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胎動

霍氏不死蟲吐盡了肚子里的東西,悲哀地慘叫了幾聲,昂起來的頭復又重重摔落,它的體力已經完全耗盡,蜷縮起來,一動也不動了。

胖子剛才被那些女尸和巨蟲的胃液,噴了滿頭滿臉,又險些被那口大柜子砸到,雖然驚魂未定,卻尤未忘記摸金發財四字,立刻走到近前,一邊用手抹去自己臉上那些惡臭的黏液,一邊自言自語道:“他媽的差點把胖爺砸成肉餅……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口大箱子卻不知是用來裝什么東西的?怎么又被這只大蟲吃進了肚里?”

我也看得奇怪,平生之遭遇,以這次算是最為不可思議。同Shirley 楊跟在胖子身后,一同看那在蟲腹里裝了幾千年的箱子,心中生出無數的疑問。這只箱子也許真如Shirley 楊所言,像是西方傳說中的潘朵拉魔盒,那個盒子也是藏在一條火龍的肚子里,其中裝著一個極大的秘密和無數的妖魔鬼怪。

胖子早已等不及了,用登山鎬將堆在箱子附近的數具女尸扯到一旁,以便給箱子周圍清理出一塊空間,準備要打開箱子來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錢的行貨沒有。

我看被胖子手中登山鎬鉤住的女尸,一具具都烏黢抹黑,不免好奇心起,戴上手套,將其中的一具女尸從尸堆里扯了出來。手中覺得十分沉重,雖然常言道“死沉,死沉”,剛死不久的尸體是很沉的,但是這些水底的女尸,都死了應該有兩千年以上了,怎么還是這么沉重?這分量,在水中怕是也不容易漂浮起來。

女尸身上一絲不掛,就算是有衣服,可能也在水中泡沒了。尸體面目完好,只是顯得猙獰丑惡,像是表情定格在了死亡的瞬間,皮膚幾乎都變了質,黑得不像是黃種人,更像是非洲的黑人,與我和胖子先前想象的冷艷裸尸,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我看女尸的表皮非常不一般,便隔著手套在尸身上一摸,只覺得很硬很滑,不知是用了什么東西,以至于在陰冷的水底泡了大約兩千年,都不曾腐爛。

Shirley 楊在旁問道:“有什么發現?”

我搖了搖頭:“看不出什么名堂,女尸的皮肉表層變得十分堅硬,有些像是琥珀,可能也石化了,究竟是如何形成這樣的硬殼,卻一時難以判明。”

Shirley 楊說道:“女尸的外貌輪廓雖然還能看出一些,但表面像被一層黑色的半透明物質包裹,看不太清楚,不過從尸體的外部特征看,各有高矮胖瘦,都是年輕女子,首先可以確定,這不是用石頭造的人俑。”她怕尸體上有毒,說著話也戴上膠皮手套,翻看尸體的細部特征。

胖子見我們翻動那些女尸,而不去幫他開啟那古怪的銅箱,便大聲抱怨,說我沒有戰略眼光,那女尸能值得幾個錢,趁早別去管她們,打開銅箱才是正事。

我對胖子說:“著他媽什么急,飯要一口一口吃,仗要一個一個打。這獻王墓還沒進去,就已經碰上這許多稀奇古怪的事物,咱們務必要一一查清,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不至于把性命送在蟲谷下邊。那口大銅箱最是古怪,打開之后是兇是吉,殊難預料,等咱們搞清楚這些女尸的底細再去開它,也并不為遲,你還怕這箱子長腿自己跑了不成。”

胖子見沒人給他幫忙,那口四方的大銅箱封得甚是嚴緊,他又難憑一己之力打開,只好悻悻到水邊,找了個沒有死漂的地方,把自己身上那些腥臭的巨蟲胃液洗干凈。

我當下不再理睬胖子,自行忙著調查堆積成小山的女尸。我與Shirley 楊越看越奇,心中也是愈發吃驚,這些女子的死狀以及她們死后呈現的姿勢,都太恐怖了。

女尸的手臂和雙腿都反關節蜷在身下,關節被完全折斷,四肢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抱著背后的一個橄欖形半透明物體。這東西像是個巨大的蟲繭,從外邊看一共有數層,最外層是一層透明的蟲絲,里面還有層硬殼,薄而透明,但是卻很堅硬,像是一個巨大的琥珀。

這層半透明的黑色硬殼表面上刻了一層層的秘咒,與那龍鱗妖甲以及石碑店水缸上的符號完全相同,也是用來封印死者怨魂的古老咒文。

我們再仔細觀察,發現蟲繭狀物體的底部,有無數密密麻麻的小孔。這些蜂窩一樣的細孔,大概都通著繭的深處,像是蟲子排卵的,Shirley 楊用手一碰,馬上傳來一股吸力,趕緊將手縮了回來。

Shirley 楊打開狼眼手電筒,用手電光往那蟲繭狀的物體中一照,發現里面有一團陰影,看那形狀,竟然像是個沒出世的胎兒,而且還在一下一下地微微顫動。

胖子這時已經洗去了身上的污垢,湊過來剛好看到,也連連稱奇,對Shirley 楊說:“哎……這里面怎么有個大蝦仁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