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金盆洗手

張三爺是清末盜墓行里的老夫子,他一人掛三符,世上多稱其為張三鏈子,真名不詳,即便當初在昆侖山里任職,身子處在官面中,也僅用真姓,埋了實名。

可是張三爺的真實名諱,就連他的弟子家人也多不知道,這是為什么呢?只因他平生所為,皆是犯禁之舉,黑白兩道無不相熟,在綠林中也有他的字號。

而在民國以前,中國尚屬帝制,倘若犯了彌天大罪,就有可能誅連九族,一人犯事,他的親戚朋友都要跟著受牽連,所以綠林中人,向來不用真實姓名,只以字號、綽號相稱,即便有些人名滿期天下,但一直到死也只留綽號于世。

張三爺身上雖然積案累累,但他年輕時曾受過咸豐皇帝的封賞,更兼世情嫻熟,用倒斗得來的珍異古物結交了無數王公,官吏捕役根本不敢動他,所以門下黨徒極眾,家財不計其數,五湖四海的豪杰都愿與他結交。

有一年張三爺萌生退意,他了身知命,厭倦了俗世間的營生,打算歸隱山林、安度余生,于是廣散請柬,邀請各地的朋友們來張宅赴宴。

既是在黑道里混,就離不開控制著南七北六一十三省的卸嶺響馬,當年是官匪一家,張三爺自然也要入伙,這回明面上的金盆洗手,是拔常勝山的香頭。

當時卸嶺群盜勢力衰退,許多人并不知道三爺就是摸金校尉張三鏈子,再加上當時的那任盜魁雖然身份較高,但聲望遠遠不及張三爺,所以他這舉動,鬧得比盜魁撤伙的動靜還大,是當時綠林中的一件盛事。

那些個江湖后進,誰不想開開眼界?及到陰歷六月十五,果然賓客盈門,齊聚一堂,所到之輩,無不是江洋大盜、綠林響馬,桌椅從正堂排至大門,邊廊兩廂里也都擠滿了人,好多輩分低的人,都只能在邊上站著,沒地方入坐。

排好了坐次輩分,先要開設香堂,叩過祖師武圣真君,動起拔香大禮。其實這也就是走個過場,但俗禮總歸是不能免了,更不敢怠慢輕視,眼瞅著天上的月亮圓了,星星也差不多都出齊了,便請出卸嶺盜魁端坐正堂神位之下,兩邊司儀抬了一口香爐在堂前,里面插點了十九柱大香,插香的陣法是前三后四,左五右六,當中間插一柱獨香。

一通鑼鼓過后,行禮在即,觀禮的各路黑道人物頓時鴉雀無聲,這時由張三爺走出來,在盜魁面前行半跪之禮。當時的綠林道是入伙易、拔香難,一般人根本不敢拔香,普通的盜伙想洗手不干了,除非是親爹娘或老婆孩子出了大事,家里的主事者不得不回去,這才敢提金盆洗手的事,舵把子派人一查確實是這么回事,才能讓他拔香,否則殺無赦。雖然張三爺身份不同,可還是免不了這套過場,先要在盜魁面前陳述拔香的理由。

張三爺先稟明拔香撤伙的緣由,無非是說如今舊病纏身,又有妻兒老小牽連,難以再做殺人越貨之舉,還望祖師爺和舵把子高抬貴手,容弟子全身而退。

盜魁聽罷趕緊將張三爺扶起,賠笑道:“恭喜三哥金盆洗手,急流勇退難能可貴。世上黑白兩道哪一邊都是水深火熱,能熬到這一天可真太不容易了,有道是——風云常際會,聚散總無期,拔香撤伙,義氣留存。”

于是張三爺在盜魁的陪同下來至堂前,到香爐邊站定了,念動拔香頌子:“滿天星宿布四方,常勝高山在當中;流落江湖數十載,多蒙眾兄來照看;今日小弟要離去,肯請眾兄多寬容;小弟回去養老娘,還和眾兄命相連;來兵來將弟傳報,有火有水弟通風;下有黃土上有天,弟和眾兄一線牽;鐵錘碎牙口不開,鋼刀剜膽心不變;小弟虛言有一句,五雷擊頂家難全;遙祝魁星聚金光,常勝香火蓋昆侖,替天行道永流傳。”

綠林道上無論是誰拔香,都要念這篇頌贊詞,說自己家有老母要奉養,是取“百善孝當先”的由頭,無論攔著人家做什么,縱是有天大的借口,也不可能攔著人家盡孝道。雖然三爺自幼孤苦無父無母,可仍是要按原文念頌,絲毫不能更改,而且念頌的過程中,更不能有一字口誤差失,也不能中途停下來想詞兒,否則即被視為心中有愧、意圖不軌,周圍的群盜將會立刻上前亂刃相加,將念頌贊者剁為肉醬。

全篇頌贊詞共有一十九句,每念一句,便拔一炷大香,等張三爺的頌詞都念畢了,爐里的香也就拔完了。這時舵把子立刻對他拱手抱拳稱喜:“三哥好走,什么時候想家了,再回來喝杯水酒。”到這就算是成了禮,從此以后,張三爺與綠林道的俗務再無瓜葛。四周眾人同時上前道賀,宅院外大放鞭炮,鼓樂鳴動,下人隨即開上席來,一時間水陸橫陳,杯幌交錯,賓主俱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