車的人,都必將被歷史的巨輪碾得粉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