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后殿

王座上盤著一條紅色的玉龍,用狼眼一照,龍體中頓時流光異彩,有滾滾紅光涌動,里面竟然全是水銀,不過這條“空心水銀龍”倒不算奇怪,真正吸引我們的,是這條龍的前半截。

那龍一頭扎進壁中,盤踞在王座上的只是包括龍尾在內的一小部分龍身,龍尾與雙爪搭在寶座的靠背之上,顯得有幾分慵懶。龍體前邊的大半段,都凹凸起伏地鑲嵌在王座后壁上,與殿壁上的彩繪融為一體,使整幅壁繪表現出強烈的層次感,其構思之奇,工藝之精,都已至化境。世人常說“神龍見首不見尾”,而王座與墻壁上的這條龍,卻是見尾不見首,好似這條中空的水銀玉龍,正在變活,飛入壁畫之中。

與龍身結合在一起的大型壁畫,則描繪了獻王成仙登天的景象。畫中仙云似海,香煙繚繞,綿延的山峰與宮殿在云中若隱若現,云霧山光,都充滿了靈動之氣。紅色玉龍向著云海中昂首而上,天空裂開一條紅色縫隙,龍頭的一半已穿入其中,龍身與凌云天宮的殿中寶座相聯,一位王者正在眾臣子的簇擁下,踏著龍身,緩步登上天空。

這位王者大概就是獻王了,只見他身形遠比一般人要高大得多,身穿圓領寬大蟒袍,腰系玉帶,頭頂金冠,冠上嵌著一顆珠子,好似人眼,分明就是雮塵珠的樣子。

王者留著三縷長髯,看不出有多大歲數,面相也不十分兇惡,與我們事前想象的不太一樣。我總覺得暴君應是滿臉橫肉,虬髯戟張的樣子,而這獻王的繪像神態莊嚴安詳,大概是人為美化了。

畫面的最高處,有一位騎乘仙鶴的老人,須眉皆白,面帶微笑,正拱手向下張望,他身后還有無數清逸出塵的仙人,雖然姿態各異,但表情都非常恭謹,正在迎接踩著龍身步上天庭的獻王。

我看得咋舌不已,原來所謂的天崩,是說仙王證道成仙的場景,而不是什么外人能否進入玄宮冥殿,想必此事極其機密,非是獻王的親信之人,難以得知。

正中大壁畫的角落邊,還有兩幅小畫,都是獻王登天時奉上祭品的場景,在銅鼎中裝滿尸體焚燒,其情形令人慘不忍睹,也就沒再細看。

胖子說道:“按這壁畫中所描繪的,那獻王應該已經上天當神仙逍遙去了,看來咱們撲了個空,王墓的地宮八成早已空了。我看咱們不如鑿了這條龍,再一把火燒了這天宮,趁早回去找個下家將玉龍賣了,發上一筆橫財,然后該吃吃,該喝喝。”

Shirley 楊說:“不對,這只是獻王生前一廂情愿的癡心妄想,世上怎么可能有凡人成仙的事情。”

我也贊同Shirley 楊的話,對他二人說道:“已經到了王墓的寶頂,豈有不入地宮倒斗之理,何況你們有沒有看見,這畫上獻王戴的金冠上所嵌的,那可正是能救咱們性命的鳳凰膽。”

三人稍加商議,決定先搜索完這處凌云宮,再探明潭中的破洞是否就是地宮的墓道,然后連夜動手,不管怎樣,眼見為實,只有把那冥宮里的明器翻個遍,屆時若還找不到雮塵珠,便是時運不濟,再作罷不遲,這叫盡人事,安天命。

在秦代之前,宮殿是集大型祭祀活動與政治活動于一體的核心建筑,直到秦時,才僅作為前朝后寢的皇帝居所,單獨設立。

至于帝王墓上的明樓,其后殿應該是祭堂,而并非寢殿,里面應該有許多歌功頌德的碑文壁畫,供后人祭拜瞻仰。

我們都沒見過秦宮是什么樣子,不過凌云天宮應該與秦時的阿房宮相似,雖然規模肯定及不上三月燒不盡的阿房宮,但在形勢上或許會凌駕其上。想那秦始皇也是古時帝王中,對煉丹修仙最為執著的第一人,可始皇帝恐怕做夢也沒想到,他的手下會建出一座天宮來做墳墓,可比他的秦陵要顯赫得多了。

我們計較已定,便動身轉向后殿,我走在最后,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大殿正中的銅人銅獸,心中仍是疑惑不定,總覺得有哪里不太對頭,有股說不出來的不協調。

等我轉過頭來的時候,見Shirley 楊正站定了等我,看她的神色,竟似和我想到了一處,只是一時還沒察覺到究竟哪里不對。我對Shirley 楊搖了搖頭,暫時不必多想,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于是并肩前往后殿。

穿過一條短廊,來到了更為陰森黑暗的后宮殿堂,看廊中題刻,這后半部分叫作上真殿,殿中碑刻林立,并有單獨的八堵壁畫墻。殿堂雖深,卻由于石碑畫墻很多,仍顯得略有局促,不過布局頗為合理,八堵壁畫墻擺成九宮八卦形狀,每一堵墻都是一塊塊大磚砌成,皆是白底加三色彩繪。

除了某些反映戰爭場面的壁畫之外,幾乎是一磚一畫,或一二人物,或二三動物、建筑、器械,涵蓋了獻王時期古滇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宗教、民族等全部領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