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穿過高山 越過河流

鐵葉子的摩擦聲像一波接一波的潮水,不斷撲向我們腳下的竹筏,竹筏雖然綁得結實,卻也架不住這群餓鬼托生的刀齒蝰魚來啃。

我們情急之下,只好掄起工兵鏟去剁游近的魚群。我一鏟揮進水中,工兵鏟就被瘋狗一樣的刀齒蝰魚咬住,我急忙抬手把咬住工兵鏟的那兩條刀齒蝰魚甩脫,低頭一看不由得冷汗直流,工兵鏟精鋼的鏟刃上,竟然被咬出了幾排交錯的牙印。

然而這只是當先游過來的數尾刀齒蝰魚,更多的魚群正在后邊洶涌而來,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我們的竹排在幾十秒鐘之內,就會被大批刀齒蝰魚咬成碎片。

但是竹筏的位置距離蘑菇巖大山洞的出口尚有十幾米的距離,現在已經被刀齒蝰魚完全包圍,根本沒法劃水。這最后的十幾米,真如同地獄般漫長遙遠,恐怕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抵達了。

胖子焦急地喊道:“這回咱們真要玩完了,我他媽的可不想當魚食,老胡你手槍里還有子彈嗎,快給我心窩子來上一槍,我寧可被槍打死,也好過被這食人魚活活啃死。”

我這時也有點麻爪了,咬著牙對胖子說道:“好,就這么辦了,我先一槍打死你,然后我再開槍自殺,咱們絕不能活著落在敵人手里。”

就在這生死系于一線的關頭,Shirley 楊忽然鎮定自若地對我們說:“看你們兩個家伙沒出息的樣子,平日里口若懸河,千般的兇惡,萬種的強橫,普天之下都沒有能被你們放在眼里的事物。如今還沒過遮龍山,遇到這么點困境就想自殺,看你們回去之后,還有何面目同天下人說長道短。現在你們全部聽我指揮!”

說罷Shirley 楊舉起手槍,對準水中刀齒蝰魚密集處,連開數槍,河水瞬間被魚血染紅,四周的刀齒蝰魚見到鮮血,根本不管是同類的還是什么,狂撲過去撕咬受傷的刀齒蝰魚,竹筏即將被咬碎的危機稍稍得以緩解。

Shirley 楊顧不得再把手槍放回去,直接松手,任由那支六四式落入水中,這時早把那飛虎爪遠遠地對準山洞出口的白云蘑菇巖擲了出去,飛虎爪的鋼索在蘑菇巖上纏了三圈,爪頭緊緊扣住巖石。

Shirley 楊讓我和胖子拽著飛虎爪的鋼索,把竹筏快速扯向洞口處的岸邊,在三人的拉扯下,竹筏的速度比剛才用工兵鏟亂劃快了數倍。在距離尚有五六米的地方,胖子就開始把放滿裝備的地質登山包連那兩柄捕蟲網一個接一個地先扔到岸邊。每個包都有四五十斤的分量,減少一個竹筏就輕快一些,速度也隨之越來越快。

這時鐵葉子的摩擦聲大作,大群刀齒蝰魚已經如附骨之蛆般地蜂擁趕來,我們再也不敢繼續留在竹筏上,立刻躍上岸邊的蘑菇巖,甫一落腳,身后綁縛竹筏的繩索即告斷裂,整個竹筏散了架,一根根地飄在水中,損壞了的強光探照燈也隨之沉沒。

刀齒蝰魚啃凈了附著在竹子上的水彘蜂,仍舊在附近游蕩徘徊不肯離去,我看著在水中翻翻滾滾的魚群,不禁長出一口氣,總算沒變成魚食,否則還沒見到獻王墓就先屈死在這山洞里了。

身邊的胖子忽然大叫一聲:“哎喲,不好,背包掉進河里去了。”

我順勢一看,也是一驚,剛才把三個大背囊都扔在岸邊,還沒來得及拖上來,第一個扔過去的背包,由于距離遠了,落在水邊,背包里的東西沉重,岸邊的碎石支撐不住,掉進了河水中。那里無處立足,想把背包撈回來,就必須下水,眼看著那大背包就要被水流沖走,而河中的大群刀齒蝰魚就伺候在左近。

我們出發時曾把所有的裝備器械歸類,這個背包里面裝的是丙烷噴射瓶,可以配合打火機,發射三到兩次火焰,由于不太容易買到,所以只搞來這一瓶,準備倒斗的時候才裝備上,以防不測。而且包中還有六瓶水壺大小的可充填式氧氣瓶,還有標尺潛水鏡和呼吸器,這些都是倒那座建在湖中的獻王斗不可缺少的水下裝備,就是由于背包里有不少充滿各種氣體的設備,所以一時還未沉入水底。

這個背包如果失落了,我們就可以趁早夾著尾巴鳴金收兵,打道回府了。Shirley 楊見此情景,也是心急如焚,想用飛虎爪把背包鉤回來,而那飛虎爪還死死纏在蘑菇巖上,一時無法解脫。

我知道若再延遲,這些裝備就會被水沖得不知去向,手中只有工兵鏟,見岸邊巖石的反斜面上有條裂縫,也不多想就把工兵鏟當作巖楔,將整個鏟刃豎起來插進巖縫,再橫向一用力,工兵鏟就卡在了巖石的裂縫中,伸手一試,覺得甚為牢固,便把整個身體懸掛在河面上,一手抓住工兵鏟的三角把手,另一只手伸進水中去抓住剛好從上面漂過來的背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