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碧水之玄

巨大的水流聲如轟雷般響個不絕,若不是胖子腰上有條安全繩,三人早就一起落入下面的深潭。

現在這種上不來下不去的情況更加要命,那些痋嬰昆蟲的特征越來越明顯,已經是半蟲半鬼,丑惡的面目讓人不敢直視。它們正從葫蘆嘴源源不絕地爬下絕壁,快速向我們包抄而來。

我大頭朝下地懸掛在藤蔓上,下面深綠色的潭水直讓人眼暈,急忙掙扎著使身體反轉過來。這一下動作過大,掛住我們三人的藤蔓又斷了一條,身體又是一墜,差點把腰抻斷了,多虧Shirley 楊用登山鎬掛住巖壁,暫時找到了一個著力點。

我苦笑道:“這回可真是捅了馬蜂窩了。”說著話,把M1A1舉起來射殺了兩只已經爬到頭頂處的半蟲人,其中一只落下來的時候蹭到了我的身體,一股腥臭令人作嘔。我趕緊把身體緊貼在絕壁上,免得被它的下落帶動,跟著它一起滾進深潭,從這么高的地方落進水中,跟跳樓也沒什么區別。

Shirley 楊掛在懸崖絕壁上對我叫道:“老胡,這些藤蘿堅持不了多久,得趕快轉移到棧道上去。”

我答道:“不過這可是玩命的勾當,你快求你的上帝顯靈創造點奇跡吧。”

我說罷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胖子,他在高處根本就不敢睜眼,死死地抓著兩三根老藤,腰上的安全繩繃得筆直,上面的巖釘恐怕已經快撐不住他的重量了,碎石和泥土正撲撲地往下落。

棧道原本在我們的斜下方,但是經過剛才突然的下墜,幾乎平行了,但是中間幾米寸草不生,要想過去只有抓住藤蘿與登山繩像鐘擺一樣左右甩動,等力量積累起來,最后一舉蕩到棧道上。

我把M1A1沖鋒槍遞給Shirley 楊:“你掩護我,我先把胖子弄過去,然后是你,我殿后。”這種情況下沒有商量的余地,Shirley 楊一只手攀在一條粗藤上,單手抵住槍托,把槍管支在掛住巖壁的登山鎬上射擊,不時地變換角度,把爬至近處的痋嬰紛紛打落。

我把背包掛到胖子身上,雙腳抬起猛踹他的屁股,胖子被我一踹,立即明白了我要做什么,大喊道:“爺是來倒斗的,不是他媽的來耍雜技的……”

話未說完,胖子已帶著顫音向棧道的方向擺了過去,但是由于力量不夠,擺動不到三十度又蕩了回來。胖子所抓的藤條被鋒利的巖石一蹭,喀喀兩根齊斷,登山繩繃得更緊,眼看便要斷了。

我知道這次必須要盡全力,只有一根登山繩萬難承受胖子和那包沉重的裝備,只剩下最后一次機會,要是不成功,就只有去潭里撈他了。

這時忽然聽到M1A1那打字機般的掃射聲停了下來,估計Shirley 楊的彈藥已經耗盡,剩余的彈鼓都在背包里,在這絕壁上沒辦法重新裝彈,此刻已成燃眉之勢,當即奮起全力,先向側后擺動至極限,抓著老藤用雙腳直踹向胖子的大屁股。

我用力過度,自己腦中已是一片空白,耳中只聽胖子“嗷”的一嗓子,登山繩斷開的同時,胖子已經落在了棧道的石板上,但是下半身還懸在殘破棧道之外,原本離我們就不算近的棧道,此時又被他壓塌了一些。

這些古代棧道都是螺旋形由上至下,一匝匝圍著懸崖絕壁筑成,我們進谷時曾見過截斷水流的堤防,當初施工之時,想必這些瀑布都被截了流,所以有一部分棧道是穿過瀑布的,后來想必被瀑布沖毀了。胖子所處的是一段殘道,他砸落了幾塊石板,卻終于爬了上去,躺在上而驚魂難定,一條命只剩下了小半條,不住口地念阿彌陀佛。

我助胖子上了棧道,自己賴以支撐的兩條藤蘿又斷了一根,僅剩的一根也岌岌可危。抬頭再一看Shirley 楊,她正反轉M1A1的槍托,將一只抓住她肩頭的痋蟲打落。面目可憎的蟲子們形成彎月形的包圍圈,已將我們兩人裹住。

我趕緊向上一躥,用手鉤住側面一條老藤,對Shirley 楊喊道:“該你過去了,快走。”這時不是謙讓的時候,Shirley 楊足上一點,將身體擺向棧道,反復擺動積蓄力量,我見狀也想故計重施,抬腳踹她屁股。

Shirley 楊卻也抬起雙腳,在我腳上一撐,借力彈向棧道,隨即一撒手,落在了胖子旁邊。這時胖子也已回過神來,從背囊中取出另一把芝加哥打字機,把我身邊的痋人一個接一個射進深潭。

但是M1A1火力雖強,此時也如杯水車薪,擋不住潮水般一波接一波的半人半蟲怪物。然而古棧道上可能有防蟲防蟻的秘料,這些家伙都不敢接近棧道,反倒是全朝我擁來。

我的工兵鏟、登山鎬,全讓我在游泳的時候扔了,身上只有一把俄式傘兵刀,在這絕壁危崖上難以使用,只好順手拔起了Shirley 楊插在絕壁上的登山鎬,隨手亂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