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天怒

被觀山太保囚禁的烏羊王古墓守陵人,曾經為地仙封師古推算天機,最終應驗如神,那座棺材山被洪水從地底沖入峽谷,橫空凌駕在奔騰咆哮的江水之上,山里無數尸仙趁機逃竄出來,與天兆中描述的“破山出殺”之象完全吻合。

我們被困在峽谷中的峭壁上走投無路,絕望之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說不定歸墟青銅器能夠扭轉乾坤,那幾件青銅符鏡都是傳古的風水秘器,除了占驗風水、卦象之外,銅質中蘊藏的海氣也決然非凡。

當年老羊皮暴死在草原上的蒙古包里,臨終前偷偷將卦符吞入體內,引得黃皮子穴地盜尸,又陰錯陽差的被我們從土中重新挖出,最終被炸雷所擊,老羊皮的尸體和前來盜符的黃鼠狼子,都被雷火擊中,燒做了一堆焦炭。

可惜人已逝,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老羊皮真正的用意了,時隔多年之后,我又從陳瞎子和孫九爺口中或多或少有所耳聞,據此推測老羊皮當年確實心懷非分。他早年間聽說過無眼龍符是風水秘器,想死后據為己有,蔭服子孫后代,所以才安排出裸尸倒藏的詭異事端,他卻不知如此作為,最易遭天譴,終歸是落得個奇謀無用、詭計成空。

這回在棺材峽中找到封團長遺體之前,我曾經見到峭壁懸棺里有不朽不化的隱士之尸,那尸體須眉神采俱在,看起來一派仙風道骨,完全不像什么千年古尸,應當也屬古代留存下來的僵尸,當時我正準備在懸棺旁使用銅符銅鏡推測地仙墓的方位,結果引得附近落下一場雷暴,使眾人守了一場驚嚇。

有了這兩段遭遇,使我隱約覺得在青銅龍符中還藏有許多秘密,這可能是一枚“雷符”。其實僵人尸變之時,尸身內多有極陰的癘氣,在外界遇到陽氣,會使得陰陽相激,又被歸墟青銅中那股氤氳不明的混沌之氣所引,就會在低空形成云間放電,在極短的時間內產生雷電霹靂。

我雖然產生過這種念頭,卻并不能確定事情如何,此刻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再也無計可施,好不容易想出個辦法,滿以為天無絕人之路,哪還管它行得通行不通,立刻便將青銅龍符對準盤古尸蘚拋了出去,恰好落在封師古斷頭尸身的腔子里。

誰知那座棺材山里涌動的尸霧太重,在風水一道中稱此為“破山透穴,群龍驚蟄”,是極兇之兆,頓時引得深峽絕壁間電閃雷鳴,這些霹靂閃電并非發自天空云層,而是從峽底接近水面的黑霧中產生。

常言說“迅雷不及掩耳”,那峽谷中的雷電說來便來,先前的陣陣悶雷聲中,四周黑得如同鍋底,可隨著一道極長的枝狀閃電橫空劃過峽谷,恰似驚龍乍現,刺目的閃電立刻把峭壁間照得亮如覆霜。

我們藏身的鳥道巖穴處及其狹窄陡峭,大部分區域寬不逾尺,閃電從身邊劃過之際,我尚未來得及俯身躲避,借著那電光火石的一片慘亮,可以看到四周峭壁間布滿了盤古尸仙。地仙村無數死者的尸骸,大多都已皮開肉綻,里面露出大片大片漆黑蠕動的尸蘚,形態千奇百怪,血淋淋地吸附在石壁上,擁擠著不斷爬向高處。

那道矯龍驚空般的閃電轉瞬即逝,棺材峽旋即又陷入了彌漫的黑霧之中,峽谷里由黑轉明,復又再次沒入黑暗,只不過是在瞬息之間,我雙眼被電光一晃,還沒來得及眨眼,就聽一片霹靂炸響,震雷聲尚未落下,漆黑的谷底就突然冒出無數火球,所有的盤古尸仙都被雷火擊中,仿佛連周圍那片濃重的尸霧也被引燃了,將空氣都一同燒了起來。

棺材山附近的兩道峭壁間雷火蔓延,就如同被一股灼熱異常卻又陰森刺骨的颶風卷住,我做夢也沒想到能有這么大動靜,見那四周大大小小的尸蘚肉苔,盡數被一團團火球裹住,不斷在絕壁上掙扎翻滾,趕緊就地趴倒躲避。這時也不知是我的耳朵被炸雷震壞了,竟然聽見峽谷中似乎全是凄厲異常的尖叫哀鳴之聲。

在青烏風水的常規理論中,總說世間之火除了神秘的鬼火之外,還有另外三種,分別是人火、龍火、天火。龍火能在水中潛動燃燒,人火是燒薪伐髓的常世之火;而天火即是雷火,稱為恨世之火,如果世人德行虧失敗壞,或是物老為怪一類的現象,容易引得雷火相擊。民間都說那是雷公開眼,專門誅伐妖邪奸惡,其實就是風水“形、勢、理、氣”四門中的“氣”有異變,導致天地失衡,才會使得云霧間雷電交作。

空氣中充滿了焦灼的臭氧氣息,以及焚尸化骨的惡臭氣味,嗆得人幾欲窒息,眼前一陣陣發黑。我們四人趕緊將防毒面具罩在臉上,伏在地上不敢稍動,所幸穿的服裝都是耐火防水材料,加上防毒面具隔絕了活人氣息,才得以幸免于難,否則不消片刻,便都已被雷火燒死在棺材峽中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