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起源

金算盤聽罷心服口服,暗贊張三爺看透了世情物理,當天他就同鐵磨頭、了塵三人,辭別師門出山,做起了摸金倒斗的營生。

那時候正處在改朝換代的亂世,到處都是天災人禍,老百姓多受倒懸之苦,三人先到河南邙山開市,接連盜了幾座古墓,把墓中最值錢的明器取出來,經營古物,換錢換糧,周濟災民。他們這幾趟買賣都做得順風順水,此后的足跡所至,踏遍了山西、陜西、河南、山東諸省,不知盜發了多少山陵巨冢。

自古道“凡間事,天上做”,所以在人生世上,不論你水里火里的奔波,最后成事與否,往往都在天意。趕上大運了,撞上什么都是買賣,火焰也似的漲起來,沒有盜不成的古墓;若是時運衰退,那真是潮水也似的往下退,凡是碰著的,就全是折本的,身家性命往往都要賠在里邊。

財運有起有落,不可能總那么順利,有一年,該著金算盤他們三個人倒霉,三人看準了洛陽附近的一處古墓,于是裹糧進山,不期撞上了一場戰亂,大隊敗兵從戰場上潰退下來,敗兵勢大,趕著無數難民,鋪天蓋地般擁進山來,把金算盤師兄弟三個沖散在了山里。

了塵和鐵磨頭救了一伙災民,躲入山間古墓林中。那些難民中,有個懷孕待產的婦女,在混亂中牽動胎氣即將臨產,誰知胎兒橫生倒長,眼看臨盆難產,就要一尸兩命死在荒山野嶺。

了塵一向心腸仁善,哪里忍心看著別人當場喪命,他看出這片古墓林里,有座墳丘封樹儼然,了塵審視地脈,縱觀山形,料定墳里邊肯定有棺材泉,也就是地宮里有泉眼——在民間有種說法,把棺材涌燒滾了能夠順產。

于是了塵和鐵磨頭一商量,救人要緊,拽出旋風鏟來,飛也似的挖開墳土,區區一處土墳,哪架得住兩個摸金高手挖掘,頃刻間就見到了棺材蓋子,誰知墳土棺板里藏有銷器,二人大風大浪沒少經歷,陰溝里翻了船,鐵磨頭被機關打中罩門,當場死于非命。

了塵這才想起來,當初下山時,師傅曾千叮嚀萬囑咐——“合則生、分則死”,如今果然是應了張三爺此言,倘若有金算盤在此,他最精于五行八卦各類數術,肯定能識破棺中機關,但一念之差,鑄成大禍,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

后來金算盤來尋兩個搭檔,見鐵磨頭竟已橫尸當場,也是眼前一黑險些暈過去,只能說人莫與命爭了,跟了塵兩個嗟嘆了一回,含淚將鐵磨頭的尸體焚化了,骨灰裝到瓦罐里。

了塵和金算盤一商量,按師傅所說的“合則生、分則死”,咱們兩個今后要是再去倒斗,估計也不會有好結果,看來是不能再做摸金的勾當了。

了塵這些年來看盡了民間之苦,自道本事再大,也救濟不了億萬天下蒼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他打算掛符封金,帶著鐵磨頭的骨灰壇,去江南寺廟中出家為僧,以后伴著青燈古佛,懺悔前塵往事。

金算盤不想出家,也不想摘符,既然倒斗的事不能做了,還可以做老本行,繼續當個販貨牟利的商人,賺了錢一樣可以扶危濟貧了,于是就跟了塵說:“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咱們今日一別,將來肯定還有再見的時日,你要遇到什么麻煩需要幫襯,只管到黃河船幫里尋我就是。”

在古墓林中一別之后,金算盤果然只在黃河流域買賣貨物,他本就是商賈世家出身,行商販貨之事再熟悉不過,但天災不絕,生意也不怎么好做,加上凡是慣盜,必有癮頭,況且天下又有哪種營生有倒斗來錢快?金算盤仗著自己聰明絕頂,眼見黃河水患泛濫,餓殍遍地,所以仍在暗中做些倒斗的勾當。他清楚這是玩命之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心里也是發虛,所以每次都是謀劃周密,沒有萬全的把握絕不下手。

有一年金算盤販了一批貨物,搭了條船往下游去,當時恰逢黃河水漲,巨流滾滾而下,金算盤正在甲板上同幾位客商閑聊,忽然天地變色,天上的太陽就像沒了魂兒,白慘慘的只剩一個影子,旋即連日頭都失去了蹤影,天地間黑云四合,河面上濁霧彌漫,夾雜著豆粒大的雨點和冰雹往下落。

船老大連叫不好,天地失色,說明水府里有老龍受驚,這是黃河暴漲的征兆,趕緊將船駛向附近的碼頭。貨船冒著暴雨剛剛停住,后邊的大水就到了,只見黃河上游濁浪排空,水勢幾乎與天空相連,分不出哪里是大水,哪里是天地了。狂風中大雨、冰雹,裹著河底的泥沙,一股腦兒地傾瀉下來,整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片近似黑暗的昏黃之中,真乃是“黃河泛濫乾坤暗,波濤洪流滾滾來”。

金算盤見暴雨如注,四下里越來越黑,知道這是遇上塌天的災難了,這時候就算有天大的本領,也對抗不了黃河一怒之威。他顧不上滿船的貨物,隨著眾人跳下船來,拔足向高地上奔跑,那些逃難的人群,眾人當中有腿腳慢的,就當即被渾濁的水流卷走,死在水里的連尸首都找不回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