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斬首

我左邊的腳腕子被幾只手捉住,立刻感到一陣陰冷的劇疼,MIAI沖鋒槍落在了地上,身不由己的被扯向黑暗之中,急忙用另一條正準備邁出香爐的右腿,勾住厚重的爐口,大腿的筋骨被抻得快要撕開了。

混亂中只看見那數十條,都是如人手一般的怪手,漆黑異常,被射燈的光束照上,立刻變成的詭異白色,都是從黑暗的墓室角落中伸出來的,胖子和Shirley 楊也被數只白色的怪手扯住,其中Shirley 楊的情況最為危險,半邊肩膀都被拽進了墓墻,而胖子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脖子被從墻中伸出的怪手捉住,正拼命弓著雙腿掛住丹爐,也只是在勉強支撐。

這些從墻壁中探出的手,悄然無聲,所以誰都沒有察覺,待到被抓住,慢慢扯進墓墻的時候,不得不用全身的力量抗衡,稍一松勁就會立刻被拉進萬年老肉芝的尸殼里,所以這時候胖子的和Shirley 楊誰也說不出話,自保尚且艱難,更別說互相救援了,只聽見他們緊咬牙關的咯咯聲,連騰出手來使用武器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了。

只有我的情況稍好一些,由于站在香爐比較遠離露墻角的地方,只有右腿被墻里伸出的幾只手扯住,其余的手都夠我不到,只在憑空亂抓。

我知道這功夫必須立刻做出判斷,是先自救還是先救Shirley 楊,也許等我擺脫出來之后,已經來不及救她了,再在伸手當然能抓住她,但是未必應能將她拽回來。而且我的右腿尚被扯住,那樣一來,就會形成進退兩難的情況。既救不到她,自己也會失去脫身的機會。

但是此時又哪里有時間去權衡其中利弊,只能憑著多年來在生死線上摸爬滾打的經驗,伸出左手到胖子腰中抽出登山鎬,順勢遞向即將完全被從凡爐中拽走的Shirley 楊,勾住了腰中地一個安全鎖,使她暫時不至于被拖入墓墻中。

我一手用登山鎬勾著Shirley 楊,與此同時,立刻用另一只手取出Zippo打火機,在右腿上一蹭打著了,忍著大筋被拉抻的疼痛,俯身用火去燎捉住我右腿地幾只手,那些從墓墻中伸出地人手,一被火焰燒灼,都紛紛縮了回去。

我腿上得脫,趕緊把右腿收了回來,這里身體一得自由,手中絲毫也不停留,左手仍然用力握住登山鎬,把Zippo打火機扔給仰面朝天的胖子,胖子后背、脖子、左邊臂膀都被那些手抓住。雙腿勾著丹爐,右手沒著沒落,正自焦急,見Zippo扔至,立刻用手接住,蹭燃了火焰,去燒那些抓住他脖子的“人手”。

我見胖子在片刻之間,就能脫身,就剩下Shirley 楊處境危險了,于是用一只手抓住她的腰帶,探出身去用登山鎬猛砍墻角的人手,那些手臂似乎都是長在墻里,也看不見身體的樣子,只有一條手臂挨著一條手臂,一碰到任何東西,便立刻抓住再不撒手,直扯進墻中才算完,墻里好象是個混屯無底深淵,里面全是掙扎哀嚎的餓鬼,用登山鎬砍退了一只怪手,立刻又伸出來一只。

Shirley 楊得到我地支援,終于把兩臂和身體擺脫出來,正當要被我拉回丹爐之際,她忽然驚呼一聲,身體迅速向后仰倒,原來有只漆黑的怪手揪住了她的頭發,Shirley 楊為了行動方便,將長發束成馬尾扎在頭后,卻不料竟被扯住,頭發被戧著反向拉扯是何等疼痛,使得她腰腿都使不出任何力量。

我急忙將她攔腰抱住,但這樣一來就抽不開身,去對付揪住她頭發的那只怪手了,而胖子也還沒完全擺脫出來,就算我把Shirley 楊抱住,形成僵持的局勢,等到胖子過來支援的時候,就算Shirley 楊沒被扯進墻壁,她地頭皮也會被撕掉。

Shirley 楊應變能力也是極強,頭上劇疼,心中神智未失,在墓墻中其余的怪手觸到她之前,已把傘兵刀握在手中,握緊刀柄,猛向后一揮,割斷了一半頭發,我立刻將她拖離了險境。

這時胖子也已脫身,墓墻中的無數手臂剛好能夠到丹爐的距離,三人不敢繼續留在爐中,立即縱身躍向墓室中間。

周圍污水流淌,已經溶解得不成樣子,整個墓室正在逐漸變軟,剛才我們所在的墻角最早產生變化,無數的人體和手臂在其中蠕動,其余各處,也都從壁中漸漸顯露出死尸的肢體,不過還未能活動。

我們看得觸目驚心,胖子忙道:“胡司令,敵我力量對比懸殊,斗爭形勢過于惡劣,看來咱們要撤到上山打游擊了,再不走可就讓這獻王墓包餃子了。”

此時我反倒是下定了決心,想要敗中求勝,就得有破釜沉舟地膽量,關鍵時刻不豁出去是不行的,于是對胖子與Shirley 楊說:“開弓就沒有回頭箭,我今天非把獻王掏出來不可,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大不了兩腿一蹬拉嘰八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