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潘朵拉之盒

我對胖子的底細了如指掌,知他水性精熟,此刻見他落水,卻不得不替胖子擔心。那些奇怪的浮尸像是煮開了鍋的餃子,翻滾不停,只見胖子一落入水中,便隨即被那無數的女尸裹住,眨眼之間,已看不到他身在何處。我想跳下水去救他,卻又被那狂呼慘叫不斷掙扎的怪蟲擋住了去路,急切間難以得脫,只好對著水面大喊他的名字。

被挖了眼睛的怪蟲,瘋狂甩動它那龐大的軀體,擊碎了很多巖石,從它甲片縫隙中流出的紅霧更加多了,但是顏色好像已經沒有開始時那么鮮紅如血,稍稍變淡了一些。

我以為紅色霧氣顏色上的變化,只是由于洞中光影的變化,并未注意,只想趕快避過這只大蟲子的阻礙,好去水中把胖子撈出來。然而那巨蟲身軀太大,我沖了幾次,都不得不退了回來,險些被它身上的重甲砸成肉餅。

Shirley 楊在一邊看出破綻,抓起胖子落在地上的背包,爬到地勢最高的巖石上,一邊從攜行袋中取出炸藥,一邊對我喊道:“它已經快支持不住了!”說完把她的六四式手槍朝我拋了過來。

我抬頭看到Shirley 楊的舉動,早已明白她言下之意了,于是用手一抄,接了那支六四式手槍在手,對Shirley 楊叫道:“我先引開它,你準備好了炸藥就發個信號,時間別太長了,胖子還在水里不知是死是活。”

我舉起六四式手槍對準那巨蟲的頭部連開數槍,奈何這槍的射程雖然夠了,但它的殺傷力在這巨型爬蟲面前,實在是微不足道。為了給Shirley 楊準備炸藥爭取時間,只好盡量把因為受了重傷而狂暴的巨蟲引開。

巨蟲的獨眼雖然瞎了,但是它長年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這洞中的光源只有水下浮尸散發的冷冷青光,所以它的眼睛已經退化得十分嚴重了,反而觸覺相當靈敏。我不停用工兵鏟敲打身邊的巖石,發出“當當當”的響聲,這果然刺激了巨蟲,它怪軀一擺,朝我追了過來。

我見計策得逞,也不敢與它正面接觸,專往那些山石密集的地方跑。巨蟲不斷撞到山巖,更加惱怒,無窮的蠻力如同一臺重型推土機,把洞中的山石撞得粉碎。

以人力之極限,又哪里跑得過這如火車一樣的怪蟲?我急亂之中對Shirley 楊喊道:“楊參謀長,你怎么還不引爆炸藥?你這是存心要我好看啊。”

只聽在洞中巖石最高處的Shirley 楊對我叫道:“還差一點,想辦法再拖住它十秒。”

我知道Shirley 楊一定是在爭分奪秒,可是我現在別說再堅持十秒鐘,哪怕是三秒都夠嗆了。身后勁風撲至,能感覺到一股極強的熱流,還有身邊那漸漸濃重的紅色霧氣。

現在哪還顧得上數秒,前邊巨石聳立,已無路可去,慌不擇路的情況下,只好縱身跳進了旁邊的地下水之中,肩膀剛好撞到一具浮尸。這一下好懸沒把骨頭撞斷,疼得我喝了好幾口陰涼腥臭的河水,心中還在納悶,怎么這尸體比石頭還硬?

卻忽然覺得心中一寒,像是被電流擊了一下,瞬時間,心里產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慌情緒,我突然想起來,這種特殊的感受,在前邊洞穴中泅渡的時候,不止那一次,似曾相識,這是一種令人厭惡的感受……

我手足都變得有些麻木,身在水中,尚未來得及再尋思這是怎么回事,就已經被水中無數死漂卷進水深處。陰暗寒冷的水底,也發出青慘慘的光,這次我距離那些女尸很近,幾乎都是面對面。我在水中盡力睜大眼睛,想仔細看看這些尸體究竟有什么名堂,以便找辦法脫身,卻被那數以千計的女尸晃得眼睛發花。

水面也已被無數女尸完全遮蓋,想要破水而出幾乎是不可能的。水性再好的人,也頂多在水底生存兩分鐘,除非出現奇跡,否則肯定會被溺死在陰冷的水底。

我根本毫無準備,沒有提前閉氣,又吃了那具梆硬的女尸一撞,喝了幾口臭水,這時剛一落入水下,已經覺得胸口憋悶,肺都要炸開了,再也閉不住氣,忽然我背后被一只手抓住。

我嚇得頭發都快豎起來,只覺得那只手拉住我的肩膀,把我身體扳了過來,原來身后拉我的人是胖子。他仗著水性好,肺活量又大,已經在底下憋了約有一分半鐘,這時也已經是強弩之末,馬上就要冒泡了。

我和胖子在水底一打照面,就覺得水中一陣震動,那頭巨型怪蟲聽到我落水的聲音,竟然窮追不舍地把頭扎進水里。它這一下勢大力猛,立時就把那些封住水面的浮尸都沖散了。

我和胖子正是求生無門,見那蟲頭扎進水里,當即用手抓住怪蟲身上的甲殼。巨大的怪蟲立即有所察覺,馬上從水底把身體提了起來,一陣拼命地搖晃,想把我們甩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