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破卵而出

一只半人半蟲的怪嬰正抱住了Shirley 楊的腿哇哇大哭,那哭聲沙啞得好像根本不是人聲,就連我們在深夜叢林中聽到的夜貓子叫也比這聲音舒服些。

事出突然,Shirley 楊完全怔住了,那半蟲怪嬰哭聲忽止,嘴部朝四角同時裂成四瓣,內部都生滿了反鋸齒形倒刺,如同昆蟲的口器,這一裂開,仿佛是整個嬰兒的腦袋都分成了四片,晃晃悠悠地就想咬Shirley 楊的腿。

我看得真切,見Shirley 楊竟然不知躲避,我雖然端著M1A1在手,卻由于近在咫尺,不敢貿然開槍。芝加哥打字機射出的風暴,會連Shirley 楊的腿一并掃斷,情急之下,倒轉了槍托,對準那半蟲半人的怪嬰搗了下去。

眼看著槍托就要砸到怪嬰的頭部,它忽然一轉頭,那咧成四瓣的怪口,將M1A1的槍托牢牢咬住。槍托的硬木被它咬得嘎嘎直響,順著嘴角流下一縷縷黑水,看似有毒。

我爭取了這寶貴的幾秒鐘,Shirley 楊終于驚魂稍定,輕呼一聲,想把腿從那怪嬰的懷抱中掙脫,我也同時把槍身向回拉。怪嬰昆蟲般的怪口里全是倒刺,一時擺脫不掉,連同它的身體,都被我從Shirley 楊腿上扯了下來。

我唯恐手底下稍有停留,這怪嬰會順著M1A1爬上來咬我手臂,便將槍身掄了起來。胖子在一旁看得清楚,早把工兵鏟抄在手里,大喊一聲:“我操,見真章兒吧!”手中的工兵鏟帶著一股疾風,迎著被我用槍托甩在半空的怪嬰拍出。

在半空中接了個正著,猛聽一聲精鋼鏟身拍碎血肉骨骼的悶響,半人半蟲的怪嬰像個被踢出去的破皮球,筆直地撞到了巖壁上,又是“啪”的一聲,撞了個腦漿崩裂,半透明的紅色巖壁上像是開了染料鋪,紅、綠、黃、黑,各色汁液順著巖壁流淌。

我贊道:“打得好,真他媽解恨!”低頭一看自己手中M1A1沖鋒槍的槍托,還有幾顆蟲子口器中的倒刺扎在上面,不禁又罵道:“好硬的牙口,沒斷奶就長牙,真是他娘的怪胎。”舉目四下里搜索,想看看它是從哪爬出來的。

誰知掉在地上的怪嬰竟然還沒有死,在地上滾了幾滾,忽然抬起那血肉模糊的大頭,對我們聲嘶力竭地大哭,這哭聲刺耳之極,聽得人心煩意亂。我舉槍一個點射,將那怪嬰的頭打得肉末骨渣飛濺。子彈過后,便只剩下一個空空的腔子,左右一栽歪,隨即無力地伏在地上徹底死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們還沒搞清怪嬰是從何而來,這整個巨大的山洞,忽然完全暗了下來。河中浮動的女尸映出的清冷光線,頓時消失無蹤,偌大的洞穴,就只剩下我們登山頭盔上的燈光。

四周傳來無數蠕動的物體撞動碎石所發出的聲音,一聲聲嬰兒的悲啼直指人心,我心中立刻明白了,是那些從女尸中長出的痋卵,它們不知何時脫離了母體。我們只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裝著遮龍山神器的銅箱中,以至未能及時察覺,現在發現已經有些遲了。它們似乎爬得到處都是,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包圍圈。

Shirley 楊點亮了一支冷煙火,高舉在手,大概是出于女性的本能反應,她似乎很懼怕這些半蟲半人的怪嬰,舉著冷煙火的手微微晃動。洞中光影搖曳,只見無數爬著走路的怪嬰,層層疊疊地擠在一起,都把大嘴咧成四片,動作迅捷,正圍著我們團團打轉,似乎是已經把這三個活人,當作了它們出世以來的第一頓美餐。只是被那冷煙火的光亮所懾,還稍微有些猶豫,只要光線一暗,便會立刻蜂擁而上。我們的兩支M1A1,一把六四式手槍,再加一支單發“劍威”,根本難以抵擋,必須盡快殺出一條血路突圍。

我們三人背靠著背,互相依托在一起,只待那些痋嬰稍有破綻,便伺機而動,一舉沖將出去。它們體內含有痋毒,被輕輕蹭上一口,都足以致命。

我一手端槍一手舉著狼眼手電筒,把光柱照向黑暗處擠在一起的怪嬰,想看看它們的特征,但它們似乎極怕強光,立刻紛紛躲閃,有幾只竟然順著溜滑筆直的洞壁爬了上去。我暗地里吃驚,怎么跟壁虎一樣,再照了照地面的那個死嬰,才發現原來它們的前肢上都有吸盤。

胖子叫道:“這些蟲崽子怕手電光,咱們只管沖出去便是。”

Shirley 楊對我和胖子說:“不,它們只是還沒有適應,并非遠遠逃開,只是避過了光線的直射,不會輕易退開。它們數量太多,沖出去無異于以卵擊石。”

這些怪嬰在死漂母體中千年不出,為什么現在突然出來,這豈不是斷了谷中痋毒的根源?難道我們無意中觸發了某種機關或儀式?想到這我急忙去尋找從銅箱中翻出來的三件神器——蟾宮里的三足怪蟾,三堆山神的骨骼,還有那在陶罐中的碧色玉胎,這些神器會是痋卵脫離母體的罪魁禍首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