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狹路相逢

我不禁又向后退了兩步,背著已經昏迷了的Shirley 楊,和胖子站成犄角之勢,仔細打量對面的人。身后棧道上有一大團被適才那陣水龍卷卷倒的粗大藤蔓,都糾結在一起從絕壁上掉落下來,剛好掛在了棧道的石板上。

由于棧道幾乎是嵌進反斜面的石壁中,距離水龍卷中心的距離很遠,所以損毀程度并不太大;不過被潭底和山上被刮亂了套的各種事物覆蓋,顯得面目全非,到處都是水草斷藤。

蟲谷的大漏斗里有許多在絕壁極陰處滋生了千年萬年的各種植物,這次也都大受波及遭了殃。落在距離我們藏身處極近的那團植物象是一截粗大的植物枝蔓,猶如水桶粗細,通體水綠,上面長了很多菱形的短短粗刺;除了非常大之外,都與一般植物無異。

惟獨這條粗蔓中間破了一大塊,綻出一個大口子,里面露出半截女人的赤裸身子,相貌倒也不錯,只是低頭閉目,一動不動。她膚如凝脂,卻也是綠得滲人。

由于植物是綠的,藏在里面的女人也是綠的,所以始終沒有留意,直到即將動身離開的時候,胖子才無意中發現我們背后不聲不響的戳著一個女人。

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本想抄家伙動手,但是現在看清楚了,誰都不知道那女人是什么來頭,是人?是怪?看她一動不動,似乎只是具死尸,但什么人的尸體會藏在這么粗的植物藤蔓中?而且我們距離并不算遠,那發綠的尸體卻沒有異味,反覺有股植物的芳香。

我背著傷員,行動不太方便,于是對胖子使了個眼色,讓他過去瞧瞧。胖子端起沖鋒槍走上前去,沒頭沒腦的問道:“這位大姐,你是死的還是活的?”

從綠色粗蔓中露出的女人沒有任何反應,胖子扭頭對我說:“看來就是個粽子!不如不要管她,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我覺得不象,于是在后邊對他說:“怎么會是粽子!你看那女人身體微微起伏,好似還有呼吸,象是睡著了?”

胖子伸出MIAI的槍口戳了戳那女子,立刻嚇得向后跳開,險些將我撞下懸崖。我忙用手抓住身邊的巖石,問他怎么回事。

胖子指著那綠油油的女子,戰戰兢兢的說:“老胡老胡,她……她媽的沖著我笑啊!”

我聽他說用MIAI一戳那女子便會發笑,也覺得心驚肉跳。這深山老林里難道真有妖怪不成?但是心中一動,心想會不會是那個東西?要真是那樣的話,那Shirley 楊可就是命不該絕。

于是先把Shirley 楊從背上放下來,讓她平臥在石板上;我同胖子一起,再次走到那老蔓的近處。我仔細觀察那個女子,她并沒有頭發眉毛,但是五官俱全,頜尖頸細,雙乳高聳,怎么看都是個長相不錯的女人;當然,除了皮膚的顏色綠得有些嚇人。

再往下看,這女子并沒有腿,或者可以這樣說,她被包裹在這孢子一般的老蔓之中,雙腿已與這植物化為了一體,難分彼此。用工兵鏟在她身上一碰,那女子的表情立刻發生了變化嘴角上翹,竟然就是在發笑。

胖子剛才被這女人嚇得不輕,這時候也回過神來,對我說:“這大概不是人,更不是粽子。老胡,你還記得咱倆小時候聽的那件事嗎?”

我點頭道:“沒錯!‘問之不應,撫之則笑’,想不到世上真有這種東西。咱們軍區里有一個老首長就親眼見過當年紅軍長征,兵困大涼山的時候,劉伯承曾單槍匹馬去和彝人首領小葉丹結盟;當時有一部分紅軍與大部隊走散了,他們在彝山里就見過這樣的東西。”

這綠汪汪的美貌女子是肉蓕,一種罕見的珍稀植物,在古壁深崖的極陰之處才會存在。凡具地氣精華的植物都會長得象人,但即使數千年的老山參也僅具五官,而這木蓕竟生得如此惟妙惟肖,真是名不副實,快要成精了,已經難以估量這人形木精生長了多少年頭了。

我對胖子道:“聽說當年那些紅軍戰士們以為這是山鬼,用大片刀就砍,結果從山鬼的傷口處流出很多汁水,異香撲鼻;結果他們就給它煮來吃了……他們管它叫做翠番薯,彝人告訴他們這是木蓕。我估摸著,這也是木蓕一類的東西。”

胖子說:“哎呦!這要真是木蓕,那可比人參值錢了!咱們怎么著,是挖出來扛回去,還是就地解決了?”

我對他說:“現在你背著一大包明器,我背著Shirley 楊,哪里還再拿得了多余的東西!據說這東西有解毒輕身的奇效,只是不知能不能拔千年古尸的尸毒。而且你看這老蔓也斷了,它失去了養分的來源,不到明天就會枯萎。我看咱們也別客氣了,吃了它!”

胖子正餓得前心貼后背,巴不得我這么說。他掄起工兵鏟,一鏟子下去就先切掉了一條木蓕的胳膊,一撅兩半,遞給我一半說:“獻王那沒腦袋的尸體裹在那塊爛肉里隨時都會追上來,沒功夫象革命先烈們那樣煮熟了,咱就湊和著生吃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