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升官發財

世界上沒有平白無故的愛,也沒有平白無故的恨,天空也不會無緣無故地突然在白天如此打雷,不吉祥的空氣中,仿佛正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變化。

除了陰云縫隙間的閃電,四周已經暗不辨物,我只好又把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重新打亮。正待到樹冠的另一端去看個究竟,卻發現準備和我一起開棺的胖子蹤影不見,我忙問Shirley 楊:“你見到小胖了嗎?”

Shirley 楊聳了聳肩,我們急忙四下里尋找,這么個大活人,怎么一眨眼的工夫說沒就沒了?四下一點動靜都沒有,我轉頭一看,發現玉棺旁有只鞋,不是別人的,正是胖子穿的。

這時從那完全封閉的玉棺內部,忽然傳來了幾聲砰砰砰的敲擊,在我與Shirley 楊聽來,這聲響簡直比天上的炸雷還要驚心動魄。

我這時候顧不上害怕,招呼Shirley 楊趕快幫忙動手開棺救人。胖子這家伙怎么跑到玉棺里面去了,莫非是摸金的反被玉棺里的粽子給摸了進去?可這玉棺的縫隙都用石蠟封得死死的,除了那幾處小小的裂紋,再沒有別的開口,胖子那么大個,是怎么進到里面去的?這簡直就是反物質現象。

Shirley 楊卻比較慎重:“別急,先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咱們現在還不能確定玉棺里面的動靜就一定是胖子發出的。”

我對Shirley 楊說:“能不急嗎,再不動手黃花菜都涼了,你要是害怕我就自己單干,說什么也得把胖子掏出來!”

我說完也不管Shirley 楊是否同意,把防毒面具扣到臉上,挽起袖子就去抽動玉棺的蓋子。那玉棺合得甚嚴,急切間難以開啟,只好又讓Shirley 楊用傘兵刀將棺蓋縫隙中粘合的石蠟清除。只聽玉棺中發出的敲擊聲,時有時無,慢慢地就沒了動靜。

我手忙腳亂出了一身冷汗,見忽然沒了動靜,心想胖子多半是玩完了,已經哏屁朝涼賣拔糖①去了。正自焦急之時,忽然腳脖子一緊,被人用手抓住,我出于本能舉起登山鎬,回手就想擊下,卻聽有人在后邊說道:“胡司令,看在黨國的分上,你趕緊拉兄弟一把。這樹上有個大窟窿……可他媽摔死老子了。”

我回頭一看,說話的正是胖子,他正掙扎著從我身后的一個樹洞中往外鉆,我趕緊伸出手,把胖子扯了上來。這樹洞口長滿了各種茂密的寄生植物,就像是個天然的陷阱,如果不踩到上面,根本就無法發現。

原來在我們剛準備動手“升官發財”之時,胖子被天空忽然傳來的雷聲嚇了一跳,不自覺地往后退了一步,沒想到一腳踏空,掉了下去,聲音又被當時的雷聲所掩蓋,所以我們都沒有察覺到。

我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那口玉棺,如果不是胖子在棺里敲打發出響動,那會是誰?難道這世上還真有在白天也能活動的僵尸不成?

Shirley 楊見胖子爬了回來,便問胖子樹洞里有些什么。胖子說那里邊黑咕隆咚,好像有好多骨頭和藤條,不過也沒敢細看,那樹洞里邊別提有多臭了,嗆得腦門子疼。

Shirley 楊對我和胖子說:“你們倆過來這邊看看。C型運輸機的機組成員也許并沒有全部跳傘逃生,至少有一個人是死在了這里,他的尸骨就在這口玉棺下壓著。這玉棺下邊有可能和胖子掉落下的樹洞相連。”

我聽她說的話大有蹊蹺,便踩著玉棺蓋子來到另一端,正如Shirley 楊說的一樣,玉棺的墓床前角壓著一只人手。這只手的手心朝下,并沒有腐爛成為白骨,而是完全干枯。黑褐色的干皮包著骨頭,肌肉和水分都沒有了,四指緊緊插進了玉棺下的樹身,想是死前經過了一番漫長而又痛苦的掙扎,手骨的拇指按著一只小小的雙頭夾。

我一頭霧水,徹底糊涂了,這是只死人的手,看這樣子有具尸體被壓在棺下,他究竟是誰?又是怎么被壓在下邊的?玉棺里的響聲又是怎么回事?

Shirley 楊說這種雙頭夾,在盟軍反攻諾曼底的時候,作為相互間聯絡的簡易工具使用,可以發出輕重兩種聲響,最早是在82師與101傘兵師中使用,倒的確可以發出摩斯碼信號。

我和胖子聽了這話,多少摸著點頭緒,難道說,這是有一個死在棺下的亡魂想要和我們取得聯絡?

只聽Shirley 楊對我們說:“這只手臂上露出一截衣袖的臂章,是二戰時美國空軍的制服,還有這種雙頭夾,中國是沒有的。我推測這玉棺里有某種……危險的東西,而且棺下是個樹洞,相互連通,吞噬經過附近的生命。昨天晚上,這被玉棺害死的飛行員亡靈向咱們發出警告信號,不想讓咱們重蹈他的覆轍。”

我對Shirley 楊說:“昨天夜里亂成一鍋粥,也不知警告咱們什么?難道是說這棺里有鬼,想害咱們三人不成?那為什么咱們什么也沒察覺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