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奪魂

我見胖子用“縛尸索”將那古尸的脖子勾住,掄圓了胳膊“啪啪啪啪啪”,狠抽了古尸五個響亮的大耳光,我趕緊將他攔下,聽他說得古怪,便繼續問道:“你是不是吃多了撐的,打死人做什么?”但是隨即想到,先前胖子中了“舌降”,莫非仍沒徹底清除,還留下些什么,想來那套“巫衣”的主人,也是被獻王殘害而死,是不是她化為厲鬼,附在胖子身上,就為了潛入陰宮,學好當年伍子胥的行徑,鞭尸以泄心頭之恨?

想到這里,立刻抬手將胖子的防毒面具扒掉,看他的眼神,倒也沒什么特異之處,這時卻聽胖子說:“這里潮氣熏人,你為什么扒我防毒面具?”說著搶了回去,又戴在臉上,繼續說道:“我說胡司令,楊參謀長,你們難道沒瞧出來么?你們看這……”

胖子一指這棺中古尸的頭顱,話剛說了一半,只見那具無眼古尸的腦袋,忽然在尸身上晃了三晃,搖了三搖,只聽“咯噔”一聲,竟然掉了下來,剛好落到“石精鬼棺”的邊緣,石精光滑如冰,稍一停留,旋即又滾到了木槨的地上。

三人都是一驚,這石精所制的鬼棺封閉甚嚴,而且非比尋常棺槨,陰氣極重的“石精”,雖然被視為不祥之物,但其特有的陰涼屬性,能極其完好的保存尸體原貌,開棺時見那古尸須眉如生,肌肉都不曾萎縮蹋陷,尸體中的大部分水份也都被鎖在其中,毫無腐爛干枯的跡象,怎么這人頭如此的不結實,胖子這幾個耳光抽得雖猛,也決不可能竟把腦袋打掉?

胖子也甚覺奇怪,立刻把掉在地上的頭顱捧了起來。只見那顆頭的皮膚正開始逐漸變黑,這應該是由于“木槨”中的潮濕的空氣環境,對長期放至于封閉環境中的古尸,產生了急劇氧化作用。

胖子說:“怎么如此不勁打?便是往下揪,應該也揪不掉啊?”

Shirley 楊從胖子手中接過那顆古尸地頭顱:“讓我看看。”隨即又問胖子:“你剛才想說什么?我們沒瞧出來什么?”

胖子對Shirley 楊說道:“噢,那個……我說難道你們沒瞧出來我剛才在做什么嗎?據那算命瞎子說,當年他們倒斗的時候,遇到新鮮的尸體,都要用捆尸繩將其纏上,狠狠的抽它幾個嘴巴。不這樣做的話,尸體的斂服,還有棺中的明器,就都拿不出來,當時他講這些地時候,咱們是在一起吃飯,你們應當也聽到了,我本想讓你們瞧瞧,這粽子的腦袋跟活人一般無二,理應先抽它一頓,誰又能想到竟然如同是紙糊的。輕輕一碰就掉了。

我點頭道:“原來你是說這件事,算命瞎子是這么說過沒錯,不過那是他們那些人地手段,那樣做是為了給自己壯膽,鎮住死尸,至于不抽死人耳光,臉服明器便取不到地說活,那多少有點自欺欺人,而且其對象多是剛埋進墳里的新死之人,你這么做真是多此一舉,我宣布從現在開始撤消你副司令的職務。”

胖子欲待爭辯,卻聽Shirley 楊捧著古尸的頭顱說:“你們別爭了,快來看看這顆人頭……”說著把那顆頭顱放在棺蓋上,讓我們觀看。

我過去看了兩眼,古尸的腦袋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中,又比之前更黑了一層,顯得極為恐怖,尤其是兩眼深陷,使得看上去如同一個漆黑的骷髏頭,眼窩的邊緣,有一圈圈螺旋狀的深紅血痕,由于這顆頭顱正在不斷變黑干枯,我只看了一眼,那些痕跡就都不見了。

古墓棺槨里的尸體,我也沒見過多少,滿打滿算,也只有黑風口地金人墓,蟲谷入口叢林中的玉棺,那其中有具浸泡在身液中的尸體,我見這古尸的頭顱,除了眼睛被挖掉了以外,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問Shirley 楊道:“驗看古尸,我不在行,你覺得這有沒有可能,就是獻王的人頭?”

Shirley 楊說:“是不是獻王還難以確定,你剛才也看到了頭顱的眼框處,有被施過碗刑地痕跡,古時有種刑具,形狀象是酒杯,內有旋轉刀齒,放在人的眼睛處一轉,就能活生生的將眼球全部剜出來。”

我和胖子同時點頭,前兩年在北京看過一個古代藏俗展覽,其中就有一個剜活人眼珠子的碗,不過那些文物都是西藏的,原來內地在古代也有相同地刑具,但是這具古尸為什么會在生前被剜掉雙目?又為什么會裝斂在一口陰氣沉重的“鬼棺”之中?王墓中決不會埋著王室成員以外的人,那這古尸究竟是誰?

另外我還發現,這顆古尸的頭顱下,還有被利器切割的痕跡,但不象是被斬首,而是死后被割掉的,看來這不是胖子手重,將古尸的子抽打斷的,人頭本來就是被人拼接到尸身上的,這么做又是處于什么原因?難道古滇國有這種死后切掉腦袋,再重新按上的風俗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