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向風中逃亡(下)

1

我做夢也沒看到過這樣的東西,說不上究竟是個什么,只能告訴其余三人:“狼群中有個怪物!”

陸軍鼻子上架著一副高度近視眼鏡,倆眼加起來一千八百多度,比酒瓶子底兒還厚,眼鏡片兒讓冷風一吹,霧蒙蒙的什么也瞧不見,他在旁邊追問:“怪物?你看清楚沒有,是什么樣的怪物?”

我忍著刀割般的暴風雪,一邊觀察屯谷倉外的情況,一邊低聲告訴陸軍等人:“狂風暴雪中的惡狼越聚越多,有只斷了尾巴的巨狼,背來了一個似狼非狼的野獸,身上灰白色的毛發很長,好像活了很多年了。一般的狼都是前邊腿長,后邊腿短,所以狼上山快下山慢,下坡只能一步一挪。斷尾巴狼背上這個東西,卻和那些狼相反,兩條前腿比后腿短,可它似乎走不了路,要讓別的狼背著它行動,這個怪物也是一頭狼嗎?”

另外兩個人在梯子下邊不明所以,尖果說:“世上會有前腿短的狼嗎?”

胖子說:“你們這叫少見多怪,十個指頭伸出來還不一邊齊呢,就不許有這么一只半只狼前腿兒長得比較短?”

我說:“狼群將無法行動的同類全吃光了,為什么僅僅留下這個前腿兒短的老狼,還有一頭狼專門背著它?”

陸軍聽到我們的對話,怔了一怔,突然叫道:“快開槍!快開槍!這個怪物不是狼,它是狼群中的軍師!”他又急又怕,慌了手腳,險些一個跟頭從梯子上掉下去,忙抓住我的胳膊,連聲催促:“快快!趕快用步槍打死它!”

屯谷倉的通風孔可不是碉堡的射擊孔,我站在梯子上,根本無法使用半自動步槍向外邊射擊,但是我和胖子、尖果三個人一聽到“狼軍師”這幾個字,登時醒悟過來了,同聲驚呼道:“狽!”

中國有個成語叫“狼狽為奸”,狼性貪婪殘忍,也足夠狡詐,但狽卻更為陰險,一肚子壞水兒,狼群想不出的辦法它能想出來,相當于狼群里的軍師。古書之中早有關于狽的記載,不過這么多年以來,真正見過狽的人卻沒有。因為不是所有的狼群中都有狽,狽本身也十分罕見,相傳只有狼和狐貍交配,才會偶然產下這樣的怪物。實則不然,狽這東西像狼,但不是狼,只是經常跟狼群一同出沒。

當年有不少人,把斷了腿兒不能行走的狼誤當作狽。據說在五六十年代,東北和內蒙古地區開展打狼運動,曾經捕到過一只狽,一度引起了轟動,后來才發現只是斷了前腿的狼。真正的狽幾乎絕跡了,只不過它的特征很明顯,我們在北大荒屯墾兵團中,可沒少聽過這些傳說,此時看見巨狼背上的怪物,就知道多半是狼軍師!

我們這才明白過來,困在屯谷倉中的狐貍為何變得緊張不安,它的嗅覺遠比我們人類敏銳,初期它認為屯谷倉能夠擋住狼群,所以有恃無恐地趴在草垛上喘歇。而當狐貍發覺狼群中有狽,立刻感到大禍臨頭,看來17號農場的屯谷倉守不住了!眾人均知外面的暴風雪有多可怕,一旦失去了屯谷倉,到了風雪肆虐的空曠荒原上,一轉眼就會讓狼群撕成碎片吃掉。只有想方設法守住屯谷倉,我們才有機會生存下來,可是誰都想象不出狼群會如何展開進攻。我在通風口看了這么一會兒,已經讓寒風刮得手腳發僵,我告訴陸軍先從梯子下去,又招呼胖子將半自動步槍的子彈裝好,尖果也拿了插草用的鐵叉防身。

四個人根據地形進行了簡單部署,屯墾兵團17號屯谷倉中一共有兩架木梯,東西兩個通風口各置一架。我和胖子分頭爬上木梯,從通風口向外觀察狼群的動向,尖果和陸軍負責在下邊用手電筒照明,以及給步槍裝填子彈,做好了負隅頑抗的準備。

胖子提醒我:“半自動步槍的子彈打不了幾輪,要是有這么三千發子彈,再來上兩箱手榴彈,守在屯谷倉居高臨下,來多少狼也不在話下,不過屯谷倉的夯土墻又高又厚,狼群本事再大也進不來啊!咱沒必要這么緊張吧?”

陸軍對胖子說:“你不知道狽的狡猾,狼群一定能想出法子進來,到時候就是咱們的死期!”

胖子說:“陸軍兒,你是不是尿褲子了?”

陸軍說:“死我倒不怕,只是讓狼撕了未免也太慘了!”

胖子說:“你盡管放心,我給你留下一發子彈,一旦狼群攻進來,我直接給你來一槍送你去見馬克思,絕不讓你被狼咬死!”

陸軍說:“你太夠意思了,只有一發子彈你還留給我,那你自己怎么辦?”

胖子說:“我堅持一會兒是一會兒,說不定把大部隊等來了。”

陸軍說:“暴風雪太大了,三兩個月也恢復不了交通,大部隊咱是指望不上了!胖子你別光嘴上忙乎,你倒是盯緊了,當心有狼進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