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車禍

回到北京之后,我們在北京的老字號美味齋中,勝利召開了第二屆代表大會。會議在胖子吃掉了三盤老上海油爆蝦之后,順利通過了去云南倒斗的決議。

胖子抹了抹嘴上的油對我說道:“我說老胡,云南可是好地方啊。我當年就被天邊飛來金絲鳥那段刺激得不輕,早就想過去會會那批燃燒著熱烈愛情火焰的少數民族少女了。”

我對胖子說道:“云南沒你想象的那么好,少數民族少女也并非個個都是花孔雀,反正以前我去云南沒見過幾個像樣的。那時候我們部隊是部署在離邊境不遠的老山,在那進行了一個月的實戰演練。那地方是哈尼族、彝族、壯族的交匯點,有好多少數民族,我看跟越南人長得也都差不多。什么五朵金花阿詩瑪的,那都是屬于影視劇里的藝術加工,當不得真的。你還是別抱太大的幻想,否則會很失望的。”

大金牙說:“怎么呢?胡爺,你去的那地方大概是山溝,當年我去云南插隊,正經見過不少漂亮的傣族景頗族妞兒。個頂個的苗條,那小腰兒,嘖嘖,簡直……這要娶回來一個,這輩子就算知足了。”

瞎子吃得差不多了,聽了我們的話,一拍桌子說道:“諸位好漢,那云南的夷女,有甚稀罕,更兼苗人中隱有蠱婆。她們所驅使的情蠱歹毒陰險,防不勝防,爾等還是少去招惹那些婆娘為好。”

大金牙點頭道:“老先生這話倒也有理,我當年去云南插隊,聽說這眾多的少數民族之中,就單是苗人最會用蠱,而且這苗人又分為花苗、青苗、黑苗等等。青苗人精通藥草蟲性,黑苗人則擅長養蠱施毒。現在黑苗已經很少了,不過萬一要是招上了苗女中的蠱婆,可真叫人頭疼。”

胖子笑道:“老金,你也太小瞧咱哥們兒的魅力了,苗女中沒有好的就算完了,只要有,我非給你嗅回來幾個不可。到時候咱們還是這地點,一人發你們一個苗蜜。”

我喝得有點多了,舌頭開始發短,鉤住胖子的肩膀笑話他:“讓那七老八十的老蠱婆,看中了胖爺您這一身膀子肉,非他娘的把你的臭皮剝下來繃鼓不可。咱們這次去的那地方是白族最多,白族姑娘可好啊,長得白。”

Shirley 楊今天的食欲也不錯,從她祖上半截算的話,她老家應該在江浙一帶,所以這家飯店的淮揚菜式很合她的口味。她見我和胖子與大金牙等人在一起,再加上個瞎子,說來說去,話題始終離不開云南的少數民族少女,最后實在忍無可忍了,輕咳了一聲。

經過Shirley 楊一提醒,我這才想起來,還有正經事要說,酒意減了三分,便舉起酒杯對眾人說道:“同志們,明天我跟胖子、Shirley 楊就要啟程開拔,前往云南。這一去山高路遠,這一去槍如林彈如雨,這一去革命重擔挑肩頭,也不知幾時才能回來。不過男子漢大丈夫,理應志在四方,騎馬挎槍走天下。高爾基說,愚蠢的海鴨是不配享受戰斗的樂趣的。毛主席說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此刻良宵美酒當前,咱們現在能歡聚在一起,就應該珍惜這每一分每一秒,等我們凱旋之時,咱們再重擺宴席,舉杯贊英雄。”

眾人也都同時舉起酒杯,為了祝我們一路順利碰杯。大金牙飲盡了杯中酒,一把握住我的手說道:“胡爺,老哥真想跟你們去云南,可是這身子骨經不起折騰,去了也給你們添累贅。你剛才那一番話,說得我直想掉眼淚,要不我給你們唱段《十送紅軍》怎么樣?”

我心中也很是感動,對大金牙說:“金爺說這話,可就顯得咱們兄弟之間生分了。我們去云南,多虧了你在后方置辦裝備,這就是我們成功的保障啊。你盡管放心,倒出來的明器,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大金牙把買到的與沒買到的裝備跟我說了一下,我跟大金牙還有Shirley 楊三人,商量著都需要帶什么東西。一邊的胖子與瞎子也沒閑著,不斷騷擾飯店中一個漂亮女服務員,非要給人家算命。出發前的一夜,就在喧鬧之中度過。

第二天大金牙與瞎子把我們送到火車站,雙方各道保重,隨著火車的隆隆開動,就此作別。

我和Shirley 楊、胖子三人,乘火車南下,抵達昆明。先在昆明住了三天,這三天之中有很多事要做。我按照大金牙給的聯系地址,找到了潭華寺附近的迎溪村,這里住著一個大金牙插隊時的革命戰友,他與大金牙始終保持著生意上的聯系。在他的協助下,我買到了三支精仿六四式手槍,槍身上還有著正式的編號,是緬甸兵工廠仿中國制式手槍造的,然后又流入中國境內。從制造工藝上看,算得上是出口轉內銷了。那溪谷深處,杳無人蹤,要是有什么傷人的野獸,沒有槍械防身,頗為不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