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獅子獻寶

1

正當我們走投無路之時,忽聽“砰”的一聲槍響,墓室中四壁皆顫。原來胖子在盜洞上邊等得心焦,好半天不見有人上來,又看周圍沒什么狀況,干脆下來看個究竟,正瞧見半條僵尸蜈蚣在壁上爬行。他手上那支老掉牙的獵槍不是燒火棍子,當年的村田步槍可以裝五發,落在東北民間改裝成了獵槍,只能打一發裝一發,但是槍彈威力有所加強,一槍轟過來,槍彈將蜈蚣頭腹擊穿了一個大窟窿。僵尸蜈蚣挨了一槍還沒死透,直退到九尾狐壁畫之下。墓頂的崩塌也使壁畫開裂,僵尸蜈蚣從九尾狐壁畫爬上墓頂,在它牙爪撓動之下,整片整片的白膏泥從壁畫上剝落下來,耳聽壁畫中聲如裂帛,冒出一個大火球,將這條蜈蚣裹在當中,我們仨見壁畫中出來一團鬼火,急忙趴下身子不敢抬頭。幽藍色的火焰亮得人睜不開眼,不僅感覺不到炙熱,反而有種陰森的寒意,僵尸蜈蚣在一瞬之間被燒成了灰燼。遼墓壁畫中的鬼火,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又不見了。我們膽戰心驚之余從地上爬起來,多虧剛才躲得快,才沒讓墓中伏火燒死。僵尸蜈蚣連同它身上那些五彩斑斕的蘑菇,全讓伏火燒成了黑灰,墓室中腥臭之氣彌漫。我們三個人嗅到這股子惡臭,都嗆得一陣咳嗽,眼都睜不開了,不約而同地張口嘔吐,只好坐到壁畫之下,緩了好一陣子才說得出話。

胖子問我和榛子:“墓中怎么爬進來這么一條大蜈蚣?你們倆要不要緊?黃金靈芝到手了嗎?陸軍那小子呢?他上哪兒去了?”他這一連串問題,問得我無言以對,真不知如何開口才好。榛子心直口快,給胖子簡單說了一遍經過。胖子也蒙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無法相信陸軍已經死了,而且連個尸首都沒留下。

我掏出陸軍掉下的半包戰斗煙,放在手上給胖子看。胖子一怔:“特級戰斗煙?哪兒來的?”我告訴他是從陸軍身上掉出來的,這半包戰斗牌香煙的問題……只怕不小!

胖子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么,特級戰斗牌香煙不是一個插隊知青抽得起的,一定是那兩個打獵的給陸軍的。陸軍是我們的同學、戰友和鐵桿兄弟,以我和胖子對他的了解,別看這小子膽子不大,凈出餿主意,可是很講義氣,不會吃里扒外,多半是一時貪便宜上了套兒,讓那兩個打獵的當槍使了。僅憑陸軍一個人,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遼墓入口,所以在兩個打獵的唆使之下,他又來上黑水河叫上我和胖子。那么說來,尖果是不是在山上中了蛇毒,不去一趟下黑水河也是不得而知,但多少還有個指望。如果陸軍真給人當槍使了,兩個打獵的必定跟在后邊。胖子發狠道:“那兩個打獵的折騰這么一通,搭上了陸軍兒一條命,他們不來找我,我也得去找他們!你怕他們我可不怕,老子一泡尿淹死五個他們這樣的!”

我讓他少安毋躁:“我覺得那兩個打獵的根本不是沖著黃金靈芝來的,否則一見到遼墓入口,他們就該下手了!”

胖子上下左右看了一看,奇道:“遼墓中也沒別的了,他們還想要什么東西?”

我冷不丁冒出一個念頭,問他們二人:“你們說為什么黑山頭的狐貍死前都會到這里來?墓頂的大蜈蚣為什么也要進來?”

胖子和榛子一頭霧水,反問道:“你不是說這座遼墓在龍脈上,是什么風水寶穴嗎?”

我說:“陰陽風水十成之中有九成半故弄玄虛,何況龍脈之說乃是對人而言,狐貍會看陰陽風水嗎?我估計遼墓中有這么一件至寶,引來了深山老林里的這些東西。”

榛子好奇地問:“那會是個啥東西?”

我沉吟道:“不好說,我只不過是胡亂猜想……”

胖子說:“剛才不是從壁畫中冒出一團鬼火嗎?那里邊是不是有什么玩意兒?”

2

胖子說話間走了過去,扒住壁畫裂開的口子往里看,原來遼墓中的壁畫繪在一道磚墻上,磚墻后又有一堵巨磚壘起的尖頂石壁,與壁畫墻之間相隔三尺,當中充斥著刺鼻的氣味。胖子見里邊沒有鬼火了,他拎上馬燈照亮,背上獵槍鉆進去看個究竟。我和榛子在蜈蚣灰燼里撿回狗寶,也從后頭跟了進去。

三個人想得挺好,說不定壁畫后邊有好東西,絕不能落在那兩個打獵的手上。我們先看看是個什么玩意兒,再說甭管是什么,那也是封建統治階級剝削來的民脂民膏,不妨掏出去,給屯子里的鄉親分一分。我和胖子在黑水河插隊落戶,沒少受屯子里的鄉親們照顧,正愁無以為報,難得有這么個機會。可是我們三個人瞪大雙眼在九尾狐壁畫后找了半天,卻沒見到任何東西,只是腳下有許多沙子。我用手摸了摸對面尖頂塔形墻上的巨磚,那是一尺見方的墓磚,齊整嚴密,堅固無比,步兵鍬鑿上去頂多留下一道印痕,而且墓磚與墓磚之間澆了銅汁,水都滲不進去,分明是一座“分水金剛塔”!古代大墓為了防潮防盜,在墓道入口以巨磚砌成塔墻加固,并以銅汁鐵水澆在磚縫之中,上窄下寬,上方形如分水尖,故稱“分水金剛塔”,有如一尊不動金剛,可以將盜墓賊擋在外邊。遼墓壁畫中埋了磷火,如果有土耗子鑿穿壁畫,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