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移動的大山

孫九爺滿肚子都是仇怨,對于他想做到的事,沒有什么是不可以犧牲的,我和Shirley 楊、胖子、幺妹兒四個人的性命,在他眼中如同草芥,可以毫不猶豫地放棄,所作所為已經不能用常理衡量。

我對孫九爺雖有戒心,也一直暗中盯著他的舉動,但剛剛那一瞬間,我的注意力被地仙村里出現的反常現象所吸引,誰承想百密一疏,這么稍稍一分鐘,就被他鉆了個空子,把眾人的退路徹底切斷了。

我可不想拿眾人的生死,去檢驗命運的真實力量,暴怒之下,一把將孫九爺摜倒在地,但這時候棺材蟲已從村中鋪天蓋地地蜂擁而來。我眼下也顧不上再理會他了,四下里一望,見身后有幾座石坊牌樓,在深壑兩端橫空凌跨。

我估計此時再從深壑古壁逃向欞星殿,肯定會被棺材蟲在半路兜住,便把手一指,招呼胖子等人趕快爬上石坊。

孫九爺從地上掙扎著想要再次阻止眾人,胖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見狀二話不說,抽出工兵鏟來,一鏟子狠狠拍到孫九爺頭頂。

孫九爺腦袋上雖然帶著登山頭盔,但被胖子的工兵鏟狠狠砸中,還是承受不住,雙眼一翻就栽倒在地。

我說就讓孫老九自己去改變命運吧,咱們趕緊撤!Shirley 楊不忍就此拋下孫九爺不管,對我叫了聲“必須帶上他”,就同幺妹兒兩人倒拽著昏迷不醒的孫教授雙腿,拼命把他拖向石坊。

我無可奈何,只好咬牙切齒地同胖子幫忙去抬,四個人像抬死狗般,把孫九爺連搬帶拖,撂到了石坊的柱子下邊。

這時四周環形石槽中的陽燧,都被棺材蟲的尸體埋住,附近的光線頓時暗了下來,黑暗中我發覺已經有不少棺材蟲爬到了腳底,它們雖然是受驚奔竄,無心啃噬活人,但棺材蟲滿身腐毒,爬到那里就爛到哪里,只能遠遠避開才能幸免于難。

我讓胖子背住孫九爺,眾人相繼蹬著石坊的蟠龍柱爬到高處,前腳剛上去,底下隨即就“嘩嘩嘩”地響成一片,我低頭往下看去,戰術射燈的光束投到地上,只見成群的棺材蟲黑潮般從石柱下爬過,這其中還混雜著地鼠、土龜、陵蠹、黑鼬、毒蛇,以及許多叫不上名稱的奇怪蟲獸,反正都是出沒于墳地、墓穴等陰晦環境中的東西。

棺材山里并非如同表面所見是個幽冥之地,雖然被銅甲團團裹住,但由于環境特殊,四周環繞如同棺板的峭壁中,懸棺腐氣滋生,也向來生存著許多生物,形成了一個相對完全封閉的生態系統,或者說這些東西,都是九死驚陵甲的食物,此刻生存于地仙村附近的生靈們,如遭大難,沒命般地逃向地底的玉髓洞窟。

不論是昆蟲還是動物,其對災難的敏銳直覺和預感,遠非人類所及,棺材山地仙村立會發生這種情形,只能說明一場可怕的大浩劫即將到來,但下邊的峭壁間似乎布置著更厲害的藥物,所有的棺材蟲爬到壁上就紛紛僵住死亡,雨點般的尸體墜下玉窟。

我們困在石坊上,環抱梁柱,目睹這這猶如末日將臨般的景象,不禁由心底里產生一股惡寒,但誰也不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正沒奈何處,我看見被胖子單臂夾在腋下的孫九爺忽然睜眼醒了過來。

孫九爺發現胖子正夾著他往石坊上攀爬,馬上伸手去摸隨身攜帶的峨嵋刺。我在旁看得清楚,見他竟想行兇,喝道:“你他娘的找死!”

胖子也感覺到事態不對,罵道:“敢他媽跟胖爺玩陰的,摔死你個老龜兒!”一抬手就把孫九爺松開,將他拋下了石柱。

眼看孫九爺就要從半空里跌落深淵,Shirley 楊卻拋下飛虎爪,爪頭剛好搭在孫九爺身前的背包帶子上,那條精鋼索子一緊,竟將孫九爺吊在了半空。

孫九爺被飛虎爪鉤住的身子,在石坊下不斷打轉,Shirley 楊竭盡全力想將他拽上來,但劇烈的搖擺之下,反倒墜的石坊的柱梁接合處“嘎吱吱”作響,一時間險象環生。這古牌樓少說也有幾百年歷史了,哪經得住如此折騰,聽聲音和顫動就知道隨時都要倒塌。

石坊并不堅固,而且這兩柱一梁之地更是狹窄異常,我攀在上邊根本不能動彈,只好對Shirley 楊叫道:“你別管孫老九了,即便現在救了他,咱們早晚都得被他害死。”

Shirley 楊受孫九爺重量所墜,漸覺難以支撐,已沒辦法開口說話,但我看她的眼神,也知道以她的性格,到死都不會松開,眼見她雙手皮開肉綻,都已被飛虎爪的鏈子勒破了,鮮血一滴滴順著索子留下去,滴落在了孫教授的臉上,不由得替她暗暗著急。

孫九爺四仰八叉懸在空中,摸了一把臉上的鮮血,沙啞著嗓子叫道:“楊小姐……你松手吧,看來命中注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在棺材山毀滅之前,咱們注定都能平安無事。”說著話他就拔出峨嵋刺,去割背包的袋子,想從飛虎爪的鎖扣中掙脫出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