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群尸

Shirley 楊向來十分重視團隊精神,始終認為三人之間所有的事情都應該開誠布公,見我又和胖子低聲嘀咕,便問我道:“你們兩個剛才在說什么?”

我最怕被Shirley 楊追問,只好故計重施,從背包里取出芝加哥打字機,遞給Shirley 楊道:“前方去路恐有兇險,我這把沖鋒槍先給你使,如果遇到什么不測,你別猶豫,扣住了扳機只管掃射就是。”

Shirley 楊不接,取出那支六四式對我說:“有這支手槍防身就夠了。我投民主黨的票,所以是不太相信槍的,我認為武器有時候并不能解決一切問題,M1A1還是在你和胖子手中,才能發揮比較大的作用。”

胖子急不可待,連聲催促我和Shirley 楊動作快點。于是我們匆匆把防毒面具和一些用來對付僵尸的東西取了出來,還有從玉棺中所發現的黃金面具等祭器,都裝進攜行袋中,由胖子把剩余的裝備都背負了,按照化石祭臺上的地形,尋到葫蘆洞出口的方向。

這次則不再進行武裝泅渡,倒塌的古樹木化石很多,有些連成一片,中間偶爾有些空隙,卻都可以縱身越過,這樣也不必擔心受到水底女尸的暗中襲擊了。

向西走出百余米,四周的紅色石壁陡然收攏。如果我們所處的洞穴,真是一個橫倒的大葫蘆形狀,那么現在我們已經來到了葫蘆中間接口的位置。這一切都與化石祭臺上古代夷人的磨繪記載完全相同。

這里由上面延伸下來的各種粗大植物根莖逐漸稀少,空氣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濕熱,兩個紅色大巖洞中間部分的接口已在眼前。只是這里的石壁像鏡子面一樣溜滑,最后這十幾米的距離,已經沒有古樹的化石可以落腳,我們只好涉水而行,用登山鎬用力鑿進溜滑的巖壁,三個人互相拉扯著,爬上了葫蘆洞中間的結合部。

地下水的水平面剛好切到這個窄洞的最底部,好像這葫蘆洞是呈二十五度角向下橫倒傾斜,地下水流經過去之后,產生了落差,形成了一個水流量并不是很大的瀑布。我扒住洞口,用狼眼手電筒向下望了一望,坡度很陡,而且是弧形的,比我預想中的要深許多,根本看不到底。最穩妥的辦法只有用巖楔固定在這洞口處,然后放下繩索,用安全栓降下去。

我讓胖子安裝巖楔和登山繩,胖子問道:“老胡,這洞里當真有千年僵尸的尸毒嗎?黑驢蹄子能管用嗎?咱們可從來沒試驗過,萬一不靈怎么辦?”

我對胖子說:“摸金倒斗的人,有幾個沒遇到過古墓中的僵尸?可能咱們就算是那為數不多的從沒遇到過僵尸的三個人。至于黑驢蹄子能否克制僵尸,咱們也都是道聽途說,不過既然是歷代前輩們傳下來的手段,想必也應該比較靠譜,實在不行了,咱們不是還有老美的M1A1嗎?所以大可不必擔心。”

借著固定巖楔和安裝登山繩的間歇,我問Shirley 楊,她家祖上出了很多倒斗的高手,倒過許多大墓,一定沒少遇到過僵尸,這黑驢蹄子究竟管不管用?如果管用,它又是利用什么原理來克制僵尸的?

Shirley 楊對我說:“我可以和你打個賭,洞里的山神不會是僵尸,理由我剛才已經講過了,即便是夷人,也不會把尸體作為山川河流的神靈來供奉,這種習俗中國的少數民族沒有,別的國家也沒有。至于黑驢蹄子能制服僵尸,這是確有其事,大概只是靜電的作用,也許別的東西也能替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相傳黑驢蹄子有時也會產生相反的作用,如果沒有發生尸變的尸體接觸到黑驢蹄子,反而會激發它加速變化,這就不知是真是假了。”

我聽了之后,稍覺安心。現在這個洞口,就是當年夷人們用長竿將大蟾蜍吊進去的地方,里面靜悄悄黑沉沉的,像是個靜止的黑暗世界,似乎完全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與我們剛才經過的生命活躍的洞穴完全不同。兩端的葫蘆洞只不過隔著一個五六米長的接口,卻判如陰陽兩界生死兩極,難道真有老僵尸成了精?

這時胖子已經把登山繩準備妥當,我先向下扔出一枚冷煙火,看清了高低,便戴上防毒面具,背上M1A1,順著放下去的登山繩從光滑的紅色石壁上溜了下去。

洞口下這片凹弧形的巖壁,經過地下水反復的沖刷,溜滑異常,下落了大約有十來米才到底。腳下所立,是大片濕漉漉的疊生巖,兩邊都是地下水。

我抬頭向上看去,黑暗中只能見到高處胖子與Shirley 楊兩人頭盔上的射燈,其余的一概看不到。我打個信號,告訴他們下邊安全,可以下來。

Shirley 楊和胖子收到信號,先后用登山索滑了下來,胖子一下來就問我:“有沒有見到僵尸?”

我對胖子說:“你怎么還盼著遇到粽子?以后別說這種犯忌的話,萬一那老僵尸經不住人念叨,突然跑出來怎么辦?”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