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怪物

金縷玉衣是秦漢之時的古物,按貴族身份不同。可有金縷、銀縷、銅縷之分,漢代以后的陵寢墓葬中大都不再使用,不知觀山太保是從哪座漢墓中掘出此物,竟然耐得住水火。玉匣甲片雖未損毀,但火焰使金絲斷裂,整件龍紋玉匣猶如怪蟒蛻皮抖鱗般,從頭至腳脫落下來,這才將玉匣包裹下的尸首逐漸顯露出來。

眾人被火焰中不可思議的情形所懾,心中驚駭之意不可名狀,一時怔在了當場。只見在壓縮燃料引發的大片烈火中,那具古尸滿身披掛的玉甲紛紛剝落,最先脫甲而出的,是一顆純金打造的黃金頭顱。金頭臉部怪面獠牙,被那火光一映,凹陷的眼眶中,就好似有暗紅色的血光閃動。

隨著玉衣散落剝離,尸體頭顱以下的軀干,也開始暴露在火中,我本還奇怪為什么封師古的尸身如此高大魁梧,與他的后人孫九爺差的太多了,難道真是黃鼠狼下耗子一窩不如一窩了?但看到此時,心中恍然醒悟,這具古尸絕不是地仙,而是幾千年前埋葬在盤古脈頭部的烏羊王。

原來這具古尸在玉匣中并未穿著殮袍,而是赤身裸體,滿身皮肉腫脹,已有腐爛敗壞之狀,但借著火光,依然可以看到尸體上的條條血痕,似乎慘遭碎尸后有被重新縫合了,我心說:“麻煩了,如今火油已經用光了,卻不成想只燒了個替死鬼,既然地仙封師古不在欞星殿的墓室里,它又能藏在哪里?”

正當我驚異莫明之際,Shirley 楊已看出了一些端倪,低聲說:“金槨中不應該沒有棺材,這玉匣和烏羊王的尸體就是地仙的兩層套棺。”

Shirley 楊剛剛一語點破機關,結果便已應驗,只見烏羊王的尸體漸漸熔化,那顆金頭顱也掉在了火中,果然僅是一具皮囊,里面都已經掏挖空了,但不知為什么皮肉中仍有血水。玉匣和尸囊相繼脫落,從烏羊王的皮肉中,露出一張黑發黑須的男子面孔。

藏在烏羊王皮肉棺中的男尸,雖然早已死了幾百年,但須眉如生,面容間的英風銳氣凝而未散,頭上束著玉冠,身著黑袍,手托拂塵,隱然有出塵的神仙姿態,可尸身臉上籠著一層陰沉異常的尸氣,說明它絕非仙家,而是一具死而不化的僵尸。

我身旁的孫九爺瞪目欲裂:“這就是地仙……封師古?”他雖然滿腔怒恨,但言語中流露的恐懼之意更重,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幾乎不敢想象,顯然是觀山太保的最后一任首領,死后在封氏族人心中依然余威不減,只怕封師古現身出來,棺材山地仙村里便會有大禍發生。

我見孫九爺膽寒心顫,就想告訴他說:“烏羊王的皮囊都已燒化,那封師古不消片刻也成灰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誰知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空張著嘴說不出半個字來。地仙的尸首剛一出現,墓室中的尸氣就忽然加重,火勢隨即轉弱,濃烈的腐臭嗆得人幾乎窒息暈倒。

眾人急忙戴上防毒面具,隔著面罩上的觀察窗向外看,火焰燃燒的勢頭已經降低到了極限,地仙死而不化的尸身在火中毫發無損。若說封師古身穿的黑袍,和摸金校尉當年使用的風云囊相似,同樣能隔水火,那也就罷了,可奇怪的是封師古須眉在火中都未損毀。我心理暗暗吃驚,世界觀都有幾分動搖了,心說:“莫非此人已經成真仙了,竟然超越了一切物理規律,形骸煉得水火不侵了?如此一來,想銷毀封師古的形骸可就難于上青天了,說不定我們這隊人馬,到頭來都得被尸仙度化了,留在地底做它的陪葬品。”

按照古代人的觀點,異于常理者為妖,依這種說法,世上有妖就有仙,其間只不過一層窗戶紙的距離,進一步為仙,退一步為妖。我當初在內蒙草原盡頭的百眼窟中,遇到兩只會讀心術的老黃皮子,險些被害去性命。它們應該就是日久成精的妖物了,但黃皮子異于常理之處,只不過是活的年頭多了能通人心而已,卻不是水火不入的不死之身,雖然也是狡猾精靈至極的東西,最后還不是被我和胖子都結果掉了。

這些年來我四處摸金倒斗,也覺得事物存在的年頭太多,確實會有些靈異顯現出來,但我絕不相信真有什么仙家,也許古代丹火之術是確實有的,可幾千年來誰真正見過羽化飛升之事?自打秦晉之際,世上開始有人做五石散、寒食散等各種丹藥,不知多少聰明的人被此送了性命。

我先前見封師古竟然在烈火中不損分毫,本來有些吃驚,但心中暗暗發起狠來,倘若老天爺有眼,就算世上真他娘的有什么仙家,也不該觀山太保這伙鬼迷心竅的人做了;既然火油燃燒焚化不掉這具僵尸,那就給它來個亂刃分尸。這些念頭在腦中一閃,便抄起了工兵鏟在手,對身后眾人把手一招,就欺身上前,打算拿工兵鏟的鏟刃當作刀鋸,把地仙封師古大卸八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