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烈火

我們正眼睜睜地盯著高處那件衣服,衣服上那顆人頭猛然間無聲無息地轉了過來,沖著我們陰笑。我和Shirley 楊心中雖然驚駭,但并沒有亂了陣腳。

據說厲鬼不能拐彎,有錢人宅子里的影壁墻,便是專門擋煞神厲鬼的。這后殿的殿堂中全是石頭畫墻,大不了與她周旋幾圈,反正現在外邊正是白天,倒也不愁沒地方逃,想到這里我取出了一個黑驢蹄子,大叫一聲:“胡爺今天請你吃紅燒蹄髈,看家伙吧。”舉手便對著那黑暗中的人頭扔了過去。

專克僵尸惡鬼的黑驢蹄子,夾帶著一股勁風,從半空中飛了過去。我一使力,另一只手拿著的狼眼也難以穩定,光線一晃,殿堂的頂上立刻全被黑暗覆蓋,只聽黑處“啪”的一聲響,掉下來好大一個物體,正摔在我和Shirley 楊所在石碑旁的一堵壁畫墻上。

我忙用手電筒照過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厲鬼,定睛一看,一只半蟲人正在壁畫墻上咧著嘴對著我們。痋人比剛脫離母體時已大了足足一倍,剛才它們被凌云天宮與螺旋棧道上的防蟲藥物,逼得退回了葫蘆洞,但是想必王墓建筑群中的幾層斷蟲道,主要是針對鼠蟻之類的,而且年代久遠,體形這么大的痋人一旦適應,并不會起太大的作用。

這只痋人不知什么時候溜進了殿中,剛好撞到了槍口上,被我扔過去砸厲鬼的黑驢蹄子打中,掉在了壁畫墻上。

我隨身所帶的這個黑驢蹄子,還是在內蒙的時候讓燕子找來的,帶在身邊一年多了,跟鐵球也差不多少,誤打誤撞,竟砸到了那痋人的左眼上,直打得它眼珠都凹了進去,流出不少綠水,疼得嘶嘶亂叫。

我和Shirley 楊用狼眼照那壁畫墻上的痋人,卻無意中發現它身后的殿堂頂上,垂著另一套衣服,樣式也是十分古怪。那應該是一身屬于古代西南夷人的皮甲,同樣也是只有甲胄,里面沒有尸體,而且這套甲連腦袋都沒有,只扣著個牛角盔,看不到是否頭盔里也有個人頭。

看來這后殿中,還不只那一套紅色巫衣,不知道這些服裝的主人們怎么樣了,八成都早已被獻王殺了祭天了。

但是根本不容我再細想其中根由,壁畫墻頂端的獨眼痋人,已經從半空躥了過來。Shirley 楊手中的六四式連開三槍,將它從半空打落,下邊的胖子當即趕上補了幾槍。

胖子抬頭對我們喊道:“還有不少也進來了,他媽的,它們算是吃定咱們了……”說著話繼續扣動扳機,黑沉沉的宮殿中立時被槍彈映得忽明忽暗。

Shirley 楊對我說:“它們如何能追蹤過來,難道像狗一樣聞味道?不過這些家伙生長的速度這么快,一定是和葫蘆洞里的特殊環境有關,它們離了老巢就不會活太久。”

我急著從石碑下去取沖鋒槍,于是一邊爬下石碑,一邊對胖子和Shirley 楊說:“趁它們數量不多,盡快全數消滅掉,馬上關閉后殿短廊的門戶。既然體積大的昆蟲在氧氣濃度正常的情況下,不會存活太長時間,咱們只要能撐一段時間就行。”

悄悄溜進宮殿中的痋人,不下數十只,雖然數量不多,但一時難以全數消滅,只好借著殿中錯落的石碑畫墻,與它們周旋。

我和胖子背靠著背相互依托,將沖過來的痋人一一射殺。胖子百忙之中對我說道:“胡司令,咱們彈藥可不多了,手底下可得悠著點了。”

我一聽他說子彈不多了,心中略有些急躁,端著的芝加哥打字機失了準頭,剛被子彈咬住的一只痋人背上中了三槍,猛躥進了壁畫墻后的射擊死角,我后面的幾發子彈全釘在了墻上,打得磚塵飛濺。

我心想打死一個少一個,于是緊追不放,跟著轉到了壁畫墻內側。只見那只受了重傷的痋人正蹲在黑鼎的鼎蓋上,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張開四片大嘴嚎叫,發泄著被大口徑子彈攪碎筋骨的痛楚。

受傷不輕的痋人見我隨后追到,立刻發了狂,惡狠狠地用雙肢猛撐鼎蓋,借力向我撲來。它的力量大得出奇,這一撐之勢,竟把黑色銅鼎的蓋子從鼎上向后蹬了出去。我背后是壁畫墻,難以閃躲,但我心知肚明,對方撲擊之勢凌厲兇狠,把生命中剩余的能量都集中在嘴上,是準備跟我同歸于盡。

我更不躲閃,舉槍就想將它在半空中了結了,不料一扣扳機,子彈竟在這時候卡了殼。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這美式裝備雖然犀利,卻是陳年的宿貨,用到現在才卡殼已經難能可貴了。我想反轉槍托去擊打飛身撲至的痋人,但它來勢又快又猛,鼻端只聞得一股惡臭,腭肢肉齒聳動的怪嘴已撲至我的面門。

我只好橫起M1A1架住它的脖子,想不到對方似乎力大無窮,撲擊之力絲毫不減,把我撞倒在地。我順勢一腳蹬向那痋人的肚腹,借著它撲擊的力道,將它向后踹開,那痋人的頭部正好撞在壁畫墻上,雪白的墻體上,立刻留下一大片黑色的血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