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絕對包圍

我們面前呈現出的諸般事物,好像是一條不斷延伸向下的階梯,一個接一個,引誘著我們走向無底深淵。夜晚老樹中傳來的“鬼信號”,美國空軍C型運輸機殘骸,然后是飛機下的玉棺,棺中的老者尸體,還有那條被剝了皮的痋蟒,它尸體上生出的紅色肉線,生長到了棺底,而那種特殊桐木制成的棺底,就像是一層厚厚的柔軟樹膠,任由紅色肉線從中穿過,也不會泄漏一滴玉棺中的積液。

老榕樹樹身中的大洞也不知填了多少禽獸人體的干尸,這些干尸無一例外,全被從玉棺中生長出來的紅色血脈細線纏繞,這些血脈最后都扎進動物和人類尸體的七竅中,好像把它們的鮮血活生生地吸干,再傳導至玉棺中。所以玉棺中的積液是一種通過轉換形成的防腐液,用鮮活的血液維持著棺中尸體的不腐。

在樹窟中最上邊的尸骨,是一個身穿翻毛領空軍夾克的飛行員,雖然早已成了枯骨,卻仍舊保持著臨死一瞬間的姿態,一只手從玉棺下探了出去——就是我們先前看到握著雙頭夾的那只手骨。他似乎是被那些紅色肉線扯進了樹洞,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還在繼續掙扎,一只手剛好抓住了玉棺下邊的樹干,但是他只能到此為止了,在他把手從腐爛的樹木中探出的時候,那些吸血的紅色肉線已經鉆進了他的口鼻和耳中……

這一切已經很明顯了,這里正是獻王墓的陪陵,安葬著一位獻王手下的大祭司,他利用痋術,將一條蟒剝了皮同自己的尸身一起斂在玉棺中。這兩株老樹本身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相對獨立的生態系統,附近的很多動物,都成了這口玉棺的“肥料”。

遮龍山下的夫妻老樹,雖然不是風水穴位,但是可以推斷,是安葬獻王那條水龍身上的一個“爛骨穴”。所謂爛骨穴,即是陰不交陽,陽不及陰,界合不明,形勢模糊,氣脈散漫不聚。行于穴位地下的氣息為陰,溢于其表的氣脈為陽,叢林中潮氣濕熱極大,地上與地下差別并不明顯,是謂之“陰陽不明”。此處地脈氣息無止無聚,又無生水攔截,安葬在這里,難以蔭福子孫后代,僅僅能夠尸解骨爛,故此才稱作“爛骨葬”,或“腐尸埋”。

然而這以樹為墳的方式,卻改了這里的格局,又有痋蟒在棺中掠取周邊生物的血髓,完全維持了尸體不腐不爛,由此可見這位大祭司,生前也是個通曉陰陽之術的高人。這種詭異得完全超乎常規的辦法,不是常人所能想到的。

若不是美國空軍的C型運輸機把樹身撞裂,讓這口玉棺從中露了出來,又有誰會想到,這樹身就是個天然的套槨,里面竟然還裝著一具棺材,這只能歸結為天數使然,該著被我等撞上。

不過最后只剩下一件事難以明白,如果說這玉棺會殘殺附近的生物,這兩株老榕樹中已經聚集了不知多少冤魂,那為什么我們始終沒有受到襲擊。

胖子抱著裝了四五件祭器的鹿皮囊,志得意滿:“老胡我看你是被敵人嚇破膽了,管他那么多做什么,若依了我,一把火將這鬼樹燒個干凈,來個三光政策——燒光、殺光、搶光。”

Shirley 楊看得比較仔細,想在玉棺中找些文字圖形之類的線索,最后看到被擺在一旁的玉棺蓋子內側,上面也有許多日月星辰、人獸動物以及各種奇特的標記,Shirley 楊只看了片刻就立時反應過來,問我們道:“今天是陰歷多少?這痋蟒不管是不是魂所化,它至少是借著茛木和肉蛆,寄生出來的潛伏性菌類植物,類似食人草,并不是每時每刻都活動,和森林中大多數動物一樣,夜晚睡眠,白晝活動獵食,每月陰歷十五前后是最活躍的一段時間……”

胖子掐指算道:“初一……十五……十五……二十,今天是十幾還真想不起來了……不過記得昨天晚上的月亮大得瘆人,又圓又紅……”

這時天空鉛云濃重,但是雷聲已經止歇,樹林中一片寂靜,仿佛只剩下我們三人的呼吸和心跳聲,胖子話音一落,我們同時想到,昨夜月明如畫,今天即便不是陰歷十五,也是十六。

Shirley 楊忽然抽出傘兵刀,指著我身后叫道:“小心你后邊!”

沒等回頭,我先把手中的登山鎬向后砍了出去,頓時有三條已經伸到我身體上的紅線被斬到樹身上斷為六截,斷的地方立時流出黑紅色的液體。三節短的落在樹冠上,隨即收縮枯萎,另外從樹洞里鉆出來的那三截斷面隨即愈合,分頭卷了過來。

我順勢四下一望,見到整株大樹的樹身上,有無數紅色肉線正在緩緩移動,已經把我們的退路切斷了,像是一條條紅色的細細水脈。Shirley 楊和胖子正各用手中的器械,斬斷無數蠕動著的紅色肉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