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黑色漩渦

獻王墓所在的墨綠色水窟,其地形地貌,在地理學上被名副其實地稱作漏斗。其形成的原因不外乎兩種,其一是強烈的水流沖毀了溶巖巖洞,造成了大面積的塌陷;其二,也許是在億萬年前,墜落的隕石沖擊所致。

我背著兩只沒頭的半蟲人,從陡峭的絕壁上翻滾落下,心中卻鎮定下來,身體雖然快速地在空中墜落,手中卻一刻沒閑著,將登山頭盔上的潛水鏡罩到眼睛上,甩脫掉了身后兩具無頭尸體,深吸了一口氣,將嘴張開,以避免從高處入水的巨大沖擊力壓破耳鼓。

剛想將身體完全伸展開,來個飛魚入水,但卻沒等做出來,身體便已經落到了水面。被巨大的沖擊力一拍,五臟六腑都翻了幾翻,胸腔中氣血翻騰,嗓子眼發甜。練武術的人常說“胸如井,背如餅”,后背比起前胸更為脆弱,這一下后背先入水,搞不好已經受了內傷。

所幸潭水夠深,落水的力量雖然大,卻沒戳到潭底,帶著無數白色的水花直沉下數米方止。我睜眼一看,這潭水雖然在上面看起來幽深碧綠,但是身處水中清澈見底,陽光照在水面上,亮閃閃波光蕩漾,便像是來到了水晶宮里一般。潭中有無數的大魚,其中很多是裂腹鯉,此魚肉味鮮美,蓋世無雙,等閑也難見到如此肥大的。

不過我此刻沒時間去回味這大頭裂腹鯉的美味,急于浮上水面游到潭邊的棧道上匯合胖子與Shirley 楊二人,當下便雙手分水,向水面游去。

但是手分足踩,半天也不見動地方,這才感覺到身處一股漩渦狀的潛流之中。那是個巨大的漩渦,帶動潭中的潛流,將潭水無休無止地抽吸其中。

正是因為潭底有這么個大漩渦,所以瀑布群縱然日夜不停地傾瀉下來,也難以將水潭注滿。康巴昆侖的不凍泉下也有這么個大漩渦,據說直通萬里之外的東海。所以這潭中的漩渦可能也是處大水眼,通著江河湖海等大川大水。

如果被卷進漩渦,恐怕都沒人給我收尸了,想到這里心中頓時打了個突,急忙使盡全身的力氣向漩渦外游動,但是欲速則不達,越是焦急手足越是僵硬,不但沒游到外圍,反而被暗流帶動,離那潭底的大漩渦又近了幾米。

從我閉氣入水到現在,不過十幾秒鐘,肺里的空氣還能再維持一陣,不過要是被漩渦的暗流吸住,用不了多一會兒,氣息耗盡,肯定會被漩渦卷進深處。

但此時我已經身不由己,完全無法抵擋漩渦的強烈吸力,轉瞬間便已被涌動著的暗流卷到了潭底,慌急之下,見得身旁有一叢茂密的水草,這大片水草也被漩渦邊緣的潛流帶動,都朝一個方向偏著頭。水草是長在潭底一塊條形大石的石縫中,那石縫的間隙很窄,手指都難伸進去。

我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趕緊伸手去抓那些水草,想暫時穩定下來,不過正應了胖子常說的那句話了,趕上摸金校尉燒香,連佛爺都掉腚。好不容易揪住一把水草,誰知那水草上有很多蜉蝣卵,滑不溜手,用力一抓竟然攥了個空。

我對準那大叢水草,接連伸手揪了幾次,都沒有抓到,每一次抓空,心就跟著沉下去一截,隨手拔出俄式傘兵刀,倒轉了插進那生長水草的石縫中,傘兵刀刀刃上的倒鉤使刀身固定在水草根部與石縫的交接處。

這塊潭底的條形大石,似乎是人工鑿成的,也許是建造獻王墓時掉落下來的,由于條石沉重,所以沒被漩渦吸進去。我終于找到了能夠固定身體的地方,更不敢有任何怠慢,抓著條石在潭底向遠處爬行,漸漸脫離了漩渦的吸力。

忽然覺得手中觸感冰冷堅硬,似乎是一層鋼鐵外殼,生有大量的斑駁銹跡。借著碧波中閃爍的水光,我看到這條石盡頭連接著一個巨大的圓柱,橫倒在潭底,上面全是水草,一群群小魚在水草中穿梭游動。

巨大圓柱一端稍稍有些傾斜,撞進了潭邊的石壁上,竟然撞破了一個大洞,洞中極黑,好似另有洞天,我心念一動:“是了,被我們埋葬的那個轟炸機飛行員,原來他的轟炸機是墜毀在了這水潭里。他跳傘降落到了遮龍山的邊緣,不幸被那大祭司的玉棺纏住,枉死在了密林邊緣。”

再看那被機頭撞穿的石壁上,破損的石窟里,隱現著很多異獸的石像,這個方向剛好與深潭正上方,建在絕壁危崖中的王墓寶頂宮殿一致,難道獻王墓的地宮已被墜毀的飛機撞破了?

我在水下已無法再多停留,只好迅速浮上去換氣,頭一出水,便被上空的萬道虹光晃得眼睛發花。登山頭盔上雖然有潛水時用來保護頭部的排水孔,但是仍然覺得非常沉重,只好暫時把登山頭盔摘了下來。

漏斗形大水潭像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擴音器,把瀑布群水流激瀉的聲音來回傳遞,只在這絕壁之內轟鳴回響,下方什么也聽不到。我看見高處的棧道上,有兩個人影飛快地向下奔來,遇到被瀑布沖毀的殘道,便利用藤蘿向絕壁下爬,正是胖子和Shirley 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