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鬼哭神嚎

我對胖子和Shirley 楊說道:“從前的邊疆不毛之地,夷民們多有生殖崇拜的風俗,這和古時惡劣的生活環境有關系。當時人類在大自然面前還顯得無比渺小,人口稀少,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都可能導致整個部族滅絕,唯一的辦法就是多生娃,所以我覺得這玉胎可能是上古時祈禱讓女人們多生孩子用的,是一種胎形圖騰,象征著人丁興旺。”

胖子笑道:“還是古時候好啊,哪像現在,哪兒哪兒都是人,不得不搞計劃生育了。咱們現在應該反對多生孩子,應該多種樹,所以這種不符合社會發展趨勢的東西,放這也沒什么意義了。我先收著了,回去換點煙酒錢。”

我點頭道:“此話雖然有些道理,計劃生育咱們當然是應該支持,但是現在最好別隨便動這些東西,因為這玉胎的底細尚未摸清。咱們這趟行動,是來獻王墓掏那枚事關咱們身家性命的雮塵珠,這才是頭等大事,你要分出輕重緩急。”

我話未說完,胖子早就當作了耳旁風,伸手就去拿那罐子,準備砸了,取出其中的玉胎。Shirley 楊攔了他一道,對胖子說:“這些夷人的古物被獻王祭司藏在巨蟲的肚子里,說明非同一般,咱們在未得知其目的之前,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先看看其余兩樣東西再說。”

我看胖子兩眼放光,根本沒聽見我們對他說些什么,只好伸手把他硬拽了回來。胖子見狀不住口地埋怨,說來云南這一路餐風飲露,腦袋別到褲腰帶上,遇到了多少兇險,在刀尖上滾了幾滾,油鍋里涮了幾涮,好不容易見著點真東西,豈有不拿之理?

我對胖子說:“獻王的古墓玄宮中寶物一定堆積如山,何必非貪戀這罐子里的玉胎。更何況這玉胎隱隱透著一股邪氣,不是一般的東西,帶回去說不定會惹麻煩。咱們的眼光應該放長遠一點,別總盯著眼前這點東西,難道你沒聽主席教導我們說‘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嗎?”

胖子嘟囔道:“我還聽他老人家說過‘莫道昆明池水淺,觀魚勝過富春江’呢。可這云南的池水,一點都他媽的不淺……”

牢騷歸牢騷,還是要繼續查看大銅柜中的另外兩樣神秘器物,否則一個疏漏,留下后患,只會給我們進入獻王墓帶來更大的麻煩。

我們三人看了看方形銅箱的另外兩格,另一側放的是個大皮囊。皮子就是云豹的毛皮,上邊還紋著金銀線,都是些符咒密言一類的圖案,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裝了不少的東西,抬出來并不感覺沉重。

見了那些奇特的咒文印記,就可以說明不管那玉胎是否是古夷民留下來的,至少這豹皮囊里的東西,與獻王有關。痋術鎮魂的戳魂符十分獨特,像是一堆蝌蚪很有規律地爬在一處,令人過目難忘。

痋術陰毒兇殘,令人防不勝防,但是既然知道了與獻王有關,便不得不橫下心來,將皮囊打開一探究竟。

當下檢視了一遍武器與防毒裝備,商議了幾句,看豹皮囊口用獸筋牢牢扎著,一時難以解開,只好用傘兵刀去割。我們當下一齊動手,三下五除二,就把獸筋挑斷。

撥開豹皮囊,里面登時露出一大堆散了架的人骨。我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戳魂符里面,肯定都有尸骨,所以見狀并不慌亂,隨即向后退開,靜觀其變。

過了一陣見無異狀,方才回到近處查看。我把那些骨骼從大皮囊中傾在地上,這一來便立時看出,共有三只骷髏。這三具枯骨身上并無衣衫,不知是爛沒了,還是壓根兒就什么都沒穿。骨骼的形狀也很奇特,頭骨大,臂骨長,腿骨短小,看其大小都是五六歲孩童,然而看那骨質密度,都是老朽年邁之人,最明顯的是牙齒,不僅已經長齊,而且磨損得已經十分嚴重,不可能是小孩子的。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被戳魂符封住的,都是些奴隸之類的成年人,沒見到過有小孩,而這骨齡與體形又太不成比例,委實教人難以揣摩。

我和胖子兩人壯起膽子,在亂骨中翻了一翻,想看看還有沒有別的什么特異之處,不成想這一翻,竟然翻出一些飾物,有穿在金環上的獸牙,還有散碎的玉璧,最顯眼的是一個黑色蟾蜍的小石像。

Shirley 楊見了之后立刻說:“這是夷人給山神造像配戴的飾品。這不是人骨,一定就是傳說中的山魈,常被認為是山精。古籍中不乏對其詳細的描述,身材矮小,長臂似猿,黑面白毛,能通人言,于山中能行風布雨。但是現代人從未見過,以為是虛構的生物;也有人說是以黑面鬼狒狒為原形,所以現在非洲的黑面鬼狒狒別名也叫作山魈。中國古時傳說中的山魈卻與現在的黑面鬼狒狒不太相同,現在看來這些骨骼最有可能是古時山魈的,它們才是山神的真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