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在蟾之口

鎮陵譜的浮雕中,最高處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月城、角樓、內城、瘞碑、闕臺、神墻、碑亭、祭殿、靈臺等建筑一應俱全。后邊的山川都是遠景,宮殿下沒有山丘基石,而是數道霞光虹影,凌空步煙,四周有飛龍纏護,顯出一派超凡脫俗的神仙樓閣風采。

再下邊,表現的是玄宮下的神道。神道兩邊山嶺綿延,高聳的山峰森森然危危然,襯托得空中樓閣更加威嚴,這條神道應該就是那條名為蟲谷的溪谷了。

胖子看罷笑道:“獻王老兒想做神仙想瘋了,連墓都造得如同玉皇大帝的天宮,還他媽在天上蓋樓,不如直接埋到月球上多好。”

Shirley 楊說:“所有的線索都說王墓在水龍暈中,即便那水龍暈再神奇,我也不相信這世界上存在違背物理原則的場所。這鎮陵譜背面的雕刻,一定是經過了藝術加工,或是另有所指。”

我對Shirley 楊和胖子說:“所謂的水龍,不過就是指流量大的瀑布;那種暈,就是水汽升騰產生的霓虹,有形無質,所以被古人視做仙人橋,不可能在上面建造建筑物。咱們看到的這座宮殿雕刻,應該不是王墓,而是王墓的地面祭祀設施,叫作明樓。按秦漢制,王墓的地宮應該在這座明樓地下十丈以下的地方,這種傳統一直被保留到清末。”

Shirley 楊問我道:“如果是祭祀明樓,也就是說,獻王死后,每隔一段特定的時間,便會有人進到明樓中舉行祭拜的儀式,可是據人皮地圖上的記載,王墓四周設有長久不散的有毒瘴氣,外人無法進入,那祭拜獻王的人又是從哪進去的?難道說還有一條秘道,可以穿過毒霧?”

山谷中瘴氣產生的原因不外乎兩種,一種是由于地形地勢的緣故,深山幽谷,空氣不流通,加上過于潮濕,腐爛的動植物混雜在其中,就會產生有毒的瘴氣。

還有另一種,可能是在王墓完工,獻王入斂之后,利用了蟲谷中低凹的地形,在深處不通風的地方,種植特殊的植物,這些植物本身就帶毒,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道拱衛王墓的屏障。不過也不一定是有毒植物,秦漢時期,從硫化汞中提煉水銀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也有可能是在附近放置了大量的汞,時間一久,汞揮發在空氣中形成毒氣。只是這種可能性不大,即使山谷中空氣再不流通,畢竟也是暴露的空間,總有散去的一日,除非建造獻王墓的工匠們另有辦法。

三人商議了一番,又取出瞎子那張人皮地圖進行對照,發現人皮地圖比鎮陵譜少了一點東西,鎮陵譜背面的石刻上,在溪谷中的一處地方,刻著一只奇形怪狀的蟾蜍,蟾蜍嘴大張著;靠近獻王墓的地方,也有只對稱的蟾蜍,同樣張著大嘴。

而在人皮地圖上只有溪谷中的這一只蟾蜍,而且蟾蜍的嘴是閉著的。繪制人皮地圖給滇王的人,對瘴霧之后的情形一無所知,只大致標準了外圍的一些特征,很顯然獻王墓內部的情況屬于絕對機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知道。

這個小小的區別,如果不留意的話,很難察覺到,因為鎮陵譜與人皮地圖上,都有很多珍禽異獸,這些動物并不見得真實存在于獻王墓附近,有些只是象征性的意義。這和古時人們的世界觀有關系,就如同有些古代地圖,用龍代表河流、用靈龜表示雄偉的山峰一樣。

這只蟾蜍很不起眼,說是蟾蜍似乎都不太準確,形狀雖然像,但是姿勢絕對不像。面目十分可憎,腹部圓鼓,下肢著地,前肢作推門狀,舉在胸前,高舉著頭,雙眼圓瞪,好像是死不瞑目一樣,鼻孔上翻朝天,一張怪嘴大得和身體不成比例。

我指著鎮陵譜上的蟾蜍說:“這一里一外兩只蟾蜍完全對稱,整個圖中,谷內谷外對稱的地方,只有這一處,很可能就是祭祀時從地下穿過毒瘴的通道,蟾蜍的怪嘴,應該就是大門。人皮地圖上只標有一只,那是繪圖的人不知道內部的情況,咱們只要在蟲谷中找到這個地方,就可以進入深處的獻王墓了。”

Shirley 楊對我的判斷表示贊同,而胖子根本就沒聽明白,只好跟著聽喝兒就是了。我們又反復在圖中確認了數遍,只要能找到那條溪谷,便有把握找到可能藏有秘道的蟾蜍。

我們從椒圖背上下來,回首四顧,周圍一片狼藉。倒掉的兩株大樹,破碎的玉棺,運輸機的殘骸,還有那只被芝加哥打字機射成一團破布般的大雕鸮,最多的則是樹身中無數的尸骨。

胖子用腳踢了踢地上的死雕鸮:“打得稀爛了,要不然拔了毛烤烤,今天的午飯就算是有了。”

我對胖子說:“先別管那只死鳥了,你再去機艙里看看,還有沒有什么能用的槍支彈藥。”

C型運輸機的殘骸已經摔得徹底散了架,胖子扒開破損的機殼,在里面亂翻,尋找還能用的東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