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凌云宮 會仙殿

站在天宮般宏偉華麗的宮殿正下方,只覺整個人都無比渺小。宮殿這種特殊的建筑,凝結了中國古典建筑風格與技術的全部精髓,是帝王政治與倫理觀念的直接折射,早在夏代,便有了宮殿的雛形,至隋唐為巔峰,后世明清等朝莫能超越,只不過是在細微處更加精細而已。

古滇國雖然偏安西南荒夷之地,自居化外之國,但最初時乃是秦國的一部分,王權也始終掌握在秦人之手,直到漢武帝時期。所建造的這座獻王墓,自然脫不出秦漢建筑的整體框架,外觀與布局都按秦制,而建筑材料則吸取了大量漢代的先進經驗。

正殿下有長長的玉階,上合星數,共計九十九階,由于地形的關系,這道玉階雖然寬闊,卻極為陡峭,最下面剛好從道道虹光中延伸向上,直通殿門。大殿由一百六十根楠木為主體構成,只見層層秦磚漢瓦,紫柱金梁,極盡奢華之能事。

這些完全都與鎮陵譜上的描述相同,在這危崖的絕險之處,盤巖重疊,層層宮闕都揳進絕壁之中,逐漸升高,憑虛凌煙之中,有一種欲附不附之險。我們三人看得目眩心駭。沿山凹的石板棧道登上玉階,放眼一望,但見得金頂上聳巖含閣,懸崖古道處飛瀑垂簾,深潭周遭古木怪藤,四下里虹光異彩浮動,遙聽鳥鳴幽谷,一派與世隔絕的脫俗景象。若不是事先見了不少藏在這深谷中令人毛骨聳然的事物,恐怕還真會拿這里當作一處仙境。

而現在不管這天宮景象如何神妙,總是先入為主地感覺里面透著一股子邪氣,不管再怎么裝飾,再如何奢華,它都是一座給死人住的宮殿,是一座大墳。而為了修這座大墳,更不知死了多少人。有道是:萬人伐木,一人升天。

白玉臺階懸在深潭幽谷之上,又陡又滑,可能由于重心的偏移,整座宮殿向深潭一面斜出來幾度,似乎隨時可能翻進深淵。胖子在棧道上便已嚇得臉上變色,半句話也說不出來,此刻在絕高處,雙腳踏著這險上之險的白玉階,更是魂不附體,只好由我和Shirley 楊兩人架著他,閉起眼來才能緩緩上行。

走到玉階的盡頭,我突然發現,這里的空氣與龍暈之下截然不同,龍暈下水汽橫生,一切都是濕漉漉的,而我們現在所在的天宮卻極其的涼爽干燥。想不到這一高一低之間,濕度差了那么多,這應該是龍暈隔絕了下面水汽,在清濁不分明環境中,才讓宮殿建筑保持到如今,依然如新。不愧是微妙通玄,善狀第一的神仙穴,那天輪龍暈的神仙形勢,確是非同凡俗。

這段玉階本就很難行走,又要架著胖子,更是十足艱難。三人連拖帶爬,好不容易蹭到闕臺上。我問Shirley 楊要了金剛傘,來至殿門前,見那門旁立著一塊石碑,碑下是個跪著的怪獸,做出在云端負碑的姿態,石碑上書幾個大字,筆畫繁雜,我一個也識不得,只知道可能是古篆。

只好又讓Shirley 楊過來辨認,Shirley 楊只看了一遍,便指著那些字一個一個地念道:“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凌云天宮,會仙寶殿。”原來這座古墓的明樓是有名目的,叫作“凌云宮”,而這頭一間殿閣,叫什么“會仙殿”。

我忍不住笑罵:“獻王大概想做神仙想瘋了,以為在懸崖絕壁上蓋座宮殿,便能請神仙前來相會,陪他下棋彈琴,再傳他些長生不死的仙術。”

Shirley 楊對我說:“又有哪個帝王不追求長生呢?不過自秦皇漢武之后,后世的君主們大多都明白了那只不過是一場如光似影的夢,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規律,縱然貴為真命天子,也難以逆天行事。但即便是明白了這一點,他們仍希望死后能享受生前的榮華富貴,所以才如此看重王陵的布置格局。”

我對Shirley 楊說:“他們若不窮奢極欲、淫逸無度地置辦這么多陪葬品,這世上又哪里會有什么摸金校尉?”口中說著話,抬腿便踢開殿門。那殿門只是關著,并沒有鎖,十分沉重,連踹了三腳,也只被我踹開一條細縫,連一人都難進去,里面黑燈瞎火,什么也看不清楚。

雖說按以往的經驗,在明樓中極少有機關暗器,但我不愿意冒無謂的風險,剛將殿門開啟,立刻閃身躲到一邊,撐起金剛傘遮住要害,等了一陣,見殿中沒有什么異常動靜,才再次過去又把殿門的縫隙推大了一些。

我對胖子和Shirley 楊點了點頭,示意可以進去了,三人都拿了武器和照明設備,合力將殿門完全推開。雖然是白天,陽光卻也只能照到門口,寬廣的宮殿深處仍然是黑暗陰森,只好舉起手電筒探路。

剛邁過殿門那道高大的紅木門檻,便見門后兩側,矗立著數十尊巨像,首先是兩只威武的僻邪銅獅,都有一人多高。左邊那只是雄獅,爪下按著個金球,象征著統一宇宙的無上權力;右邊的那只爪下踩著幼獅,象征子孫綿延無窮,此乃雌獅。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