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倒懸

容不得我們多想,水流已經把竹筏沖向了山洞中的獸門,懸在半空的天然石珠位置極低,我們趕緊俯下身,緊緊貼在竹筏上躲過中間的石珠。

就在竹筏即將漂入里面的時候,竹筏前端的強光探照燈閃了兩閃,就再也亮不起來了,大概是由于連續使用的時間過長,電池的電力用光了。

我心道:“糟糕,偏趕在這時候耗盡了電池,那前邊的山洞十分詭異,在這里大意不得,必須先換了電池再說,免得進去之后撞到石頭上翻船。”

我對后面的胖子與Shirley 楊舉起拳頭,做了個停止的手勢,讓他們二人協助我把竹筏停在洞口,然后將手中的竹竿當作剎車插進水里,將竹筏停了下來,好在這里水流緩慢,否則只憑一根竹竿還真撐不住這整只竹筏的重量。

我給強光探照燈更換了電池,使它重新亮了起來,在橘黃色強光光柱的照射下,只見那溶巖形成的天然獸頭,宛如一只奇形怪狀的龍頭,其形狀已經模糊,無法看出是否有人為加工過的痕跡。

胖子在后邊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他們已經取掉了平衡竿,于是我也把前端的竹竿從水中抽出,竹筏隨著水流,從這模樣古怪丑惡的龍口中駛進了山洞。

這段河道極窄,卻很深,筆直向前,我們用竹竿戳打洞壁的石頭,使竹筏速度減慢,仔細觀察頭下腳上倒吊在洞中的石人俑。

這些石人俑全部倒背著雙手,擺出一個被捆綁的姿勢,由于地下環境的潮濕陰冷,石俑表面已經呈現灰褐色,五官輪廓完全模糊,似乎是在表面上長滿了一層“燘”①。

從外形上,基本上辨不出石人俑的男女相貌,僅從身材上看,有高有矮,胖瘦不等,似乎除了壯年人之外,其中還有一些尚未長成的少年,而且并非按制式統一標準,完全不同于秦漢時期陪葬的人俑,都是軍士和百戲俑。

洞穴頂上,有綠跡斑斕的銅鏈把這些石人俑懸吊在兩邊,有些鏈條已經脫落,還有些是空的,可能年深日久,不少石人俑已經掉進了水里。一具具石俑就如同吊死鬼一樣,懸掛在距離水面不到一尺的地方,在這漆黑幽暗的山洞里,突然見到這些家伙,如何不讓人心驚。

Shirley 楊讓我們先把竹筏停下,水道邊,有一具從銅鏈上脫落掉在地上的石人俑,Shirley 楊指著那石人俑說:“這些石俑雖然外形模糊,但是從發服輪廓上看,有一點像是漢代的。我下去看看。”說著把自己登山盔的頭燈光圈調節得更加聚集,便跳下竹筏,蹲下身去觀看地上那具石人俑。

我提醒Shirley 楊道:“戴上手套,小心這上面有細菌,被細菌感染了,即便是做上一萬次人工呼吸也沒救了。”

Shirley 楊擺了擺手,讓我和胖子不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她好像在石人俑上找到了什么東西,當下戴上膠皮手套,用傘兵刀在石人俑身上刮了兩刮,然后倒轉傘兵刀舉到眼前看了一眼,用鼻子輕輕一嗅,轉頭對我們說道:“這人形俑好像并不是石頭造的。”

胖子奇道:“不是石頭的?那難道還是泥捏的不成?”

我想到在瀾滄江邊公路上的一幕,坐在竹筏上對Shirley 楊說:“這么說是活人做的?你用刀切開一部分,看看人俑里面是什么。那張人皮地圖中記載得很明確,獻王墓附近有若干處殉葬坑,但是沒有標注具體位置是在哪里,說不定這個龍口洞,正是其中的一處殉葬坑。”

Shirley 楊用傘兵刀把人俑腿上割下來一小塊,果然和在公路上看到的一樣,人俑外皮雖然堅韌,但是只有一層薄薄的殼,里面全是腐爛了的死蛆。Shirley 楊見了那些干蛆,不禁皺起眉頭,又用傘兵刀在人俑胸前扎了兩個窟窿,里面也是一樣,滿滿的盡是死蟲和蟲卵。

Shirley 楊對我和胖子說道:“看來也不是殉葬坑,但是可以肯定這些人俑都是用活人做的,而且一定和獻王有關。這應該就是獻王時期,在滇南古老邪惡而又臭名昭著的痋術。”

這里除了百余具人俑與鎖鏈之外,就全是洞中嶙峋突兀的異形山巖,沒有再發現多余的東西,于是Shirley 楊回到竹筏上,我們繼續順著山洞中的河道慢慢前進。

我邊控制竹筏行駛,邊問Shirley 楊從什么地方可以看出來這些人俑是用活人做的,又怎么能確定和獻王的痋術有關。

在來云南的路上,為了多掌握一些情報,Shirley 楊沒少下功夫,出發前在北京把凡是能找到的歷史資料都找了個遍,一路上不停地看。歐洲有位學者曾經說過,每一個墓碑下都是一部長篇小說,而在一些歷史上重要的人物墓中,更是包含了大量當時的歷史信息。王墓可以說是當時社會經濟、文化、宗教等方面的結晶體,對這些歷史資料了解得越多,倒起斗來便越是得心應手,所以歷史上最出類拔萃的盜墓賊,都無一例外是博古通今的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