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分為三

那無數慘不忍睹的浮尸,讓我心口上像是被壓了塊巨大的石頭,突然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想要吵鬧一場,使自己不至于被葫蘆洞中的怨念所感染。

面對這口神秘的銅箱,胖子也激動了起來,立刻從攜行袋里掏出那枚黃金獸頭短杖喊道:“黨代……不是不是,是黃金鑰匙在此!”

兩端分別是龍首與虎首、中間略彎的黃金短杖,泛著金燦燦的光芒。這根金杖與黃金面具等幾件金器,都是我們在獻王大祭司的玉棺中倒出來的陪葬品,也許是一套完整古老的黃金祭器,其中最容易引人注意的,便是這面具與金杖。

我見胖子毛手毛腳的,正在將黃金短杖的龍首對著銅塊上的窟窿塞進去。

Shirley 楊也十分慎重,提醒我和胖子道:“小心銅箱里會有暗箭毒煙一類的機關。”

胖子雖然莽撞,卻也懂得愛惜自己的小命,聞聽Shirley 楊此言,心中也不禁嘀咕,想了一想,出了個餿主意:“依我高見自然是以保存我軍有生力量為原則,不能冒這無謂的風險,所以只有用炸藥把它炸破,才最為穩妥。你們都遠遠躲到安全之處,看我給它來個爆破作業。”

胖子這家伙,在平日里也只仗著一股蠻力和血勇之氣,銅箱中倘若真有什么機關埋伏,以他的毛躁實難對付。我便對他說:“里面若是有緊要的東西,用炸藥豈能保全?我向來命大,我看這活還是我來干吧,你們留在后邊替我觀敵暸陣。”

胖子爭辯道:“非是我膽小。這箱子里八成也是明器,漢代的古物都是金玉青銅之屬,便炸得爛了,也不會對價格有太大的影響。你們若是舍不得,我就豁出這一頭去,冒死直接打開便了。”

我不由分說,搶過胖子手中的金杖,讓他和Shirley 楊躲到附近的巨石后邊。Shirley 楊把金剛傘交給我,并囑咐道:“從這一路上所遇之事看來,王墓陵區內有許多陰狠歹毒的設置,你務必要多加小心。”

我對Shirley 楊說:“楊參謀長盡管放心,我這人沒別的優點,就是電線桿子綁雞毛——膽子夠大。不僅膽子夠大,我還膽大心細,不像胖子那種人,捂著雞巴過河,瞎小心。”

胖子本已趴到了石頭后邊,聽了我這話,立刻露出腦袋來回罵道:“胡八一,你個孫子又在背后詆毀我,你要是不敢,就趁早回來,換我去把銅箱打開。不過咱可提前說好了,里面的東西全歸我。”

我對胖子揮了揮手,示意別再瞎鬧了,該做正經事了,剛才說得縱然輕松,只是想緩解一下過大的心理壓力。真到了銅箱近前,額頭鬢角也絲絲地冒出冷汗。

有金剛傘和防毒面具,即便是再危險的機關,我也不懼,只是最近幾天見了不少慘不忍睹之事,心中忽然變得十分脆弱,只想大喊大叫一通,發泄心里的巨大壓力。我真怕這口銅箱中會出現什么死狀可怖的尸骸,我已經很難再次面對死亡的慘狀了,這樣會把自己逼瘋的。

我深吸一口氣,把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打開,對照手中的金杖看了一看,這兩個窟窿的輪廓果然與金杖的杖頭相同,左邊是龍,右側是虎。

這支雙頭黃金短杖是一體的,也就是說一次只能選擇龍與虎之一,而不可能同時將獸頭形的鑰匙一并插入,哪個先,哪個后?

我忍不住罵了一句,這簡直就是拆解定時炸彈上的紅綠線頭,“龍頭”“虎頭”的順序有什么名堂嗎?如果順序錯了會發生什么?

猛然間想到,遮龍山后的陵區,其風水形勢,都是半天然半人工,可以說這些寶穴,都是改出來的,正所謂“逆天而行”,這是一種違背了大自然規律的行事。風水秘術中對于改風水中,有龍虎相持一說,分別代表了提調“陰陽”二氣。虎蹲龍踞,玄武拒尸;龍虎垂頭,形勢騰去;龍悲虎泣,前花后假,左右跪落諸穴,皆指龍頭虎首不顯,是為龍凹虎缺,須牙不合,四獸不應。

改了格局的形勢理氣全仗著陰陽清濁之氣的微妙平衡,若把龍虎顛倒,也就是使清濁之氣混亂,最輕也會顯出忌煞之形,重則會導致風、蟻、水三害入穴相侵,墓中所葬之主,敗槨腐尸,其害無窮。

按青烏之理推斷,不妨先取清陽之氣,動這比較安全的龍首。

我心中一亂,知道再猜下去也是無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當下便屏住呼吸,藏身在金剛傘后,將那黃金短杖的龍首,對準了位置,推入銅箱側面的插槽里。

只聽“咔噠”一聲輕響,僅從手感便可知道,非常吻合。我回頭看了看躲在巖石后的Shirley 楊和胖子,他們也正關注地盯著我看,我對他二人豎起大拇指一晃,立刻把頭低下,用手左右一轉那金杖,卻都擰不動分毫。我暗自稱奇,難道我猜想的不對,這不是鑰匙孔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