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蝴蝶行動

那位茶葉販子已經一早就趕路做生意去了,我們洗漱之后,發現老板娘已經給我們準備了不少干糧,還有防蟲的草藥,又讓孔雀給我們帶路,領我們前往遮龍山下的洞口,那里有片不小的竹林,可以伐幾根大竹扎個竹排。

我們再三感謝老板娘,帶著家伙進了彩云客棧后邊的林子。這附近的主要樹種以毛葉坡壘①居多,其次是香果樹和大杜鵑,也有少量銀葉桂,只有一塊比平地低的凹坑生長了一片翠色沁人的大竹,進入遮龍山的水路也離這里不遠。

我看明了地點,就把孔雀打發回家,免得她嫂子在家等得著急。胖子問我說:“老胡,不如讓這小阿妹給咱們做向導如何,她又能歌善舞,咱們這一路上也不寂寞。”

我對胖子說還是算了吧,咱們這又不是去觀光旅游的,我有種預感,這次不會太順利,總覺得那蟲谷中的獻王墓里隱藏著什么巨大的危險,免不了要有些大的動作,別說這小女孩,就是換作別的向導,咱們也一概不需要,有人皮地圖參考就足夠了,人去多了反而麻煩。

胖子點頭道:“言之有理,別讓獻王那只老粽子嚇到了小阿妹,而且有外人在場,拿起明器來也不方便。只有咱們三人,那就敞開了折騰吧,趁早了卻了這件大事,然后咱們再好好來云南玩上一回。”

Shirley 楊對我和胖子說道:“天上的云越來越厚,怕是要變天了,咱們快動手扎排吧,爭取趕在下雨前進山。”

當下我們再不多耽,我和胖子拎著砍刀,各去找肥大的竹子砍伐,Shirley 楊則負責用刀把竹子的枝干削掉,三人分工合作,進展得極快。

以前在內蒙大興安嶺插隊的時候,我和胖子都在林場幫過工,沒有公路和汽車可以運輸原木,都是一根根放進河里順流送到下游。在福建有些水路縱橫、交通不便的地方,也有放排的,所以這些活對我們來講并不陌生。

如果竹排需要長年累月地使用,做起來會相當麻煩,需要把竹子用熱油先燙過才可以作為原料,另外還有一些別的附加工藝,而我們只需要臨時使用一兩次,所以完全免去了那些不必要的麻煩。

Shirley 楊到山洞中探了一下水路的深淺和流量,估計運載我們三人加上所有裝備,只需要六根人腿粗細的大竹便夠。

經過這一番忙碌,終于扎成了一個不大的竹排,用繩索拖進山洞,前腳進去,后腳外邊就雷聲隆隆下起了陣雨。

這是個石灰巖山洞,一進洞往斜下方走上十幾步,就可以看到腳下是條河流,不過與其說是河,不如說是深溪更合適,比地面低了將近一米,水深約有三米多,水流很緩,可能是瀾滄江的一條支流,前一半隱于地下,直到山洞中地形偏低才顯露出來。

洞穴很寬,我用狼眼向黑暗的山洞深處照了一下,里面的高低落差很大,寬闊處可以開坦克,低矮處僅有一米多高,有很多千年以上形成的溶巖,都是千奇百怪的。這還只是山洞入口處,里面的環境還會更加復雜,看來如果想放排從洞中穿過,在有些地段需要趴著才能通過。除了水流潺潺的聲響,整個山洞異常安靜,外邊的雨聲雷聲,在這里一點也聽不到,像是個完全與世隔絕的地下世界。

我們把竹排推入水中,我立刻跳了上去,用竹竿從竹排前插進水里,固定住竹排,防止它被水流沖遠。Shirley 楊隨后也一躍而上,我看她上來,便向前走了幾步,Shirley 楊同時退到竹排末端,保持住平衡。

然后胖子把我們的三個裝滿裝備的大登山包和兩支捕蟲網,一個接一個扔了上來,自己也隨后跳到中間。他這一上來,整個竹排都跟著往下一沉,Shirley 楊趕緊把三個登山包中的兩個拽到她所在的竹筏末端,我把另一個包拽到了自己腳下,這樣一來,暫時平衡了。

在竹排上我們做最后的準備工作。由于山洞里有很多倒懸的鐘乳石和石筍,為了避免撞破了頭,我們都把登山頭盔戴上,頭盔上有戰術射燈,可以用六到八個小時。

最后我把強光探照燈在竹排前端支了起來,這種強光探照燈要消耗很多能源,不能長時間使用,每隔一兩分鐘打開一次,以便確認前邊山洞的狀況。

胖子橫端一根竹竿,坐在中間保持平衡,見我在前邊安裝探照燈,裝了半天也沒裝完,忍不住問道:“怎么著老胡,咱們今天還走不走了?我都等不急要去掏那獻王老兒的明器了。”

我還差兩個固定栓沒裝完,回頭對胖子說道:“催什么催,那獻王墓就在蟲谷里面,晚去個幾分鐘,它還能長腿跑了不成?”

在后端的Shirley 楊對我和胖子說道:“我說你們兩個人別吵了。我有個提議,美國人習慣給每次軍事行動都安上一個行動代號,咱們這次去倒獻王的斗,不如也取個行動代號。當然這樣做并非沒什么意義,可以顯得咱們更加有計劃性和目的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