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金點

在南海珊瑚螺旋的歸墟遺址中,船老大阮黑不幸遇難,在他臨終前,我曾親口答應要好好照顧多玲和古猜,誰知多玲鬼使神差般,撿到了瑪麗仙奴號船長斷腕上的金表,中了下在金表中的降頭邪術。而且事后經過我們多方確認,那位在南洋私運古董的法國船長,正是多玲在越南戰爭時期失散的親生父親,這不得不說是天意最巧,卻又是天公無情。

我們想盡了一切辦法挽救她的性命,但在海上漂流的時間太久,回到珊瑚廟島之時,尸降之毒已經深入骨髓,要是沒有那件翡翠天衣在身,多玲的尸骸早就消腐沒了,但最后我們終歸沒有找到可以救命的古尸內丹,還是無法將她留住。

從大金牙發來的電報中得知這一消息,我心里就像被堵了塊石頭,一覺自責,二覺愧對船老大阮黑在天之靈,雖然明知人力有限,有些事能做到,有些事又是無論如何做不到的,起死回生的愿望已經成畫餅,想到世事堅冷如冰,實在難以讓人接受。

眾人嗟嘆了一回,都道這是生死在天,人力強求不得,事到如今也沒奈何了,只好改變了行程計劃,要返回美國參加多玲的葬禮。南海蛋民大多比較恪守傳統,按其風俗,人死后要放船送五圣出海,蛋民尸骨則入土為安,并且還連做三天水陸道場的法會,發上一場冥事,超度她死后早日脫離輪回之苦。

我們先來到那個無名小鎮的雜貨鋪里,向蜂窩山李老掌柜作別。老掌柜連忙關了店門,把眾人接在店里問長問短:“看你們愁眉不展,想必這次進山做的事情不太順當,反正來日方長,縱有什么難事,也不必太過掛懷。”說著話就從柜里拎出兩瓶酒來,要跟我和胖子喝上幾杯。

我們推辭不過,只得敬從了。想不到老掌柜年時雖高,酒量卻是不減,三人半瓶老窖下肚,就拉開了話匣子,我把進棺材峽尋找內丹未果的事情說了一遍,又將從地仙村古墓里倒得的《武侯藏兵圖》拿出來。

我對老掌柜說:“有道是物歸其主,這套《武侯藏兵圖》總共八冊,在現代化建設中根本派不上用場,除了精通機括銷器的匣匠師傅,可能再沒有別的人能夠看懂它,要是落在您的手里可能還多少有些用處。”

老掌柜聞聽此言著實吃驚,趕緊拿過老花鏡來,如捧至寶般一頁頁翻看不住,邊看邊連連念叨:“祖師爺顯靈,真是祖師爺顯靈了!”這本圖譜是古時匣子匠的寶典,后世出現的發條和八寶螺絲,都不及其中的機關巧妙,大部分內容都已失傳很多年了,眼見蜂窩山里的手藝就要沒落絕跡了,他這個老蜂爺做夢也想不到,竟又能在古墓中重新找到全套的《武侯藏兵圖》,當下千恩萬謝,將圖譜妥善收藏起來。

我問老掌柜為什么《武侯藏兵圖》會出現在地仙村古墓里,難道那位金牛駝尸的女子墓主,也曾是明代蜂窩山里的人物?

李老掌柜也是老江湖了,他據此說起一些往事來,使我想到了一些頭緒。推測那明代女尸,可能是數術奇人劉秉忠之后,劉家擅長奇門遁甲,并且精于布置各類銷簧機括,雖然不是蜂窩山里的匠人,但劉家與歷代蜂頭交情深厚,家中藏有這套機關圖譜半點都不奇怪。

數術劉家和觀山封家同朝為官,本來就相互不合,地仙封師古盯上了劉家的銷器圖譜,便暗中盜了金牛駝尸墓,但封師古雖然神通廣大,卻是擅長邪門歪道的異術,即使拿到了《武侯藏兵圖》也難以盡窺其中的奧妙。所以烏羊王古墓中的武侯藏兵機關僅是虛設,到最后都沒有建成,而這本圖譜也隨著觀山太保盜發來的各種尸骸明器,被原樣安置在了地仙村陰宅中。

當然這僅是我的猜想,隨著棺材山的土崩瓦解,其真實情況已經無法考證了,三人推杯換盞,眼花耳熱后傾心吐膽,說了許多肺腑之言。我對老掌柜說起幺妹兒的事情,倒斗的手藝跟我學不著什么,其實學了也沒大用,而且一旦陷進摸金行里,再想脫身可是難上加難。

我本身就是個例子,想當初我和胖子去東北野人溝,是想撈筆橫財幫襯那些窮朋友,沒有多大追求,但自從我們在金國將軍墓里拿到一對螭璧開始,那些沒完沒了的麻煩就開始找上門來,沒少遭罪,沒少吃苦,能不缺胳膊少腿的活到今天也不容易,這期間誰身上沒添幾處疤痕?胖子的鼻子在昆侖山被削掉一塊,相都破了,虧得我們腿腳利索,又承蒙祖師爺保佑,才得以三番五次從鬼門關里闖出來,而幺妹兒她一個山里姑娘,學倒斗摸金這門營生,絕不是她的妥善歸宿。

說到這里,我轉頭看了看屋外,Shirley 楊和幺妹兒正在外廂說話,聽不到我們交談的內容,便壓低聲音對老掌柜說:“女人嘛,關鍵是嫁個好人家,我以前在部隊的戰友挺多,多半都打光棍呢,所以這事您不用發愁,全包在我身上了。前幾天我問過幺妹兒了,她不愿意出國,但是挺想去北京看看,我和胖子在北京潘家園琉璃廠都還有點面子,可以讓她到喬二爺的古玩店里工作,學些個鑒別古董的手藝,然后再嫁個可靠的男人,喜樂平安的過上一世,您也能跟著享享清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