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康巴阿公

Shirley 楊輕嘆一聲說道:“若言琴上有琴聲,琴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于君指上聽,不知手法,即便有琴有指,也解不開其中的奧秘。”

胖子也感慨道:“看來那蘇東坡也是個解碼專家,不過咱們現在琴和手指都有了,只是這手指不分溜兒,仍然彈不成曲子,這些玉環終究是沒有用了,價值上也難免要大打折扣。”

如此看來,極有可能暗合上古失傳的“十六字天卦”,如果我家傳的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有全本,那我應該可以知道這十六枚玉環的排列方式,但現在我只知十六字之名,除非是我祖父的師傅,陰陽眼孫先生復活,可以問問他那十六卦如何擺演,否則又上哪里去學?

怕就怕“雮塵珠”與天書中的信息有重大關聯,若不解開,就不能消除無底鬼洞的詛咒,不過究竟怎樣,還要等回北京從人頭中取出“雮塵珠”方能知曉,我們無可奈何之余,也無心再去擺弄那些“明器”。

胖子去餐車買回些飯菜啤酒,Shirley 楊在吃飯的時候對我說:“老胡,我一直在想獻王的雮塵珠是從哪里得來的,有兩種可能,一是秦末動蕩之際,從中原得到的,其二可能得自藏地,據外史中所載,那套痋術,最早也是源自藏地。”

我喝了些啤酒,腦子變得比平時要清醒,聽Shirley 楊說到這件事,便覺得“雮塵珠”多半最早是藏邊的某件神物。獻王希望成仙后能到他在湖景中看到的地方去,還把那里奇裝異服的人形造成銅像,擺放在天宮的前殿,目的是先過過干癮,肉槨最隱秘處的壁畫,詳細的描繪了觀湖景時所見的地點,那座城中就供奉著一個巨大的眼球,但這與新疆沙漠中的鬼洞,相互之間又有什么聯系?實在是令人費解。

我想最后的關鍵也許要著落到壁畫中所描繪的地方,那個地方具體在哪,我們毫無頭緒,甚至不知世上是否真的存在這么一個地方,也許以前曾經存在過,現在還不能找到。

但我的的確確見過那些奇裝異服的人形,于是我對Shirley 楊講了一些我在昆侖山當兵的往事,這些事我始終不愿意去回憶,太悲壯慘烈,一想起來就像被剪刀剜心一樣的痛苦,但那一幕幕就好像發生在昨天般歷歷在目,清晰而又遙遠。

一九七零年冬天,我和我的戰友“大個子”,以及女地質勘探員洛寧,從死亡的深淵中逃脫出來,多虧被兵站的巡邏隊救下,地底和地面環境,一熱一冷,導致我們都發燒昏迷不醒,被送到了軍分區的醫院里。

洛寧的病情惡化,第三天就不得不轉院了,后來她的情況如何,我就不清楚了,始終沒再得到過她的音訊,我和大個子只是發了兩天高燒,輸了幾天液,吃了幾頓病號飯,就恢復了過來。

住院的第六天,有一個我們師宣傳隊的徐干事來找我們,徐干事說我和大個子,是我們師進昆侖山后,最先立下三等功的人,要給我們拍幾張照片,在全師范圍的宣傳宣傳,激發戰士們的革命斗志。

我當時的情緒不太好,想盡快出院,一個班,就剩下我們兩個幸存者了,最好能夠早點回到連隊里,免得躺在病床上,整天一閉眼就看到那些犧牲的戰友在眼前晃悠。聽徐干事說,我們師的主力很快就要開進昆侖山了,他給我拍完照片,就要先去“不凍泉”的兵站找先遣隊。

我一聽是去“不凍泉”兵站,立刻來了精神,因為我們連就是全師的先遣隊,便和徐干事商量,讓他去和醫生商量商量,把我和大個子,也一并捎回去,讓我們早些重新投入到革命斗爭的洪流中去。

經過徐干事的通融,當天我們三人便搭乘給兵站運送給養的卡車,沿公路進了昆侖山口,半路上下起雪來,四下里彤云密布,大雪紛飛,萬里江山,猶如粉壁。

世界上沒有比在青藏川藏兩條公路上開車更冒險的職業了,防滑鏈的聲音讓人心驚,卡車上的帆布和車頭的風馬旗,獵獵做響,凜冽的寒風鉆過車內,把我們凍得不得不擠在一起取暖,水壺里的水都結成了冰,牙關打著顫,好不容易挨到了“不凍泉”,立刻跑到圍爐邊取暖。

徐干事是個南方人,雖然也算身體素質不錯,但比起我們基層連隊士兵的體格來說,身體仍然略顯單薄,不過這個人和那個年代的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他的血液里流淌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動力,稍稍暖和過來一些,就立刻張羅著給我和大個子拍照。

我們承他的說情,只好聽他擺布,我舉起一本毛選,在火爐邊擺了個認真閱讀的造型,徐干事按動快門,閃光燈一亮,晃得我差點把書掉進爐子里。

徐干事對我說:“小胡同志,不用等底片沖印出來,憑我的經驗來看,這張照片一定拍得很好,因為你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神情很專注。”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