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照明裝置(下)

1

我打量了半天,洞穴中這個長出銹跡的鐵殼,近似于一個艙門,應該在艦艇上才有。

胖子說:“深山老林中哪兒來的艦艇?”

我說:“不知是從什么地方駛進來的,大部分沉在了水中。”

尖果說:“或許地裂子上邊有河流,它是從上邊掉下來的……”話還沒說完,胖子已經等不及了,上去撬動艙門,輪盤上雖然長了銹,但是艙門沒關死,幾下就打開了,里邊黑乎乎的,有一股子潮濕腐爛的氣味。

三個人鉆進艙門,打開手提式探照燈,見艙中有幾個大木頭箱子,已經發了霉,但還能看出上邊印有相同的標記——一個圓形正上方缺了一角,當中是個“映”字。我們估計這是日軍占領東北時期的滿洲映畫標記,如同簡稱“滿鐵”的滿州鐵道一樣,“滿映”是一個拍攝電影的機構,并有拍攝隨軍紀錄片的任務。

我們僅僅聽說當年日軍占領東北,有這么一個滿州映畫,是拍電影的,實行戰時體制,上一輩中有很多人看過。不過木箱里邊的東西已經受潮損壞了,也只是一些老式攝像機和燈架子。木箱旁有一具枯骨,我從枯骨的挎包中找出一個盒裝行軍羅盤,羅盤底下還有一個蓋子,里邊裝有十幾根防水火柴,蓋頂上有磷條,設計得非常巧妙。還有一本防水記錄冊,翻開來粗略一看,是密密麻麻的隨軍日記,我將行軍羅盤揣到身上,正想仔細看看日記中的內容,船艙中的積水忽然漲了上來。胖子忙叫我:“快走,船要沉了!”

我并沒有感覺到艙內的晃動,應該不是艦艇在往下沉,而是山上可能下了暴雨,地裂中的積水在迅速上漲。三個人來不及再找別的東西,急忙鉆出艙門,登上高處的巖石,往前又是一條狹窄的裂隙,地底的光亮也不見了。我們見地裂子又深又長,真不知有沒有盡頭,雖然急于脫困,但是欲速則不達,決定先坐下來歇歇腿兒。三人坐在巖壁下,啃了兩塊干豆餅子,又點亮馬燈,打開日記本,湊在燈光下仔細翻看。

日記雖然是日文,但其中有大量漢字,我們連蒙帶唬地可以看明白一多半。原來寫日記的鬼子,是滿洲映畫的一個攝影記者,當時連同其余幾個滿映人員,奉命拍攝隨軍紀錄片及撰寫通訊,用以宣揚軍國主義勝利,掩蓋大日本帝國在太平洋戰場上節節敗退的事實,他的任務主要是拍照片和寫通訊。那時候的電影院放任何電影之前,必須先放一兩部這樣的加片,有的展現王道樂土,有的展現皇軍討伐馬胡子,馬胡子即是東北人所說的土匪。滿映攝影師被編入了一支討伐隊,據說深山里有一股金匪,憑借山高林密,屢屢抗拒皇軍。討伐隊進山之后,卻沒找到金匪的村子,之前的高山,竟已變成了一片洪澤,村子可能被淹沒了。

軍隊名義上是進山討伐金匪,實乃窺覷山中金脈。為此調來飛蛾號河川炮艇,在河上到處找,一連找了三天,什么也沒撈上來,結果還發生了河陷,水下塌了個大洞,討伐隊連同河川炮艇,一并落進了地裂子。飛蛾撲火有去無還,掉進去那還出得來嗎?在滿映通訊攝影記者寫下的記錄中,有金匪村子的詳細情報,包括金匪供奉灰仙爺,并將活人扔進金洞中上供,以及村子里有多少槍支彈藥等,可見是有備而來。沒想到不僅沒找到村子,飛蛾號河川炮艇還陷入了地裂子。當時受到水流阻擋,日軍討伐隊只能往深處走,卻沒經過陷入地裂的村子。討伐隊見到地裂中古老的巖畫,其中描繪了太陽的圖騰,用以象征一株巨大的植物。它伸展出的蔓條可以穿透地層,通過森林吸收山上的陽光,再通過蔓條傳入地底,才使得地裂中長出草木乃至森林。

古代人將這種地底聚光植物稱為“太陽的碎片”,即佛教傳說中的寶相花,也稱為佛花。唐代以來的佛經中有關于佛花的記載,寶相花乃二十四佛花之首,是太陽的碎片,長于地底,可放萬丈光明,照十方世界,一般來說是八方,十方多了上下兩方,上指天下指地。寶相花的傳說在唐代傳入東瀛,因此這個滿映通訊記者略知一二。當時前去尋找出路的討伐隊,再也沒有回來,其余人員死的死傷的傷,包括滿映通訊記者在內的幾個傷員,被困于半沉在水中的河川炮艇,留下的記錄到此為止。后來的情況不言自明,日軍討伐隊全軍覆沒,全部困死在了地底。

我們恍然大悟,壁畫與石門浮雕上的標記不是眼珠子,而是佛經記載中的寶相花,漩渦周圍的幾道光,乃寶相花往四面八方伸出的蔓條。一根蔓條都有幾人合抱那么粗,那當中的寶相花又有多大?

如果說眼珠子形標記,是指地裂深處的寶相花,墓室壁畫中那個目生頭頂的女子,又是干什么的?可以發光的寶相花,長在她頭頂上?我想起以前有一個天女魃的傳說,天女魃高僅二三尺,目生頭頂,所過之處烈日高懸,千里無云,乃旱魃之祖。軒轅黃帝在位的時候,手下出了一個亂臣賊子,名曰蚩尤,蚩尤不但創造出了刀戟、大弩等兵刃,還善于使霧,自恃天下無敵,鼓眾造反,要奪軒轅黃帝的天下。黃帝與蚩尤大戰于涿鹿之野,蚩尤放出濃霧,黃帝大軍都被霧氣迷惑,東西不辨,三日三夜未出重圍。此時九天玄女臨凡,授于陰符秘策,黃帝遂造一車,名為指南車。車上站一木人,不管車輪轉向何方,木人抬手一指定能準準地對著南方,黃帝有了寶車大破蚩尤。但蚩尤還未死心,他手下的風伯、雨師能夠興風布雨,直沖得黃帝大軍支離破碎。黃帝只得又請下了天女魃,天女魃有發光發熱的本領,據說比太陽的能量還要大,果然克制住了的風雨,當下破了蚩尤,追而斬之。蚩尤血流遍地,化作了陜西慶陽府城北的鹽池,因為他創造出了兵器,殺戮眾生,要后世百姓食其血。圣蹤圖壁畫中描繪的內容,可能認為“太陽的碎片”是天女魃頭頂那個眼珠子。土耗子要找的東西,或許是寶相花的果實。原以為寶相花長在遼墓之中,怎知遼墓僅僅是個入口。日軍討伐隊留下的記錄,雖然揭開了寶相花之謎,可也絕了我們的指望,大裂子沒有出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