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鬼信號

自從離開部隊之后,我經常發噩夢,要不整晚整晚地失眠,在北京做起古玩生意之后,精神上有了寄托,這才慢慢好轉,一倒下就著,不睡夠了雷打不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被人輕輕推醒。

我雖然困乏,心中卻隱隱覺得有一絲不安,此刻被人一推,立刻醒了過來。這時天空上厚重的云層已經移開,清冷的月光灑將下來,把我喚醒的人正是Shirley 楊。Shirley 楊見我睜開眼,立刻把手指放在自己唇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我不要大聲說話。

我看了看四周,胖子仍然在睡袋里睡得跟死豬一樣,我身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張薄毯。這時我的大腦剛剛從深度睡眠中醒過來,還有點不大好使,但是隨即明白了,有情況。

只見Shirley 楊已經把六四式手槍握在了手中,用另一只手指了指那兩株纏在一起的夫妻樹,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讓我仔細聽那樹中的聲音。

我立刻翻身坐起,側耳去聽,雖然我沒有鷓鴣哨那種犬守夜的順風耳功夫,但是在這寂靜無比的森林中,離那大樹又近,清楚地聽到樹內傳來緊一陣慢一陣的輕輕敲擊聲。

那聲音不大,卻在黑夜中顯得甚是詭異,完全不成節奏,是什么東西發出來的?絕對不是啄木鳥,而且那聲音是從上邊的樹干中傳來的,難道樹里有什么東西?

想到這我不免有些許緊張,傳說獻王墓周邊設有陪陵和殉葬坑,還有那些倒懸著做“痋引”的人俑,天知道這片老林子里還有什么邪性的東西。

我沒敢出聲,慢慢把“劍威”步槍的槍栓向后拉開,又把攜行袋掛在身上。攜行袋中有僻邪鎮尸的黑驢蹄子,還有捆尸索、糯米等物,不論是什么情況,有這些東西,都可以同它斗上一斗。

這時那沉悶的敲擊聲又一次響起,像是水滴,又像是用手指點擊鐵板,時快時慢。我向那聲音的來源處看去,視線都被樹上的枝葉遮擋住了,看不清楚上面的情況,月光夾雜在枝杈間閃爍不定,更顯得上面鬼氣逼人。

Shirley 楊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剛才你睡著了,我靜下心來才聽到這聲音,好像樹中有什么人……”

我也低聲問道:“人?你怎么肯定就不是動物?”

Shirley 楊說:“這聲音微小怪異,而且沒有規則,我開始也以為是動物發出的,但是剛剛仔細一聽,從中聽出了一小段摩斯通訊碼的信號,然而這個信號只出現了一遍,后邊就開始變得不太規律了,也許是因為信號聲比較小,我極有可能漏聽了一部分。”

我一頭霧水,但是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我小聲對Shirley 楊說:“摩斯碼?就是那個只有長短兩個信號的國際電碼?你聽到的是什么內容?”

Shirley 楊說:“三短三長三短,也就是嘀嘀嘀、嗒嗒嗒、嘀嘀嘀,翻譯出來便是國際通用的求救信號——SOS。”

我對Shirley 楊說:“你別是在自己嚇自己吧,這摩斯碼雖然在世界上普及得最廣,但是畢竟是用英文壓碼的密電碼。這片林子除了民國那陣子瞎子等人來過,再就是有幾個采石頭的工人來過,他們也只是出于好奇心,穿過山洞,進來在森林邊轉了轉就回去了。當地人非常迷信,是不敢來這遮龍山后的森林的,因為他們怕撞到鬼……鬼。”

我說到最后一個字,自己也覺得不太吉利,急忙啐了一口,心中默念道:“百無禁忌。”

Shirley 楊對我一擺手,讓我不要說話,再仔細聽,那聲音又從樹中傳了出來,這回聽得真切,有短有長,果真是三短三長再加三短,短的急促,長的沉重。

這時Shirley 楊已經把狼眼從包中取了出來:“我到樹上去看看。”

我一把拉住她說:“去不得,你看空中的月色泛紅,林中妖霧漸濃,樹里必定是有死人,這聲音就是傳說中的鬼信號。”

Shirley 楊問道:“什么是鬼信號?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我對Shirley 楊說道:“你有所不知,部隊里一直都有這種傳說,有些邊遠山區駐防的部隊,經常在電臺里收到莫名其妙的信號,這些信號斷斷續續,有求救的,還有警告的,總之內容千奇百怪。部隊接到這樣的電波,會以為是有遇難者在求援,多半都會派人去電波信號來源的地方進行搜索,但是去了的人就再也回不來了,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那些鬼魅般的信號,也就隨即消失不見,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勾魂信號。”

Shirley 楊已經把登山頭盔戴到了頭上,對我說道:“這種捕風捉影的謠傳,又怎作得準?這里已經進入了獻王墓的范圍,所以任何不尋常的狀況,都可能會與獻王墓有關,我們必須查個水落石出。再說萬一真是有被困住的人在求救,總不能見死不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